新新聞》中國華映科跨海追債,大同下市危機解除,麻煩卻還沒了

2019-04-03 17:00

? 人氣

補償金認定,公司派有異義

一位市場人士認為,中國華映科跨海訴訟,真正的目的不是為了討債,而是「下馬威」,因為中國華映科最大客戶是台灣華映,此舉意在要華映保證會持續下單給中國華映科,讓中國華映科有業績且提升技術,否則恐將面臨斷炊的危機。

市場派因中資因素喪失優勢

另一方面,中國華映科也為了「保全資產」而提訴訟。中國華映科除對華映百慕達在銀行的質押股票進行假扣押外,「當前華映持有中國華映科約七.二億股,以中國華映科股價三.三九元人民幣計算,總市值約二十四.四億元人民幣,比求償的十九.一四億元還多。」市場人士分析。

這些爭端都是因為大同股權爭奪戰所引發。當前市場派王光祥等人與公司派林郭雙方已經使出渾身解數,指控與深入清查對方的弊端。

從雙方的戰力分析,市場派已握有近六○%股權,表面上看似占了上風,但因今年一月金管會認定其中一八%的港資股東是「中資」,是前任大股東、中國上海龍峰集團負責人任國龍的人頭,除對任國龍三度開罰外,還要求其券商永豐金證券必須限期將該戶頭股票出清。

此舉讓市場派股權被打回至四○%,離新《公司法》「五一%大股東可以自行召開臨時股東會」的標準還有一段距離,市場派想要早點拿到經營權,似乎已經不太容易。 

經濟部與金管會擔心釀成金融風暴

林郭為首的公司派則受到華映與綠能營運不善拖累,加上法院不同意重整,導致大裁員、銀行團不信任、供應商追債等紛擾;如今又因未揭露多年前對中國華映科的業績保證承諾惹出爭議,甚至還引來中國華映科的討債與訴訟,讓經濟部與金管會很頭大,擔心因華映與綠能破產拖累大同,釀成小型金融風暴。

然而,這是一場沒有贏家的戰爭。無論是公司派或市場派打贏,大同這家公司已是千瘡百孔,即使明年董監事改選,由市場派奪得經營權,應該也占不到便宜。

中國華映對大同隔海提告追債,原因不單純。(新新聞資料照)
中國華映對大同隔海提告追債,原因不單純。(新新聞資料照)

質押高,大同股價擾動王光祥的心

就在華映與大同停牌之際,已有一家銀行對市場派主角三圓建設王光祥所質押的大同股票「下通牒令」,設定大同股價一旦跌至22元,質押方必須將股票全數贖回,這對王光祥個人的資金調度形成壓力。

據瞭解,王光祥家族的三雅、羅得兩家投資公司,持股大同約有25萬張(11%),大部分在銀行質押,包括國票、京城銀、陽信銀、台新銀與兆豐銀等。

其中,王在國票質押高達10多萬張、兆豐金約1萬多張,其餘3家則約在2萬多張,質押比率約為8成,設質價位約在大同股價30元以上。

去年12月13日大同集團旗下的華映與綠能宣布重整,導致大同股價重挫,從40多元跌到近日的25元左右,一度讓銀行要求王光祥必須補足擔保品。

另一持股3成的市場派大股東鄭文逸與女兒鄭佳佳質押比率約是4%,額度較低,沒有王光祥的壓力大。

但是只要一日不改選,大同的經營權還是在林郭文艷手中,她隨時可以透過財務操弄股價,這對市場派是一種折磨。

市場派面臨的困境不僅止於此,還有至今仍找不到可以認定市場派股權的券商。因為金管會要求承接市場派的券商須追查到持股者背後的「最終受益人」,甚至曾經發生市場派剛接洽一家有意願的券商,金管會官員隔天就要求該券商得提出最終受益人名,使得該券商嚇到拒絕市場派的請求,也難怪市場派頻頻喊苦!(黃琴雅)

華映的地雷:中國華映科技

中國華映科技前身為福建閩東電機,在中國深交所掛牌,2009年華映透過華映百慕達與華映納閩「借殼入股」。2011年改名為中國華映科技,主要客戶是華映,協助液晶模組組裝。

中國華映科前五大股東
中國華映科前五大股東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00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琴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