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罕見癌症病患之死》「魏則西事件」揭開百度競價排名與中國醫療黑幕

2016-05-02 18:22

? 人氣

在相對封閉的社交平台微信上,已經有大量的用戶轉載文章呼籲「遠離百度」。(BBC中文網)

在相對封閉的社交平台微信上,已經有大量的用戶轉載文章呼籲「遠離百度」。(BBC中文網)

中國「五一」黃金周的社交網絡被一名叫魏則西的大學生洗版。他因患「滑膜肉瘤」的罕見癌症於今年4月「醫治無效」去世。20天後,「魏則西事件」把中國最大搜索引擎百度的醫療競價排名和莆田系等問題推向了輿論口。

這次事件的梗概是,魏則西在部隊醫院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嘗試了一種號稱「與美國史丹佛大學合作的腫瘤生物免疫療法」,借錢完成治療後出現了肺部轉移,隨後才得知這種療法無效。他本人於今年4月「醫治無效」死亡。

目前中國國內的輿論一方面指責指向百度的競價排名,另一方面再次開挖莆田系背景和部分醫院科室外包的現象。

在中國的社交平台微博上,#魏則西百度推廣事件#成為5月1號和2號高居前三的熱門話題,而在相對封閉的社交平台微信上,已經有大量的用戶轉載文章呼籲「遠離百度」。

撲朔迷離的真相

但事實的真相卻顯得撲朔迷離。對於魏則西怎樣找到的醫院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魏家說法不一。

據魏則西在中國問答網站「知乎」上的信息顯示,他說通過百度搜索,發現了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的生物免疫療法。

據新浪新聞的消息,魏則西母親的說法是:「則西在百度查的,說特別好,因為所有的醫院都說沒辦法,武警二院說有辦法。」

但《四川日報》集團旗下的封面新聞的消息,魏則西父親的說法是魏則西聽了別的醫師的推薦去的武警二院。「他的確用了百度去搜這家醫院,但主因不是因為百度的搜索結果,而是醫生的強力推薦。」

正當輿論吵得沸沸揚揚時,魏則西的父母於周日(5月1號)通過中國的財新網發佈聲明,在聲明中,魏則西的父母統一了口徑,稱「事實是,我們確實是通過百度搜索找到的醫院。」

聲明還說,魏則西的事得到了媒體的關注,「我們的生活也受到嚴重打擾。我們希望借此表態,從此我們不願接受任何媒體的採訪。」

父母與百度

處在輿論風口的百度,為此事迅速做出了回應。

第一次的回應是在得知魏則西死後。百度在聲明中稱,與則西爸爸取得了聯繫,致以慰問和哀悼。並稱,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是一家公立三甲醫院,資質齊全。

但魏則西的父母在聲明中否認了百度說與他們取得了聯繫的回應。

百度於周日(5月1號)再次回應稱,正積極向發證單位及武警總部主管該院的相關部門遞交審查申請函。

但在搞清真相,即百度在魏則西的死亡中到底扮演了怎樣的角色之前,中國網民以轉發「遠離百度」的文章表示自己的憤怒,中國的官媒則發文責備「百度缺乏責任心」。

從5月1號晚,一篇名為「如何徹底遠離百度」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廣為傳播。

《人民日報》則以「魏則西之死,拷問企業責任倫理」為題責問百度。

百度與莆田系

而涉及本次「魏則西事件」的主要方,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目前為止還沒有發表任何的聲明。但據《北京青年報》記者的最新探訪消息得知,該醫院的生物診療中心已經停診。至於原因和何時複診工作人員表示並不知情。

當BBC中文網記者試圖打開武警二院的網站查詢相關信息時,該網站顯示打開錯誤。

在魏則西死亡一事中,還暴露出部分醫院科室外包的現象。

據早前多家中國媒體的報導,該醫院的域名管理者是「康新公司」,該醫院的腫瘤生物中心的技術合作伙伴是一家上海公司,所有人是中國福建莆田人士。

整合目前中國媒體的報導,在中國,公立醫院和軍隊醫院的部分科室「被承包」早就不是秘密,而是業內常識。

而莆田系承包了大量的部隊醫院例如美容整型、牙科、性病生殖等的盈利科室。

一方面百度在醫療領域的廣告競價排位搜索結果一直深陷爭議,而莆田系與百度的關係則是時好時壞。

2015年4月,莆田(中國)健康產業總會執行會長吳曦東曾接受媒體採訪時稱,莆田系在百度廣告上的投放比例,總的來說佔了莆田系醫療機構營銷投入的50%以上。

據《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帳號「俠客島」的文章稱,百度2013年的廣告總量是260億元,莆田系做了120億元的廣告。他們(莆田系)的廣告投入的60%都給了搜索引擎。

而2015年初,百度當時宣稱要「加大整治並下線違規醫院」。

此後二者的論戰不了了之,直到今年一月出現的「血友病貼吧事件」再次將莆田系和百度牽扯在一個輿論漩渦。

而關於部隊醫院外包的現象,中國中央軍委今年3月下發通知,計劃用3年的時間分步驟停止軍隊和武警部隊一切有償服務活動。

這被醫療界解讀為「部隊醫院『科室承包』現象或將走向終結」。

(撰文:覓雲 責編:蕭爾)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