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女孩奧頓的故事:「你不覺得她現在更開心嗎?」

2019-03-06 19:00

? 人氣

奧頓7歲的時候表示自己是個女孩。(BBC中文網)

奧頓7歲的時候表示自己是個女孩。(BBC中文網)

像許多小女孩一樣,九歲的奧頓·諾里斯(Autumn Norris)喜歡打扮和開始嘗試化妝。

但是,奧頓出生時名叫安東尼(Anthony)。 在告訴媽媽說自己感覺身處「錯誤的身體」之後,她在過去兩年裏被定性為一名女孩。

當奧頓第一次談到身為女性的這些感受時,她剛洗完澡。

「她想要兩條毛巾,一條用來擦頭髮,一條用來擦身體,『就像個女人』。」

「洗完澡,她帶著兩條毛巾走出浴室告訴我說:『媽,我有事要告訴妳,我不是安東尼,我不是男孩,我是女孩』,」媽媽法蘭·諾里斯(Fran Norris)說。

「當時我不知該說什麼。我只是給了她一個擁抱。」

「當晚我輾轉難眠,腦子裡一堆東西打轉,想說該從何開始。」

來自英國中部什羅普郡(Shropshire)希夫納爾(Shifnal)的諾里斯女士認為,奧頓有這樣的想法應該有好長一陣子了,並一直「扮演女性角色」來探索她的性別認同。

Autumn Norris
奧頓之前是安東尼。

因為,小奧頓經常會來找她,要求她穿上媽媽的衣服,化妝、做指甲或戴頭髮。

「開始的時候,她是在復活節假期的兩星期裡打扮成女孩。」

諾里斯女士說:「那是一次全面性的嘗試,讓她可以直接探索自己是誰。」

「在那兩個星期之後,她變回安東尼上學,回家改變為奧頓。」

最後,他們通知了奧頓的學校。

Fran, Alex, Autumn and Aiden Norris
奧頓的媽媽、哥哥艾利克斯(Alex,左)、奧頓本人以及弟弟艾登(Aiden)

諾里斯女士說,「學校出人意料表現得非常支持。」雖然學校孩子們「反應不一」,但教師們「正解決此問題。」

「他們會說:你還記得安東尼嗎?你還記得他有多難受,他有多憤怒嗎?難道你不覺得奧頓現在更快樂嗎?他們還會解釋說,奧頓才是安東尼想成為的人, 」諾里斯女士說。

諾里斯女士表示,他們直到晚些時候才去見了全科醫生(GP),當時奧頓被引薦給英國國民醫療保健服務「塔維斯托克和波特曼基金會信託中心」(Tavistock and Portman NHS Foundation Trust)。

這家位於倫敦的信託中心為英國許多自己性別認同有所疑慮的兒童提供性別認同發展方面的諮詢服務。

諾里斯女士說:「奧頓在中心的諮詢,純粹是讓她說自己是誰,她覺得誰住在身體裏面,她又是如何認同自己的。」

塔維斯托克和波特曼中心對奧頓的未來轉變尚未有太深入的討論。他們談到了賀爾蒙阻斷劑( hormone blockers)的使用,但這只會用在未來—也就是奧頓的女孩認同沒有改變時。

奧頓
媽媽希望奧頓可以永遠地「表達自己」。

奧頓說,她很享受信託中心提供的服務。

「我非常開心,因為我能談論我正在經歷的事情以及感受,」 她說。

諾里斯女士說她計劃寫一本關於他們這段「情感之旅」的書,以澄清許多人關於歷經這種過程所收到的「錯誤資訊」及其對兒童及其家庭的影響。

「我希望能得到些收獲,讓我們更深入地了解整個過程,並讓大家意識到它如何影響整個家庭。」 她解釋道。

兒童和性別認同障礙 (gender dysphoria)

Ages of patients referred to gender identity development service
被轉診至性別認同諮詢的年齡段分佈(18歲以上人群的轉診會被拒絶)
  • 如果孩子出現生理性別和性別認同「不匹配」所導致的痛苦,NHS(英國國民醫療保健服務)建議去看全科醫生 (GP)。
  • 18歲以下的人有性別認同障礙,通常會被轉介到兒童和青少年性別認同專科診所進行評估。NHS表示,現階段大部分治療都是心理治療而非手術治療,因為多數性別認同障礙的兒童一旦進入青春期就沒有這種情況。
  • NHS表示,孩子拒絶穿典型男孩或女孩的衣服,通常只是成長之一部分,雖然對於性別認同障礙的人,此困擾將持續到成年期。
  • 精神分析師馬克斯·埃文斯博士(Dr. Marcus Evans),英格蘭唯一NHS系統下的「青少年性別診所」塔維斯托克中心(Tavistock Centre)前主任,最近表示他擔心該中心給兒童和「青少年性別重置」(變性)治療(gender reassignment treatment)的速度太快。
  • 該中心否定上述說詞,稱其有很長的一段評估期讓年輕人自己決定什麼是對他們最好的。

諾里斯女士最近也一直與她期望奧頓就讀的中學聯繫。該中學還有一名跨性別學生。

她已經和這位孩子的媽媽聊過,並說學校「十分寬容,且有一個性少數(LGBTQ)課後小組。」

Autumn with brothers Alex and Aiden
奧頓的父親與母親分居,但仍定期探望孩子們。

「起初,當奧頓告訴我們這是她想要發生的事情和想花時間打扮成女性時,我們覺得她只是想要試驗一下。」

「可正是在她開始做這件事的時候,奧頓明白這也許是正確的選擇,而未來這是否仍是正確的道路還不知道。」

「但如果奧頓沒有選擇自己認同之自由,那麼就會產生更多問題。」

「不過,現在一切都尚未定論。因為奧頓還沒有進行任何身體干預之手術,沒有任何改變生理的手段 ;所有用的都是化妝品,就像她留長髮一樣。」

Autumn
媽媽說自從奧頓成為女孩後,比以前快樂多了。

諾里斯女士又說:「此刻,奧頓對身為女孩很篤定,當她談到未來和夢想時,是關於成為一個母親,並與她夢想的男人結婚的事。」

「我不能100%地說,奧頓在青春期後,會持續她的女性認同;因為賀爾蒙可能會有所變化。」

「但是現在,我有一個女兒,我並為此感到驕傲,並將竭盡全力支持並幫助她實現願望。」

「我只希望奧頓覺得她能一直表達自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