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錢不夠,就當面把你的營養午餐倒掉!美國家長怒:最富有的國家,竟每天這樣羞辱孩子

很難想像,美國的學校裡吃飯時間,孩童在餐廳排隊領餐,結帳時錢不夠,或用餐儲值帳戶餘額不足,結果拿好的餐點被當場回收,淪為其他同學嘲笑羞辱的對象,如此狀況就叫做「午餐羞辱」

聽起來相當殘酷無情,完全沒有顧及學生的感受,但類似狀況卻在全美各地的各級校園不斷地上演;懵懂的低年級孩童,或年僅4、5歲的學前班、幼稚園生,並不會因為「年紀還小」就豁免於「午餐羞辱」(lunchshaming)。

愈來愈多家長和民眾對「午餐羞辱」提出強烈批評,認為教育主管機關應積極改善。

全球中央雜誌刊出「午餐羞辱」一文,報導裡一名4歲女童因為餐費不足當眾遭到學校餐廳工作人員羞辱。

曾任美國陸軍軍醫的何特(Kelvin Holt)結束32年軍旅生涯退伍後,在德州柯柏拉斯灣(CopperasCove)擔任老師。他曾親眼目睹一名4歲學前班女童,因為餐費問題在學校當眾遭到羞辱。

這名女童拿著餐點走到結帳櫃台,但工作人員掃瞄她的儲值條碼後卻對她說:「妳帳戶裡沒錢」。接下來,工作人員彎身取走女童手中餐盤,將所有食物倒進垃圾桶,女童則是哭著走開。54歲的何特說整件事讓他目瞪口呆,「彷彿被人猛踢一腳般難受」。

他表示:「很多人都會跟我一樣震驚,只是大家不知道,這種狀況其實頗為普遍。」事情發生在早餐時段,如果女童因餐費不足無法用餐,推算起來,她前一頓飯應該是12至13小時前的事了,「而且她那餐到底吃了什麼, 沒人能說得準」。

何特指出,最嚴重的關鍵在於工作人員當著女童的面,把她拿好的餐點直接倒掉,「這傳達的訊息就是,我們只管成本盈虧,毫不在乎感受,更不管孩子是否挨餓。」

在某些學區或學校,對於突然發現用餐帳戶金額不足的學童,餐廳人員在回收餐點時,也會發放簡單的三明治或一份水果等點心給學童充飢。也有學區或學校要求金額不足的學童,必須以勞動服務換取餐點。

去年在阿拉巴馬州,一名3年級學生因餐費不足,不但餓著肚子,手臂還被蓋上「我需要午餐費」(Ineed lunch money) 字樣回家,家長畢凡斯(JonBivens)氣得找媒體投訴,批評學校「把孩子當牛隻似的」,並說「這根本是對孩子的霸凌,也是羞辱」。

以人口眾多的德州為例,在北部規模最大的4個公立學區,學校餐廳或多或少都有導致學生遭公然羞辱的規定。州法雖然允許學生於某個寬限期內完成儲值,卻沒有詳細說明,當工作人員發現學生餘額不足,應遵循何種作業程序,才能顧及學生顏面。

民主黨籍州眾議員吉丁茲(Helen Giddings)指出:「這問題該由大人解決。我們不希望有孩子餓肚子、整天沒東西吃。」她在州眾議院推動2159號草案(House Bill 2159),如果立法通過,校方人員的「午餐羞辱」將觸法

吉丁茲進一步指出,導致用餐帳戶餘額不足的原因很多,例如某些家庭生活在貧窮線定義邊緣、肩負家計的一家之主突然發生意外抑或面臨失業;有些時候則純粹因為家長一時疏忽,忘了幫孩子儲值。

她表示不管原因為何,成人該處理的帳務問題,沒道理由孩子出面受罰。她起草的法案中,學生用餐帳戶餘額用盡後仍有兩週寬限期,校方必須與家長連繫至少三次,並且給予家長兩週時間為孩子完成儲值。

今年4月新墨西哥州首開全美先例,立法禁止學校對學生施以「午餐羞辱」,「免挨餓學生權利法案」Hunger-Free Students’Bill of Rights)在州長馬蒂內茲(Susana Martinez)簽署後已生效上路。根據法案,學校必須與家長協調儲值事宜,或聯絡家長為孩子申請聯邦政府補助,從根源消弭學生可能遭辱的問題;法案適用對象包括所有公立學校,以及接受聯邦補助學童早、午餐費的私立與教會學校。

法案的幕後推手、民主黨籍州參議員巴迪亞(Michael Padilla)說,自己在遊民收容所與無數寄養家庭間長大,童年飽受各種羞辱,因此決定推動立法。他表示:「我們是全世界最有錢的國家之一,卻不給孩子吃午餐,這讓人非常難以接受。」巴迪亞也說:「法案將讓不夠錢吃飯的孩子,從此不必再受到污名化。」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