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如果切.格瓦拉還在世,今天他要過90歲生日

切.格瓦拉(Che Guevara)(DW)

切.格瓦拉(Che Guevara)(DW)

今天(6月14日),如果切.格瓦拉還在世的話,應該是他90歲壽辰。他不但是歐洲68年一代的偶像和傳奇,還是廣告明星。這樣一個革命家的政治訴求很多人卻不知道。

這張格瓦拉的肖像是歷史上被複製最為頻繁的照片之一。長相英俊的格瓦拉一頭黑色卷髮,出現在世界各地的背包、T恤和茶杯上。對於左派黨的人來說,格瓦拉(1928-1967)是神壇上的人物,應該不時地被人們想起懷念。歐盟議員、德國左派黨主席團成員華格克萊西特(Sahra Wagenknecht)如是說。在她眼中,格瓦拉是一個偉大的革命家,「對不可忍受的剝削斗爭到底」,左派黨人士應該向他學習,「堅持自己的立場。可惜這在左派人士當中也並非天經地義的。」

今年格瓦拉又成為人們談論的話題。好萊塢著名導演索德伯格曾執導長達4個小時傳記片-「切-格瓦拉」, 雖然男主角因此獲得金棕櫚獎,但是電影遭到惡評,評論認為格瓦拉被表現為一個平淡的偶像,沒有棱角和陰影。影片刻意沒有表現他性格上的缺陷、武裝斗爭的殘酷和對自己的懷疑。

已經過時的理念

電影著重刻劃的是他傳奇的一生,英年早逝,死於玻利維亞的叢林裡。自己也寫過格瓦拉傳記的拉海姆(Stephan Lahrem)說,有很多關於格瓦拉的傳記寫得不錯,但是幾乎沒有一本提到他的政治經濟理念。他的一生是政治訊號,但他並非通過政治理論脫穎而出。

連正宗的共產黨員華格克萊西特也承認多年來沒有讀過格瓦拉的文字,上一回還是在她17、18歲的時候。

拉海姆認為,格瓦拉的政治理論水準有限,他推崇的社會主義體制在古巴實行,包括計劃經濟已經不能與時俱進。他所倡導的以道德觀為指導,不為物質誘惑所動的」新新人類」也已經過時了,甚至連華格克萊西特對此也不以為然。

偶像的陰影

如今,格瓦拉依然是被壓迫者的代表。拉海姆說,在批判全球化的運動中又能重新找到他的影子。在反抗壓迫斗爭中,這位出生於阿根廷的革命家執意要鬥爭到底,甚至不惜殺人。拉海姆說:「格瓦拉有陰暗面,革命高於一切。」他的人生格言是斗爭直到勝利。

根據格瓦拉的言論,革命家必須以「不屈服的仇恨」為動力,以成為有效、殘酷、有選擇的、冷血的殺人機器」。為了革命,格瓦拉願意犧牲古巴人民,在斗爭中使用核武器。

拉海姆說,在馬埃斯特臘山(Sierra Maestra)的年代,格瓦拉是第一個槍斃背叛者的人。對巴迪斯達(Batista)政權的擁護者進行迅速判決,格瓦拉也負有政治責任。很多人把格瓦拉偶像化,當成年青反叛者和被剝削者的鬥士,他們視這些陰暗面而不見。

華格克萊西特對此卻有另外一番解釋。她認為,「格瓦拉和武裝斗爭必須以歷史性的眼光來看待。她認為對付武裝壓迫也只有『以牙還牙』的辦法。今天我們在歐洲沒有權利說,當年他不應該那樣做。」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