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幹唱帶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機器人搶飯碗怎麼辦?科技趨勢大師凱文凱利教你AI時代的生存之道

機器人搶飯碗怎麼辦?(美聯社)

機器人搶飯碗怎麼辦?(美聯社)

爆炸性的科技發展創造了便利,而隨著機器人、人工智慧技術的成熟,科幻片中由機器人主宰的世界似乎指日可待,也使得人類對機器人的恐懼日益增加。究竟這種擔憂是人類自己嚇自己?還是不可避免的未來?美國科技趨勢大師、《連線》雜誌創辦人凱文凱利認為,未來機器人可能會有自我意識、會有情感甚至有自己的語言,機器人主宰世界當然有可能,但微乎其微,已經有人在研究、防止這種狀況發生,不需太過恐慌。

今年65歲的凱文凱利(Kevin Kelly,KK)在1993年創辦《連線》雜誌(Wired)並擔任執行編輯7年,同時也為《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經濟學人》、《時代雜誌》和《科學》撰稿。他在1999年出版預言人工智慧與虛擬實境(VR)的著作《失控》成為「駭客任務」的背景。精準預言科技趨勢的他,平常卻幾乎不用筆電,不愛用智慧型手機,而是以達爾文觀察生物演化的方式,以自己在科技圈多年的知識背景,準確預言科技演化的過程。

他的最新著作《必然:掌握形塑未來30年的12科技大趨力》(The Inevitable: Understanding the 12 Technological Forces That Will Shape Our Future )中,綜整了他為《紐約時報》、《經濟學人》等撰寫的專欄文章,歸納出12項科技發展趨勢。2日他受邀與行政院「數位政委」唐鳳進行跨海對談,暢談自己的新書和對人工智慧、機器人發展的觀察。

凱文凱利(Kevin Kelly)
凱文凱利(Kevin Kelly)

凱文凱利指出,未來對事物的使用比占有更加重要,智慧型手機中的App就是一個例子,人們買的是使用的權利,而不是佔有。未來使用的趨勢會有去中心化、平台化和雲端化的特徵。但這並不代表人們就會停止擁有東西,只是擁有權會逐漸弱化,使用權則會增強。對使用者而言,「想要」與「需要」,「使用」與「擁有」間的區隔會越來越明顯。「使用但不擁有」的趨勢,就造成了目前經常被討論的「共享」(Sharing)概念。擁護免費,社群興起,這種「共享經濟」的源頭,其實是新型「社會主義」。

AI、機器人取代人類 凱文凱利:的確有可能

人工智慧圍棋軟體Alpha Go自去年隔空出世,擊敗世界圍棋高手,再度引發人類集體的「機器人恐懼症」擔心未來工作被AI、機器人取代,甚至如同科幻電影般由機器人主宰全世界。對此,凱文凱利認為這並非不可能,但機率就跟外星人毀滅地球一樣「微乎其微」,但有部分人的工作必然會被人工智慧所取代。

他認為,未來人工智慧發展出自我意識、自由意志和情感都是有可能的,只是程度上的不同,發展出像寵物貓狗般的自我意識可能性較大,但要能像人類般複雜則不太可能。他認為,未來的人工智慧會滲透到各個專業領域包括網路廣夠的分析投放等,他預測,到了2026年Google的主要產品將不再是搜尋引擎,而是人工智慧。他認為,未來人類與機器人的社會分工將會有四種類型:1. 人類能做但機器人做更好的工作、2.人類不能從事,但機器人能做的工作、3. 人類想從事,但還不知道是什麼的工作和 4.只有人類能從事的工作。

20170902-行政院數位政委唐鳳2日出席與科技趨勢觀察家 Kevin Kelly(凱文·凱利)「必然」新書跨海視訊見面會。(顏麟宇攝)
20170902-行政院數位政委唐鳳2日出席與科技趨勢觀察家 Kevin Kelly(凱文·凱利)「必然」新書跨海視訊見面會。(顏麟宇攝)


他認為,人工智慧最終的價值是幫助人類發現工作的意義,以及創造出新的工作。資訊傳輸、資料整理和數據統整等,人類當然快不過電腦,但有些工作速度快,但內容不好也白搭,速度只是建構「知識」和「智慧」的一部分,因此在這個部分人類並不會被取代。
 

20170902-行政院數位政委唐鳳2日出席與科技趨勢觀察家 Kevin Kelly(凱文·凱利)「必然」新書跨海視訊見面會,並於現場與讀者分享他閱讀後所寫的詩。(顏麟宇攝)
20170902-行政院數位政委唐鳳2日出席與科技趨勢觀察家 Kevin Kelly(凱文·凱利)「必然」新書跨海視訊見面會,並於現場與讀者分享他閱讀後所寫的詩。(顏麟宇攝)

面對AI時代 唐鳳:拒當工具人,掌握核心價值才是關鍵

唐鳳則認為,若以寵物相比,人與貓和狗能夠建立現今的關係,經過複雜和長久的協同演化過程(co-evolution),同樣的也可以推演到AI和整個人類社群。如果在一開始創造AI時,就是採取協同演化的方式,經過一代、兩代、三代...的試驗,每個人都能夠修正AI,這樣人工智慧就能更融入人類社會,但反過來,若AI在設計演化時,只是由少數人創造,最後再放入社會,就很有可能產生格格不入,甚至不相容的情形,人類與AI的關係就會跟其他野生的大型動物一樣,因此關鍵還是在於,AI的設計過程是由一整個社群參與互動,還是只是掌握在少數人手上。

面對人工智慧對人類工作的威脅,唐鳳則提出了另一個思考方式。他認為,工作有兩種意義,可以被當作是一種使命,也可以當成是為了達成更高目標的一種步驟。因為教育體制的分工,人們被分派到不同職業,若只是安於工作不具理想價值,就只是個「工具人」。AI來臨的狀況,工具人很容易被取代,工作背後更高的價值、理想才是面對AI世代更重要的核心。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