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大選倒數計時》北韓是敵人嗎?你支持部署薩德嗎?5位主要候選人交鋒

南韓總統候選人(由左至右)沈相奵、洪準杓、劉承旼、文在寅和安哲秀在電視辯論會上交鋒。(AP)

南韓總統候選人(由左至右)沈相奵、洪準杓、劉承旼、文在寅和安哲秀在電視辯論會上交鋒。(AP)

距離5月9日將舉行的南韓總統大選,只剩19天。5組主要候選人連續兩周透過電視辯論會交鋒。其中,圍繞於薩德與因應北韓等安保問題,成為他們疲於回應的問題。

最大在野黨─共同民主黨,由上屆大選以些微差距敗給朴槿惠的前黨魁文在寅,二度出戰。人權律師出身的文在寅,是前總統盧武鉉的「知己」,兩人曾同開設律師事務所,並在盧武鉉當選後,踏入政界,在青瓦台首席秘書官的身分,在旁輔佐。

文在寅 VS 安哲秀 兩人對決受矚目

而因針對在野陣營走向進步或吸收更多中間選民,出現路線衝突,而從共同民主黨的前身─新政治民主聯盟分家的南韓防毒軟體巨父─安哲秀,去年另組「國民的黨」,訴諸受文在寅打壓,同時積極布局地方,竟在南韓進步派的傳統票倉─光州與全羅地區,囊括多數國會席次。

儘管共同民主黨在首都圈維持優勢,但「進步票倉」被安哲秀勢力攻破,一度讓文感到憂心。挾此番優勢,安哲秀這次代表國民的黨角逐參選總統。

兩大政治明星互別苗頭

事實上,在2012年,文、安兩人為實現扳倒朴槿惠,曾展開多次整合協商,卻一直未能達成共識。缺乏政治資源與支持基盤的安哲秀,宣佈退選,讓位給文。

2014年,安哲秀一度與在野黨共組新政治民主聯盟,後來又退出。兩造分合,如今來到正面捉對廝殺。

文在寅展現出較濃厚的進步色彩,希望在干政案引發的燭光示威而讓朴槿惠下台後,更進一步追究曾擁護與協助朴政府團隊的政黨人士責任,導正特權集團對民主憲政造成之傷害。

干政案後,安哲秀也積極參與反朴示威,但他企圖攏絡中間選民、甚至保守派的支持,打出較溫和、整合各方勢力的中道溫和改革路線。科技業出身的他,也喊出「第4次產業革命」,主張提升研發能力、支援創業與振興中小企業。

文、安兩人支持率,都在35%上下,互有苗頭,彼此消長,更大幅領先其他3位候選人。

而進步派小黨正義黨黨魁沈相奵,也決定出馬。沈在80年代,投入工廠生產線作業,並積極組織工會同資方抗爭,並於2004年首次踏入政界,當選為國會議員。

沈打出的口號為「堂堂正正勞動的國家」,將重點放在爭取勞工權益,同時更強烈地改革財閥、實踐財富分配。儘管支持率在個位數,沈希望能在文、安激烈廝殺外,喚起選民正視在野陣營在政治競逐時,被忽視的苦勞訴求。

洪準杓 v.s 劉承旼 保守派選情冷清

「分家競逐」的現象,也出現在保守陣營中。原本的執政黨─新世界黨,自去年下半年,針對彈劾朴槿惠問題,掌握黨內權力核心的「親朴」派與支持彈劾總統的「非朴」派出現激烈衝突。

非朴派成員在試圖透過黨內選舉取得領導權失敗後,決定出走,另立「正黨」,由經濟學者出身的反朴大將─國會議員劉承旼出馬,打出改革口號,重建保守派聲勢。

韓國總統候選人
Reuters 5位主要候選人連續兩周透過電視辯論會交鋒。

而新世界黨則改名為「自由韓國黨」,由該黨前黨魁、曾連任4次國會議員的慶尚南道知事(省長)洪凖杓出戰。洪曾是檢察官,他打出「強人」形像,訴諸自己強悍與果敢的執行力發展民生,並鞏固韓美同盟、維護國家安定。

但受崔順實親信干政案影響,泛保守派失去大多數民心,選情可謂有史以來最低迷。

安哲秀由反對改為力挺薩德

去年下半年,朴槿惠政府與美國達成協議,宣佈動行部署末端高空防禦飛彈(THAAD,簡稱薩德),引發配置預定地─星州郡居民的與部分民間人士反彈。

當時,文在寅、安哲秀和沈相奵,皆表反對,抨擊當局未評估薩德的效益與安全問題,也沒有徵詢國民同意,更造成韓中關係陷入矛盾。隸屬進步派的文在寅和沈相奵,都主張重新檢視保守派的強硬對北韓政策。

而保守派在完成初選後,包括洪準杓與劉承旼等人,都維持對守護國家安保的一貫立場,認為部署薩德將能用來抵禦北韓攻擊,同時鞏固韓美合作關係,實屬必要。

但今年起,安哲秀卻一改立場,以「情況發生變化」為由,表態支持部署薩德。

他在4月初公開說道:「比起中國,美國(對南韓而言)是更重要的國家,中國則是戰略的合作伙伴關係…若中國要成為真摯的盟友,就該注意有不可逾越的界線,我對中國(抵制南韓)的行動,甚感憂慮。薩德應好好部屬起來,目前國民的黨採納了反對薩德的內容入黨綱,我將予以說服(修改)。」

安的立場轉變,被視為是企圖拉攏重視安保價值的保守選民,這番發言,也的確讓他的民調支持率,在4月第1周時,出現與文在寅打平、甚至微幅超越的現象。只是,來自進步與保守兩派的質疑,不斷出現。

針對薩德問題 各方首次交鋒

4月13日,由SBS電視台直播的辯論會上,劉承旼直接向安哲秀批評道:「薩德保護國民生命而有必要(部屬),安候選人一開始就應該要贊成……偏偏到了選舉時期,毫無理念和原則地變來變去,這讓人難以應對。」

「我最初反對的理由,是(政府)未跟中國對話,沒有經過外交途徑(聯繫),對國家利益造成重大傷害……」安哲秀回應。

劉承旼則反問:「這現在不也一樣嗎?和中國的對話,當時和現在都是一……」但此後,安哲秀並未再做充分解釋。反對薩德的沈相奵也對安表示:「(外交)狀況並無變化,變的只是現在正在選舉。」

北韓是主要敵人嗎?文在寅拒絕表態

19日,由KBS電視台轉播的第二次辯論會上,劉承旼向文在寅問道:「北韓是我們的主要敵人嗎?」

文在寅
Reuters 文在寅拒對北韓「為敵」與否表態。

「給予那樣的定義,我認為並非總統該做的事。這是國防部的事,總統有其他該做的事......劉候選人也一樣,若成為總統,就是處於要解決韓朝問題的立場,必要時,也得舉行韓朝高峰……」文回應道。

劉不滿地表示:「(南韓)政府的官方文書,都指出北韓是主要敵人了,大韓民國國軍的指揮者(總統),無法認定朝軍為主要敵人,這像話嗎?」文則以「我已闡明我的立場了」告結。

安保與外交問題的爭論,同時牽動南韓保守與進步選民截然不同的投票意向,匯兌選舉盤勢造成什麼影響,仍待關注。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