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極地戰略
  • 懶人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社會織巢鳥的荒漠旅店:《鳥巢》選摘(2)

外型亮麗的紫背園亭鳥,亭巢的建築技巧比外型樸素的園亭鳥遜色多了,不過他們還有其他吸引雌鳥之能事,例如大聲鳴唱、舒張羽毛、或興奮地在走道來回跳求偶舞蹈。(商周出版提供)

外型亮麗的紫背園亭鳥,亭巢的建築技巧比外型樸素的園亭鳥遜色多了,不過他們還有其他吸引雌鳥之能事,例如大聲鳴唱、舒張羽毛、或興奮地在走道來回跳求偶舞蹈。(商周出版提供)

社會織巢鳥、和尚鸚鵡、仙人掌啄木鳥和姬鴞

鳥會築巢不稀奇,但由一群鳥共同建築「公寓大廈」就 少見了,生活在南非喀拉哈里沙漠的社會織巢鳥,築的就是這種群聚巢(colonial nests,或聚集巢)。雖然同屬於織巢鳥家族的一員,但築巢技術卻不同,不像織巢鳥的撕、扯、 拉、穿、結,社會織巢鳥只是將巢材「插」在一起,積少成多後,往往就像一座掛在樹上的巨傘,工程浩大,讓人歎為觀止。 這座公寓大廈由所有居住成員共同維持,包含了30至100 個巢室,可提供約400隻鳥,內部結構就像蜂窩,站在樹下往上看,可以看見許多通往巢室的入口。牠們共同居住,行合作生殖,相親相愛的程度堪屬鳥中異類,不僅哥哥姊姊會幫忙餵養弟妹,甚至還會照顧鄰居的小孩!小孩長大後,也不 會被趕出家門,頂多搬到新蓋的巢室去居住。

 

20190104-3(商周出版提供)
一代、二代、三代,一個社會織巢鳥的群聚巢,可能有 好幾代都是這麼住在一起,一起吃住,一起警戒,一起找尋食物,一起分享。《鳥巢:破解鳥類千奇百怪的建築工法》內頁。(商周出版提供)

 

20190104-3-1(商周出版提供)
在這個大型的荒漠旅店,也是其他鳥兒會來下榻休息的歇腳處,甚至勇猛的非洲小隼,還會充當臨時警衛,真是好房客。《鳥巢:破解鳥類千奇百怪的建築工法》內頁。(商周出版提供)

這種群聚巢,遠看起來會以為只是一團雜亂的稻草堆。 不過,有的群聚巢,已歷經一個世紀之久,重量足以壓斷支撐的樹幹。這個看似雜亂的龐大草堆,構成其實還是有它的規則。牠們用較大的細枝蓋屋頂,乾草葉用來隔間;具尖端部位的草莖則佈置在入口通道,以防蛇類等掠食者;巢室是生兒育女和睡覺的地方,一般襯以柔軟的葉子、棉絮、獸毛或羽毛。 在氣候嚴酷的沙漠裡,群聚巢不但防雨,且白天通風涼爽,夜晚還能防寒保溫。這樣一個舒適的所在,常常吸引其他鳥類如斑擬啄木、桃面愛情鳥、非洲小隼混進來休息、過夜或生殖,甚至大型鳥類如鸛,有時也會下榻巢頂歇息,因此,群聚巢有時就像一座荒漠旅店,鳥來鳥往,熱鬧異常。

 

仙人掌啄木鳥的優質房客

不同種鳥類也會共用一個巢,其中最令人訝異的應該是 仙人掌啄木鳥和姬鴞的關係了。美國德州至墨西哥一帶的沙漠地區,由於缺乏天然樹洞,對洞巢鳥而言,巢穴彌足珍貴;然而,姬鴞不會鑿洞,只好住到仙人掌啄木鳥的洞巢中。為何仙人掌啄木鳥願意容忍姬鴞呢?原來,牠們之間默默進行著一場利益交換。 姬鴞會活捉一種盲蛇放進洞巢,由於洞巢底層潛藏了許多鳥類寄生蟲及小昆蟲,正是盲蛇的食物,如此,盲蛇不但住進了溫暖的洞巢,同時擁有不找自來的佳餚。
 

20190104-仙人掌啄木鳥與姬鴞(商周出版提供)
姬鴞帶著盲蛇住進了仙人掌啄木鳥的家,牠們三者都利用了這個巢,也發揮了自己的功能。《鳥巢:破解鳥類千奇百怪的建築工法》內頁。(商周出版提供)

園亭鳥

18世紀前,印尼群島的新幾內亞、爪哇、蘇拉威西、婆羅洲都還是化外之地,除了航海商人到達的港口外,內陸仍蒙著神秘面紗。這裡擁有世上最大的生物歧異度,鳥類總數佔了全世界的17%,直到近幾年仍有新的鳥種被發現。鳥類中,天堂鳥和園亭鳥最具代表性,得天獨厚的環境,讓牠們在演化的舞台上,演出令人讚嘆的生命之舞,尤其那獨特的求偶方式。 園亭鳥是最不可思議的建築師,但雄鳥建造的建築傑作——亭巢,卻只是為了展現牠的才華,單純是吸引雌鳥來交配,並不用來養兒育女,牠是極度自戀的鳥類,卻也是鳥中的超級藝術家。真正築巢、孵蛋、育雛等工作,還是落在雌鳥身上。 美國學者戴蒙德教授(Jared Diamond)在1972年前往印尼研究園亭鳥,他曾經形容園亭鳥是「長著羽毛的畢卡索」,可見,園亭鳥創造出來的亭巢該是何等讓人驚歎!散置在森林地面的亭巢,曾讓早期的西方人誤以為是當地原住民的居住裝飾,怎麼也想不到竟然出自於鳥類的創作。即便真相被瞭解之後,園亭鳥依舊神秘,對於牠們美輪美奐的亭巢,連向來嚴謹的科學家,都不禁說出雄園亭鳥「具有美感」、「懂得休閒消遣」等非科學角度的判斷描述。

20190104-3-2(商周出版提供)
在台灣,行合作生殖的鳥類有台灣藍鵲和冠羽畫眉,不一樣的是,台灣藍鵲的合作生殖是「巢邊幫手制」。《鳥巢:破解鳥類千奇百怪的建築工法》內頁。(商周出版提供)

直到澳洲鳥類學家馬歇爾(A. J. Marshall)花了20年研究,在他出版的《 園亭鳥——其展示行為及生殖週期 》書中才指出,受到激素控制的雄園亭鳥,其實和其他雄性鳥類沒什麼不同,亭巢的建築只是牠本能的展現,與「審美觀」沒有任何關係。 不同的園亭鳥築不一樣的亭巢,羽色亮麗鮮明的種類, 通常會築較簡單的亭巢;反之,複雜的亭巢則多半是羽色樸素的園亭鳥所築。 亭巢的樣式大約可以分為「步道式」及「花柱式」兩種。

步道式亭巢有一條長形步道,主要由小樹枝、小石頭或苔蘚構成,步道兩側以樹枝、草莖等佈置成兩道門柱,在步道的一端,聚集了許多蒐集來的鮮豔花朵、漿果、甲蟲殼、骨頭、羽毛、蘑菇,或人類的物品如鈕釦、湯匙、銅板等等,這是雄鳥大跳艷舞的舞台,而舞台的方向也極其講究,例如緞藍園亭鳥,就喜歡西北向的舞台。花柱式亭巢通常有一根或數根長條直立式木柱,木柱上有的黏著許多小樹枝,以木柱為中心,在周圍環繞裝飾各色蝸牛殼、果殼、新鮮的花朵、小枝條等物,木柱底下鋪上苔蘚地毯,有時會在地毯上塗黑色的物質,雄冠園亭鳥便在這裡吸引雌鳥。

20190104-4(商周出版提供)
外型樸素的冠園亭鳥,往往建築出誇張華麗的求偶展示場,在幽靜的森 林地表,展示場十分鮮明。《鳥巢:破解鳥類千奇百怪的建築工法》內頁。(商周出版提供)

園亭鳥的亭巢,功能其實和雄孔雀美麗的羽毛一樣,雌園亭鳥會根據雄鳥所築亭巢的外觀,來決定是否和牠交配, 亭巢越是誇張華麗,代表雄鳥能力越好,越能刺激雌鳥與牠配對! 在寂靜幽遠的雨林裡,雄鳥之間競爭激烈,如果不搬出十八般武藝,就不能擄獲芳心,即使誇張華麗的亭巢,容易引來虎視眈眈的掠食者,雄鳥也義無反顧,寧願花下死,也要風流。雌鳥交配完畢,就尋找地方,獨自築個淺淺的杯形巢,孵蛋、育雛一手包辦。美國馬里蘭大學波吉亞教授(Gerald Borgia )的研究小組還發現,緞藍園亭鳥的雌鳥在選擇丈夫的品味上,有老少之分,年輕的雌鳥也許經驗不足,易被雄鳥的華麗建築誘惑,注重的是亭巢的裝飾;而年長的雌鳥也許看多了,反而比較在意雄鳥的求愛舞蹈。為了大小通吃,雄園亭鳥真是辛苦啊!

 

*作者為高雄旗山人,大學就讀土木工程系,因為愛鳥與自然,畢業後,進入台大森林研究所,專研野生動物生態學、林業與野生動物之關係、野生動物調查與經營管理。研究所畢業以來,由於熱愛畫鳥,全心投入鳥類繪畫與寫作。本文選自作者新著《鳥巢:破解鳥類千奇百怪的建築工法》(商周出版提供)。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