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40歲以前,一定要去一次希臘!一個人旅行才美麗的神話之國

2016-03-13 07:30

? 人氣

一直盼望遊歷地中海,步行雅典聖殿古蹟,享受希臘諸島風光。諸島並非全年開放,只有五月至八月是旅季,後來知道,九月也開放了。轉眼多年,日程衝突,不斷延遲,好不容易對上檔期,迫不及待安排行程。

遊希臘,必須在四十歲以前造訪,為什麼這樣設限呢?第一,希臘自駕遊並不方便,兩三千年的古蹟,應該用腳徐行,以心感受;再者離島這許多海灘派對,以老身相搏,即便心智年輕,夾在這許多年輕俊男美女中間,也是難受。總之,「四十前必到之地」對筆者而言,希臘算在其中。

無奈計畫有變,出現美中不足(至少出發前是這麼想),筆者決定獨自一人出發。回憶上一次獨自旅行,不包括出公差,已將近二十年前。當年從倫敦出發,短訪Brussels布魯塞爾,風光處處,心中卻是灰冷冷。當時想,以後再也不要獨行了。沒想到二十年後,相機變成手機,耳機變成貼身伴侶,陪我暢遊地中海。

初訪阿提哈德航空

Ethiad阿提哈德航空,從香港出發,先停AbuDhabi阿布達比。票價實惠,且登機起飛準時,現在云云航空服務中,是少數(可惜回程還是延誤)。隻字短訊後,孤獨登機。電腦在背,免稅戰利品在手,擠過狹小通道,來到座位前。正想狼狽卸下東西就座,讓排在後面的繼續魚貫;只見自己座位的插口,已插上了插頭,拖著長長的電線。

筆者指指插座,旁邊一位地中海人士便開口:「是我的,喔,你知道這航班有無線上網嗎?」當時自己手忙腳亂,還來不及坐下,不客氣地回應:「讓我安頓好再解答你的問題吧!」對方識趣不再言語。

安頓後細看機艙,陳舊發黃,世事無完美,航空公司廣告再美好也是欺騙你。加上座位窄小,尤其對於筆者身高而言,要「委曲」了。飛往阿布達比轉機要七八小時,算中程吧。跟身的蘋果電腦沒有白背,身前空間雖小,隨手掏出來,放下小桌,啟動PremierPro開始剪接影片。筆者是新手,尚在練習操作,旁邊地中海當然看到,好奇發問,話題打開。

(圖/Lorenzo Giacobbo@Flickr)
阿提哈德航空初體驗。(圖/Lorenzo Giacobbo@Flickr)

第一位過客:來自以色列的鄰居

這位辦公室裝束,一臉黑鬍鬚的自我介紹,是以色列人。筆者不禁憶起大學時代的同學們。對方外表看似成熟,然而筆者一眼看出,他相較年輕。歐美人士大多看不出亞洲人年齡,尤其筆者輕便裝束,讓他滔滔不絕的分享生意經,明顯教誨後輩的語調,便暗笑點頭。

當中幾點值得分享:常學習,常犯錯,常問自己如何為市場解決難題;現代人整天到晚只想一個「我」字。筆者笑納,感覺他沒有原先的自我中心,起碼他看清了這個自我市場現象(筆者早忘記自己幾年前發現並接受這現象)。

他忍不住問年齡,結果香港比以色列大三歲,青春無價。以色列在德國居住,正飛返柏林途中;他享受當地生活指數,夜場電子音樂。他常往返廣州工廠監工,專製MadameTussauds杜莎夫人紀念品與相框。他抱怨廠區偏遠,不習慣當地起居飲食,語言文化。又煩惱成品瑕疵頻頻,苦於亞洲各地暫時無可取替,基礎建設太落後。筆者許多廠商朋友都面對同樣問題,也無可奈何。

談過去,他當過演員與狙擊槍兵,在黎巴嫩與加薩服役三年。雙方過去工作生活太醜惡,草草交換過去,不再言語。懷著睡意繼續剪影片,不知不覺間飛機已著陸。以色列留下名片,邀請往柏林遊玩,然後湮沒人流。轉眼間,自己回到孤身一人。

(George Rex@Flickr)
希臘著名的奧林匹亞宙斯神廟。(George Rex@Flickr)

走訪博物館、神殿,穿梭於希臘神話之間

數年前曾遊歷杜拜,阿布達比。候機大樓沒什麼特別土產,中東海關慣性要求檢查手錶。飛機上一輪休息,五小時後,抵達雅典國際機場。約好車子來接,三十分鐘來到市中心酒店。服務態度不錯,當然多一點尊重更好,只怪自己外表太年輕。清晨時間,房客尚在夢中,預訂房間還沒準備好。酒店提議換個房間,我心想:反正一個人,隨便吧。

第一天時間充裕,先去AcropolisMuseum衛城博物館。從酒店步行不用五分鐘就到。時間雖早,入場人龍還是嚇人。排隊等待才十幾分鐘,雅典的熱空氣已蒸出汗來。博物館建於Makrygianni古蹟之上。佔地面積約一萬四千平方米,不算大,跟羅浮宮無法相比,規模是希臘第一。裡面展品約四千件,追溯至西元前兩三千年,主要展出衛城古蹟,雕塑石碑,器皿首飾,金幣銅像。不管開不開閃光燈,場內都禁止,雖然有些管理員較寬容,筆者還是建議遊客守規矩。

離開博物館,往Acropolis山頂衛城前進,衛城山約一百五十米高,占地三公頃。城中神殿主要供奉正義女戰神雅典娜。希臘諸神當中,戰神為數不少,雅典娜在古希臘最受歡迎,筆者認為是當地一件異常成功的形象工程——將正義、戰爭、勝利與一位美麗純潔的女性神掛鉤,總勝過放隻面目猙獰獸頭人身怪吧!星矢整天打得傷痕累累,還不是為了「正義」女神?

步行上山很花時間,買票買飲料也是。令人生氣的是,門口那驗票的竟無禮叱責遊客帶飲料上山!為了保護遺跡清潔,要遊客在大太陽下忍著口渴是可以理解,但說話態度惡劣這點實在令人難以接受。筆者沒有發難,大口吞下檸檬冰,繼續登山。

登頂俯瞰雅典全城面貌。山頂古蹟以Parthenon派特農為首,於西元前四四七年開始建造,經歷十年完成,高十三多米,現進行大規模修繕。什麼Doric多力克柱式等專有名詞在這裡不作冗述,就請讀者自己去google吧。神殿以外,有露天劇院、瞭望台、花園等遺跡,同樣兩千多歲。

(圖/slayer@flickr)
希臘當地跳蚤市場,物廉價美。(圖/slayer@flickr)

希臘買東西吃東西:跳蚤市場、pita餅、美味烤茄子…

烈日曝曬,令下山變得沒那麼輕鬆,還要避開眾多登山旅客。餓肚子下山走到附近宙斯殿,看著廣大之地只剩幾根石柱,不勝唏噓。一輪到此一遊自拍,回到小街樹蔭下,往得獎餐廳午餐去。自然先點道地小吃gyro,即直立旋轉烤肉,侍應推薦豬肉,炙香可口,配上洋蔥、pita皮塔餅、蕃茄、feta菲達起司也只要兩三歐元,物美價廉。

填飽繼續探索,往議會廣場閱兵去。站崗士兵服裝有趣,尤其鞋子,鞋尖頂著毛球,走路一步一步踢得老高。再來乘搭地下鐵,往遊客購物區Monastiraki(小修道院之意)走走。車程只需一歐元,入閘關卡也不設防,想逃票的大可隨意進出,但筆者還是乖乖付錢了,避免突擊搜查的尷尬局面因小失大,也請旅客自重。

路經許多大小教堂,正修復中,較大的一個,MetropolitanCathedral of Athens,勉強翻譯成都市教堂。建築風格令筆者確定是東正教。也就是說,雅典絕大部分教堂都受東正教影響,希臘曾被土耳其長期佔領是近因。

購物區有不少紀念品、小手工、皮鞋皮具等,剛好筆者帆布鞋子惡劣,不勝摩擦至腳跟出血,正好試試希臘的涼鞋,三四十多歐元算不錯。上樓往名酒吧坐坐,喝著當地啤酒Alpha,俯瞰斜陽下雅典市中心的車水馬龍。雅典馬路車輛不算多。感覺當地人除了服務行業,只有少數流連街頭的年輕人,當中一位年輕女生,目光銳利看著筆者。購物區外,街上各處店鋪關閉,滿地塗鴉的蕭條樣子,這座跳蚤市場算是人氣景點了。

八月希臘,晚上八時許天色尚亮。閒逛至天暗,隨意找了家餐廳吃晚餐。裝潢很有特色,街燈映照街頭小餐桌。微涼風下,品嚐當地名菜起司焗茄子,美食美景雙收,筆者還跟對面桌隨家人一起吃飯的年輕女子,玩眼神迷藏。吃完埋單。筆者仍是孤單一人。孤獨的心,仍未被四周氣氛融化。

天黑,沿著衛城後山小徑渡步回家。看著街上小攤呼叫擺賣,餐桌燭光無限伸延,笑聲談話聲;飛得老高的發光竹蜻蜓,孩們歡笑追逐。想起這旅程才第一天,這陰冷的心情,何時才日出呢?昏暗街燈下,長影子。看著這條陌生的歸家路,暗自微笑著,享受這淡然的孤獨。

*作者介紹:陳司翰,從事演藝創作事業十六餘年,熱愛寫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