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台灣警察不像警匪片拍的「帥帥,拿槍攻堅」?警察也說不出口的黑暗與真實

2017-03-22 03:06

? 人氣

曾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演技優異的莊凱勛,在電影《菜鳥》飾演老鳥警察(圖/菜鳥@facebook)

曾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演技優異的莊凱勛,在電影《菜鳥》飾演老鳥警察(圖/菜鳥@facebook)

民眾總覺得警察看起來像流氓:「如果警察不穿背心,他抓到壞人走出來,你還不知道哪一個被抓!」但導演鄭文堂認為這不太公平。只有成為怪物才能獲得力量與怪物搏鬥,警察也是不接觸罪犯就不可能辦案。在拍片過程中他和無數警察接觸,聽遍這一行的辛酸血淚,與最深的恐懼……

大概沒有第二位導演,比鄭文堂還會用電影述說臺灣底層社會小人物的苦。他的早期作品《用方向盤寫歷史》記錄戰後第一起罷工「桃園客運罷工事件」,轉型正義三部曲第一部《眼淚》揭露警察刑求與冤獄的黑暗,第二部《菜鳥》在2015年上映,讓警界、政界勾結貪腐的影像躍上大螢幕,年輕刑警的熱血與理想在劇中被日日消磨。

意外的是,批判警界如此之深的導演,竟在特映會換得年輕員警一句最真心的感謝:「謝謝你們把這東西拍得這麼中立又誠懇!」在與鄭導和劇中飾演老鳥刑警「明哥」的莊凱勛聊過以後我們了解到,鄭導在電影的嚴厲批判,也正是他對臺灣最深的愛……

鄭導與莊凱勛相識十數年,關係像師徒、家人、朋友、也像兄弟,感情很好(圖/謝孟穎攝影)
鄭導與莊凱勛相識十數年,關係像師徒、家人、朋友、也像兄弟,感情很好(圖/謝孟穎攝影)

基層員警最害怕的事:把槍交回去,被知道自己妻小住哪…

「如果警察不穿背心,他抓到壞人走出來,你還不知道哪一個被抓!」民眾總覺得警察看起來像流氓,但鄭導認為這不太公平。只有成為怪物才能獲得力量與怪物搏鬥,警察也是不接觸罪犯就不可能辦案,他們必須從三教九流挖出線索,久而久之便染上了同樣的氣息。

看起來像流氓的警察,內心世界其實很脆弱。莊凱勛一邊比出拿槍的手勢一邊說,很多警匪片都會拍「那種警探,帥帥,拿槍攻堅那種」,但現實生活中警察可是活在極大壓力之下。他們可能在辦案過程得罪無數人,每天下班把槍交回去的那一刻就是恐懼的開端,害怕被知道自己妻小住哪,連聚餐吃飯也必須坐在面對門口的位子時時戒備。

刑警楊明正(莊凱勛飾)為了愛人的安全要跟她分手,這是全片最讓人心碎的一場戲(圖/菜鳥@facebook)
刑警楊明正(莊凱勛飾)為了愛人的安全要跟她分手,這是全片最讓人心碎的一場戲(圖/菜鳥@facebook)

日前一場在新竹的《菜鳥》特映會,台下觀眾全數都是警察,莊凱勛看到這場面開玩笑問鄭導:「你想好逃生路線了沒?」但這部電影一方面記錄警界的黑暗面,一方面也寫下警察最真實的無奈與淚水,忠實呈現警察的人生百態,也因此收到無數員警的感謝。

「我不覺得臺灣社會已經壞到沒救了!」

「你若是牙齒痛,你就惦惦(閉嘴)!」在《菜鳥》中,男主角葉明賢(宥勝飾)第一次辦案就碰上辦不得的議長兒子,還被牙齒痛的問題折磨著。誰都不想得罪身為萬能提款機的議長,因此老鳥刑警楊明正(莊凱勛飾)發出嚴厲警告,要小葉別多管閒事。

葉明賢(宥勝飾)插手議長兒子的犯毒案件,為自己招來大麻煩(圖/菜鳥@facebook)
葉明賢(宥勝飾)插手議長兒子的犯毒案件,為自己招來大麻煩(圖/菜鳥@facebook)

牙齒蛀了壞了,就該閉嘴嗎?「就是想用影像去改革一些看不慣的事,覺得不公平的事,對待弱勢不好的地方!」對鄭導來說,劇中這顆壞掉的牙齒也象徵臺灣社會種種弊病,從小生長在貧苦家庭,他特別看不慣社會的不公義,因此一直在電影探討臺灣人的困境,無論是記錄酒家女、煙毒犯等底層小人物,或近期《史明的迷霧叢林》碰觸的台獨議題。

「一顆牙齒補壞了,對我來說是比喻台灣社會的狀況,我不覺得它已經壞到沒救了,只要好好保養它,好好去醫治它,它還是可以保留下來,而且可以繼續維持健康。」

與現實溝通和妥協,菜鳥的生存之道

《菜鳥》的結局並非完美的happy ending,不像好萊塢那樣熱血正義必勝,主角們還是和不同勢力做了妥協,這也反映鄭導的核心理念: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好人或壞人,人生必須不斷和各種勢力進行妥協,找出彼此都能接受的平衡點。懷抱滿滿理想進入社會的菜鳥們,也是在跌跌撞撞中找一條折衷的道路,目標不是輸或贏,而是生存。

IMG_6268.JPG
鄭導與莊凱勛分享他們眼中的《菜鳥》(圖/薛怡青攝影)

其實鄭導在《菜鳥》也做了很大的妥協。電影原先片名為《無聲》,主軸是刑警追查小人物王水清憤而刺殺地產大亨彭聲立的案子,但彭聲立案在《菜鳥》被淡化為背景事件。鄭導說,那是因為這主軸太沉重,他更想貼近年輕人,拍個節奏輕快熱血的故事,讓理念能被更多人看見。

即使妥協,仍有一條永遠不能侵犯的界線

但鄭導也提到,即便不得不向現實妥協,我們心中仍有一條絕對不能被侵犯的價值底線,一旦越過就會失去自我。電影《菜鳥》展現警察面對無數金錢與權力誘惑時該守住的線,而身為導演,鄭導也有絕對不能越過的線,例如他絕對不會為了演出效果而傷害動物與演員,或因為收了廣告商的錢而讓電影失真,搞到連熱炒攤都在喝紅酒。

《菜鳥》這部電影不只點出一條折衷的生存之道,同時也想讓那些理想早已被社會現實消磨殆盡的人,回想起自己的熱情,守住那條界線。莊凱勛盯著我們說,主角「葉明賢」與「楊明正」的名字都有個「明」,或許鄭導就是希望在這個故事保留一點希望,照亮臺灣的光明。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