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賽輸了、事情沒做好都攬在自己身上,是負責任的表現嗎?心理師:高估了自己重要性

2018-11-26 17:06

? 人氣

高估了自己的重要性,把「我」放到災難核心的位置,是一種自我中心的情緒反應。(示意圖/sasint@pixabay)

高估了自己的重要性,把「我」放到災難核心的位置,是一種自我中心的情緒反應。(示意圖/sasint@pixabay)

【和情緒對話】

世界的中心是我,

我的眼睛看出去就是這個世界。

我的中心有我,還有我所害怕發生的一切。

那些都不要發生好嗎?

我願盡其所能,讓那些災難不要發生?

但我知道,如果不好的事情真的發生了,

也都是我的責任。

是我沒有多做點什麼,是我不夠努力的錯。

因為我是世界的中心,

只有這麼重要的我,才能阻止災難發生。

曾經風靡台灣六年級生的動漫《灌籃高手》,主角是一名頂著紅色亂髮的高大男孩櫻木花道。櫻木花道極具打籃球的潛能,卻在上高中後才被挖掘才華,加入「湘北高中」籃球隊,成為隊裡的大前鋒。一場重要比賽中,比數僅落後對方球隊一分,櫻木花道在結束前最後一刻搶得投籃機會,拉直雙手將球往籃框擲去!

沒進。鈴聲響起,比賽結束,湘北高中籃球隊輸了。男孩們在球場上灑下懊悔的眼淚。隔天上學,櫻木花道打開教室大門,原本的紅色亂髮全數落去,僅留下一顆紅色的大平頭。同學們驚呆了,問櫻木幹嘛如此?櫻木說:「因為我害球隊輸了。」他認為湘北隊沒能贏球,自己是罪魁禍首。「臭美!」此話一出,旁邊一位人氣也旺的籃球明星流川楓緩緩飄過,「是我昨天沒打好!」

嘖,櫻木和流川雖然平日就不對盤,幹嘛連輸了比賽這種黑鍋都要競爭啊?

這就是一種自我中心的情緒反應:高估了自己的重要性,把「我」放到災難核心的位置。

我們所以為的狀況,其實都只是我們的想像?

作者指出,我們的「自以為」把心裡的幻象,等同於真實情況。(圖/pakutaso)
作者指出,我們的「自以為」把心裡的幻象,等同於真實情況。(圖/pakutaso)

年輕的大學生也發生類似的狀況,她告訴我,每次假期結束要離開家前,母親總會拖著她,抱怨弟弟交的女朋友。身為姊姊的她,其實一點都不想聽母親說這些與她無關的瑣事,尤其弟弟的女友又還沒進自家門,母親就常常擔憂地彷彿已經產生多麼嚴重的婆媳問題。她好想讓母親閉嘴,卻又心疼母親的眼淚無處可訴,弟弟根本不管母親這些擔憂,父親更是只會在旁邊看報,像根木頭一樣。

聽久了,她對母親過多的情緒實在感到厭煩,卻又彷彿對母親的心情感同身受,心裡浮現了想要勸弟弟離開女友的想法。

「我該怎麼辦才好?」她問我。

我反問她,如果撇除「該怎麼辦」,她心裡「想怎麼辦」?

「當然是不要聽太多,趕快按照時間去坐車呀!」她說。母親時常叨唸到她幾乎趕不上北上的火車。

「既然已經『想這麼做』,沒辦法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呢?」

「嗯……這麼做好像十分無情,好像把媽媽丟下不管,好像……」

「所以如果你真的去坐車了,她會怎麼樣呢?」

「她會一直哭啊,沒有人聽她說話她很可憐啊,她眼睛已經很不好了,還這樣哭怎麼行呢?」

「爸爸不會聽她說話嗎?」

「當然不會啊!」她回得斬釘截鐵:「我爸都做他自己的事,哪有可能管我媽?」

「有沒有可能,是因為你佔了那個關心媽媽的位置,所以你爸就不需要去做這件事了?」

她用狐疑的眼神看我,「有可能嗎?」

是呀,有可能嗎?有沒有可能,我們所以為的狀況,其實都只是我們的想像而已?有沒有可能,是她「想像」自己是世上唯一關心媽媽的人?有沒有可能,是她「想像」爸爸沒有能力關心媽媽,所以才自以為正義地佔據那個需要保護母親的位置?有沒有可能是她讓自己「內在的想像」等同了「外在的現實」,導致她在許多擔憂害怕中,無法執行自己真心想做的行動?

記得在「內在想像」和「外在現實」之間也畫上界限

這是一種因為「自我中心」的情感特質所引發的「現實等同」狀況:我們太焦慮於周圍可能發生災難,又太看重災難與自己之間的關連性,便覺得倘若自己沒有做點什麼,災難就有可能真正發生。我們的情感困在內心的「自以為」,便把其實存在於心頭的幻想,等同成為現實。

現在的年代,常常有人喊著要記得畫出界線,但與此同時,我們是否也檢視過,自己有沒有記得在「內在想像」和「外在現實」之間也畫上一條界限?是否清楚地明白,某些東西或許只是我們自己的想像,而不見得是對方的意圖?

這是在思考「我和你」之間的界限之前,更重要的一件事。

【自我中心效應】

過度想像自己與災難發生的關連性,所形成的情緒反應,目的是藉此來維護內在自我的重要性。

「自我中心」的概念,在心理學中最廣為人知的,是認知發展學者皮亞傑(Jean Piaget)所提出的「自我中心主義」。皮亞傑透過「三山實驗」發現,兒童有以「自己眼睛所見」來推論「他人所見」的傾向,是一種以自我為中心來看待世界的現象。後代學者則認為,除了兒童時期以外,青少年及成年親密關係中也能觀察到類似的狀況。

在這裡,我們則特別聚焦在情緒議題上,探討以自我為中心的災難化想像,如何蔓延到日常生活當中。

作者介紹|許皓宜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博士,現任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從2005年開始接觸精神分析理論,卻每年都對精神分析有不同的領悟。《情緒寄生》讓她回到一個心理學家「我」的視角,透過他人與自身的故事,更多的自我揭露,引導讀者更進一步地理解和接納自己的情緒。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遠流《情緒寄生:與自我和解的34則情感教育》(原標題:自我中心效應──想像自我的重要性,可能導致災難)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