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登山能學到什麼?聽聽首創國內「冒險教育」的他怎麼說

2015-08-26 17:37

? 人氣

老師帶著學生親身體驗登峰(圖/格子外面出版社提供)

老師帶著學生親身體驗登峰(圖/格子外面出版社提供)

在台大開了一門「獨處與生命反思」課程的謝智謀,他用了一種很特別的上課方式,來讓你思索生命,謝智謀的課不是在課堂裡拿著哲學家的書來思索人生,而是把你扔到深山裡,讓你「跟自己好好相處」。

以下將摘錄小謀老師《登峰》一書中:「獨處」篇章,了解他如何透過「獨處與生命反思」課程,讓學員在過程中反思生命、接納自己、找回自己、重拾自信。

獨處

有時我會設計一小段路讓學員獨攀,希望他們在這一段時間裡享受與自然、與自己的相處時光,也整理這些日子以來的學習歷程。

現代的人習慣用社交或網路來填滿空白時間,很少把時間留給自己。所以,我在體大與台大開了一門三學分的課「獨處與生命反思」,讓學生一個人在荒野中獨處七十二個小時,沒有手機,不用唸書,也不用趕作業,單單只有自己和大自然。

活在忙碌的世界裡,我們內心充滿太多雜念,太多來自外在堆積的價值觀。我們聽到很多聲音,網路、媒體、同儕、長輩、父母……來自四面八方,不斷告訴我們,要成為一個怎樣的人,過什麼樣的生活,卻很少單單聽自己內心的聲音。

我們不缺乏刺激和資訊,缺少的是消化與反思生命經驗的時間。唯有透過內省,才能找到自我存在的意義。如果只是不斷學習,而不去經歷整合和內化的過程,最後只會變成一堆無用的資料,堆在腦袋等著腐朽。

讓生命對自己說話

獨處是面對很深很深的內在,也可以看見很暗很暗的自己,嘗試尋找很亮很亮的未來。在三天獨處的日子裡,單單一個人,不需要偽裝些什麼,也不需要向誰解釋,只要好好和自己相處。這種生命經驗是一種自我對話、澄清與超越的階段。在荒野中獨處,可以放慢人的腳步,讓人好好與自己相處,也能夠真正面對自己,它是一種自我療癒的歷程。人單單在大自然的懷抱中,享受被大地接納,鳥兒與你對話,大樹對你搖動。看似一個人,卻有豐富的陪伴。

在這門課我想讓學生體會的是,當一個人靜下心來獨處時,才能聽到生命其實一直在對自己說話。

課程結束後,會安排學員彼此分享獨處的感受。有位學生分享,他到達位置後,開始急躁地搭帳棚,我說:「你在急什麼?這又不是搭帳棚比賽。」他想了想,有點不好意思地笑出來。其實每個人都和他一樣,從小到大被灌輸「快」「競爭」等觀念,這些字眼已經滲入我們的皮膚、血管、心臟,一直到靈魂深處,成為潛意識的一部份。即使在一個無壓力的狀態下,我們仍會不斷逼迫自己、虐待自己的心。獨處就是讓人有機會安靜下來思想自己是誰,為了什麼活著。

找回生命的價值

某一年的高普考放榜,有一位國立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因為屢次考試都名落孫山,心裡的壓力過大,落榜之後沒多久,她將一本本厚重的公職參考書疊高,踏著書,獨自一人在住處上吊自殺。她不是唯一特例,許多考生將考上公職當成人生的全部,唯有考上公職,才能得到存在的意義。如果考不上,就沒有生存的價值。

我在一個家暴的家庭中長大,中學時誤入歧途被保護管束;長大後幸運地浪子回頭,成為一個教授。然而無論處在哪一階段的我,都有其存在價值。我的價值不在於我失去什麼,或擁有什麼,而是單單身為一個人的存在,我謝智謀就是有價值。今天我不是教授,我也有價值,我只是一個工人,我也很有價值。

獨處這門課,就是要教我們找回自己,也唯有在找回自己後,才能去包容各種不同的人。我們不會用異樣眼光來看待—與自己不同身份、不同工作、不同地位、不同收入、不同家庭成長背景的人,會學著去愛他們;我們會接納那些人,因為我們也接納了自己。

登山冒險 圖/udeyismail@flickr
登峰是為了自我實踐力的提升(圖/udeyismail@flickr)

獨處時候做什麼

開這門課並不簡單,有些人以為獨處就是把學生丟到山上,任其自生自滅,只留下一顆排球陪他,三天後再接他回來,讓他體驗一下「荒島求生」的感覺。如果我這樣做,大概馬上就會收到家長寄來的存證信函吧。

光是選擇獨處地點,就是很大的挑戰。必須是無人干擾的曠野,水源供應要足夠,還要考慮安全性。我們會評估學生是否具備完成獨處的身體與心理能力。開始前,會進行課程訓練,背包怎麼打包、貓洞怎麼挖、獨處的時候可以做些什麼、怎麼搭帳棚、遇到野生生物怎麼辦……。

除了自己的專業外,我還邀請了五名指導員提供技術、補給、安全上的照護與緊急應變處理,我才有勇氣開這門課。畢竟在四天七十二小時的時間內,你要在看不到學生的情況下,顧及他們的安全,那種壓力是很大的。

當學生進行獨處時,指導員和老師也不是閒著沒事做。我們每天會定時觀察學生的狀況,他們若有什麼需要,會寫在紙條上,放在約定好的步道,用石頭固定住。指導員會依據學生的需求補充水分、食物與裝備。巡邏時,若學員剛好碰見指導員,雙方會保持沉默,眼神盡量不接觸。

學員之間的位置,以吹哨子可以聽見彼此的距離為佳。基地營的設置必須聽得到最接近學員的哨聲,並且以每個學員都能單獨到達為準則。若發生緊急狀況時,學員會吹哨子,其他學員聽到哨聲,也會跟著吹哨,一個傳一個,立刻傳回基地營。

而在基地營,指導員會討論與記錄學生的狀況,安排值班與守夜的人員。晚上也沒辦法睡好覺,徹夜掛心著學生的狀況。獨處結束後,會安排學員在團體中分享自己的感受。

我們發給每位學生一本空白筆記本,請學生將這幾天的感想,用自己喜歡的方式記錄下來。有學生寫了一封信給一年後的自己、有學生畫畫、有一個女學生寫了四首歌,後來畢業論文以自己的生命為主題。還有一名學生分享,自己一直陷在課業的壓力當中,長期頭痛與失眠讓他身心都快到達崩潰邊緣。經由這幾天的獨處,讓他進行一連串的反思:個性上的軟弱、與家人的關係、在意別人眼光、完美主義等。過去一直壓抑的種種負面情緒都在這次獨處中得著釋放,重拾對自己與未來的信心。

如果你也活在忙碌之中,在工作或家庭的壓力中迷失,不妨安排一趟獨處假期,把所有會讓人分心的事物都拋下,好好和自己約會,和靈魂對話。那種美妙的心靈感受,不消我多說,留給你慢慢咀嚼。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出版社格子外面《登峰:一堂改變生命、探索世界的行動領導課》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