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32歲了,還在實習。」無薪實習生排著隊,等著進入夢幻職業的窄門

2015-06-08 18:06

? 人氣

只有當實習生,才能沾上夢想的邊(圖/ getty.com)

只有當實習生,才能沾上夢想的邊(圖/ getty.com)

她們端茶水、送報紙、整理簡報、聽打逐字槁⋯⋯但是她們不是剛剛畢業的菜鳥新鮮人,而是已經在社會上打滾好一陣子的資深實習生。拿著票、排著隊,等著進入夢幻職業的窄門。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半熟實習生世代INTERN FOREVER

02

在紐約Parsons念時尚的Erica,最近才在一家精品品牌找到實習生的工作。本來她還和朋友描述著紐約生活的光鮮熱鬧,卻突然無預警地紅了眼眶:「我已經32歲了,還在實習。」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可是我真的不想做沒有興趣的工作。紐約的時尚產業競爭非常激烈,想要在這個圈子繼續混,我只有當實習生,才能沾得上邊。」

一心想在紐約時尚圈闖出名號的Erica,半年後,跑去當酒促賣啤酒了,她穿著熱褲端盤子,心中仍然懷抱著時尚產業美國夢。「還是得生活啊!」她無奈地說。但她寧可一邊打工一邊實習,就是不願意接受朝九晚五的工作。「我不是那塊料。」她肯定地說。

像Erica這樣的老大不小的假性職場「新鮮人」,被稱作永遠無薪實習生的一代,美國作家羅斯培林甚至寫了一本《實習國度》,描繪這個國度裡的實習生輪廓——她們受過良好教育,渴望有意義、有趣的職業,甚至相信自己擁有改變世界的機會。實習生的年紀,從20來歲向上延伸到30來歲;從歐洲延伸到美洲、亞洲;從電影等低報酬的創意產業,延伸到時尚業、廣告業、金融業、行銷業、醫療業⋯⋯甚至最近我們ELLE辦公室來的一批實習生中,也有個29歲的女孩,她做過編輯、電視劇造型師、設計師助理,卻願意放棄薪水,從實習生做起。「因為我想進時尚雜誌工作,但一直沒有機會。所以即使只是實習生的工作,我也想要試試看。」她堅定地說。

為興趣,不為錢工作

01
 

「妳以為我們是為了錢而工作嗎?」30歲,想要創業寫APP的Cathrine,曾經在電視台訂便當、做道具,也曾經在公關公司熬夜裝訂新聞稿。儘管她的人生報負是開創台灣的下一個憤怒鳥公司,但她的履歷表截至目前為止,依然只有四次實習生的工作。

「可能對某些人來說,做個安穩的銀行行員就很棒了吧,但這並不是我的價值觀。對我來說,成功不是妳賺了多少錢,而是妳對所做的事情有沒有熱情。雖然這些工作沒有薪水,但我都能夠在其中學到一些東西。」她聳聳肩說,儘管她的爸媽並不能理解女兒到底想要「實習」到甚麼時候。

像她這樣的女孩並不少。如今各個城市的實習大軍人數愈來愈多,正逐漸形成一個特殊階級。他們雖然口袋沒什麼錢,卻有自成一格的黑色幽默與驕傲。這些實習生們就像個亞馬遜河裡的冒險家,非得有一點樂觀和天真,才能夠面對鱷魚和猛獸,六天七夜不洗澡,還能哼著歌繼續向前走。走。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