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潮濕的罪惡之城!賭場、毒館堆疊而建,一段被遺忘的華人黑歷史

2015-06-08 16:11

? 人氣

黃昏下,俯瞰九龍寨城,與周圍的高樓華厦形成強烈對比。 出自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 ArchiMedia

黃昏下,俯瞰九龍寨城,與周圍的高樓華厦形成強烈對比。 出自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 ArchiMedia

附近居民也不敢靠近的舊日圍城,但以它為改造背景的電影、漫畫、遊樂場,卻讓日本、歐美人士著迷不已...

人,是一種善於遺忘的動物。當人們試圖從一位自稱前世生活在亞特蘭提斯的通靈者口中,想像消失的古文明時,貌似它的城市縮影—九龍寨城,已經沈寂。

九龍寨城曾堅毅地佇立在香港舊機場旁一百多年,在自己的身上烙下香港歷史的痕跡,卻在被拆除後,難以再現寨城風光。

在加拿大攝影師Greg Girard鏡頭下,寨城激發了全世界的創作靈感,以它為背景的電影、漫畫,甚至遊樂場,在在讓日本、歐美人士深為著迷。

Greg Girard1
夜裡的九龍寨城。當年香港年輕人都曾被父母告知,不可靠近寨城。Greg Girard攝於1987年

歷史留下的皺紋

隨著二次大戰和國共內戰爆發,大批貧民移入這個清朝遺落的九龍寨,上百個鐵皮屋出現在面積比大安森林公園還要小的此地(約0.047平方公里),自此,九龍寨城成型。

因地供不應求,房子疊了又疊,住屋分割再分割,許多居民住在一坪不到的隔板夾層,店舖、工廠與住家混雜,因擴建而縮窄的巷道需螃蟹走路、背貼牆面才能通過,街道上空更被大量交疊的鋼筋鐵架、私接管線覆蓋,即便白天,行走其中,也是昏暗詭譎。

Greg Girard2
九龍寨城裡的西城街,上方房屋堆疊、管線交錯,陽光照不進城。Greg Girard於1986-1992年,親身走入拆除前的寨城拍攝,著有《City of Darkness Revisited》一書

九龍寨城讓香港人不寒而慄的原因不只如此。在歷史大浪中,寨城淪為中英兩國維持和平、宣揚主權的籌碼,在中英輪番進軍攻城失敗,強行拆除房舍卻更加動亂後,此地變成香港政府不敢管、英國政府不想管、中國政府不能管的「三不管地帶」,最聞名的色情場所、賭場、鴉片煙館、海洛因館、狗肉食堂蓬勃興起。

Greg Girard3
海洛因吸食者。城內的光明街過去充滿毒品店舖,因店家為吸毒者點蠟燭指路而得名。因吸毒者稱吸毒為「充電」,故光明街又被吸毒者稱作「電台」。Greg Girard攝【吸毒一時、後悔一世,請遠離毒品】

即使如此,「就像是歷史留下來的皺紋。」Greg Girard這樣形容九龍寨城,並說:「在這裡的新移民別無所求,只要一個小小的安身立命之處…。寨城在看似惡名昭彰的外表下,事實上大部分運作地很好。」民國之後,寨城內甚至設置小學,據說是香港第一家新式學校。

Greg Girard4
寨城內的魚蛋工廠,是當時全香港魚蛋的最大供應來源。但環境髒亂,衛生堪憂。Greg Girard

然而,毫無都市計畫的違章建築、惡劣的衛生環境,及遠高於香港平均值的犯罪率,還是拉著寨城走向滅亡。1992年,垂吊的巨型圓錘重重擊向九龍寨城一角,短短2年,寨城被拆的不著痕跡,剷成公園,僅剩的斷垣殘壁像失去靈魂般躺在地上,唯有城內的老人院被保存下來,昔日的寨城風情不再,香港也乏人問津。

Greg Girard5
小朋友在九龍寨城的屋頂上寫功課。Greg Girard

九龍寨城的記憶重要嗎?

一時之間讓人產生平行時空的錯覺,九龍寨城的成長與殞落,像極了亞特蘭提斯晚期,表面看似和平,私底下卻充滿弊病,直到遭外力摧毀。

Greg Girard6
九龍寨城內的清朝衙門改建成老人院,上方鐵網為防範天外飛來垃圾而設。這裡也是當時寨城內唯一能看到太陽的地方。Greg Girard

然而,多年之後,如果香港世世代代不再記得九龍寨城,無法自我追溯歷史與文化,只能走上亞特蘭提斯的後塵,仰賴通靈者回憶昔日時光,今日的空虛與遺憾將再次襲來。

Hong Kong Historical Buildings
九龍寨城拆除後,老人院重返光明,成為寨城內唯一被保留的遺跡。出自Hong Kong | Historical Buildings 香港歷史建築

好在九龍寨城還有不少知音,在日本的漫畫家眼中,九龍寨城成了未來末日的最佳藍圖,並在動漫《攻殼機動隊》、《銀翼殺手》再現。

《攻殼機動隊電影版》虛構的未來都市「新港市」取材自九龍寨城

想親身體驗寨城風光,不妨找來梁朝偉的經典電影《阿飛正傳》品味,或走訪日本神奈川縣川崎市的Warehouse室內遊樂場,城寨style的一、二樓造景絕對讓你深入其境。

電影《阿飛正傳》的經典片段。梁朝偉扮演賭徒,整裝準備出發的狹小房間就在九龍寨城內

記憶是趟旅程,同時間,我們一起上了列車,卻在不同時間下車。然而,記憶不曾下車。記憶,永遠都在」。九龍寨城不僅是香港人,也是所有迷戀它的人的共通記憶,只要永遠保留記憶,生活將更豐滿且踏實。

*本文部份圖片經授權轉載自Greg Girard攝影集《Kowloon Walled City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