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親人性侵、他罹患重病還得照顧他,她終於情緒崩潰…「光腳的愛麗絲」陪她這樣走出傷痛

2018-07-30 10:23

? 人氣

「我有一個姐姐。她在27歲那年自殺了。精神科醫師診斷,她有解離性人格。姐姐也可能被性侵了。我們倆從來不談這件事情。我媽媽也走了。小時候,我一直很恨她。媽媽是不是默許這件事發生呢?要不然,為什麼從頭到尾,她都沒有插手?直到媽媽過世之前,我都沒有跟她和解。媽媽應該是帶著一份遺憾離開的吧!」

這是勵馨基金會培力的「光腳的愛麗絲」劇團成員之一蕙蕙的故事,2008年,「光腳的愛麗絲」開始招募團員的第一年,來接受諮商治療的她,就加入了溫暖姐妹情誼的這個不到10人劇團。

「光腳的愛麗絲」是勵馨「蒲公英」長年陪伴性創傷女性,用戲劇治療培力她們的扶持團體。勵馨協助性受害個案,有些長達5-8年,為了伸援性受害者,陪伴她們創傷療癒,進而支持這些倖存者,成為有力量的倡議者,是勵馨「蒲公英」協助遭性侵個案的終極理念。而如今這些成員已從倖存者,翻轉為活躍於反性暴力戰地前線的有力者。

「光腳的愛麗絲」成員都有她們自己的故事。侵害她們的可能是爸爸、傷害她們的可能是哥哥、讓她們蒙上一層陰影的,可能是舅舅。姐姐妹妹們每個都有同樣的性創傷生命議題,亟待自己勇敢面對。

「光腳的愛麗絲」成員Yang Young也有她自己不易縫合的童年創傷。「這種苦是除非自己走過,才有辦法體會。」加害她的對象又是親人。她藏住秘密三十餘年,是連夫婿和女兒都說不出口。直到她四十五歲那年,迫於無奈,必須照顧罹患重病的這個加害她的親人,終於情緒崩潰,不得不去正視這個一直在滲血的內心創傷。

Yang Young說出自己傷痛,也聆聽了姐妹們同樣令人心疼的故事。「原來這個世界上,有人跟我經歷過同樣遭遇。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原來我不孤單。

她們:從22歲到63歲

2008-2012年間是勵馨「光腳的愛麗絲」培力期。2013年度,始有大學生、社工、老師或是牙醫助理等不同職業的姐姐妹妹們,加入她們演劇行列。新加入者都是關注性別公義的戲劇愛好人士。「光腳的愛麗絲」團員,自此涵蓋了22歲到63歲的混齡者。勵馨十年演出《陰道獨白》,其中最後三年演出,已經由「光腳的愛麗絲」成員擔綱。她們接下來也年年參與,台灣版的陰道故事《拾蒂》演出;又巡迴各地的安置家園、少女中途學校和勵馨分事務所,演出其它性受害者故事。「我還能夠在這邊談我的事情,是背後很大支撐的力量。這不是我一個人能夠做到。很多人很多人幫我,才走到這一步。所以我想走出去幫助她們。幫助她們的同時,也在繼續幫助我自己。」Yang Young說。

你贊助,我捐款

用一杯咖啡的錢,支持「說不就是不」性侵防治運動,本活動所得贊助金額將捐助勵馨基金會蒲公英飛揚計畫。

2018/7/12~8/31贊助本文享雙重回饋
(1)  贊助送#metoo手札組,限量50份。
(2)  贊助加碼抽《暗室裡的光 勵馨走過三十年》抽10名

活動詳情 

責任編輯/林安儒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勵馨基金會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