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父母把所有資源給兒子,老了、病了卻都是女兒照顧?學者揭「家庭分裂」的背後真相…

2018-04-24 12:20

? 人氣

2015年11月,有一則新聞報導埼玉縣一戶人家的三女因為疲於照護雙親,加上生活困苦,因此和高齡的父母一起自殺。附近居民看到有人漂在河上,因而通報警方,從河中救起的女性被依殺人和加工自殺的嫌疑移送法辦。

報導指出,這名女性目前47歲,約十年前開始照顧失智的母親(81歲),全家只靠高齡74歲的父親送報的薪水過活,但父親因為身體狀況不佳而離職,一家頓時失去收入。

一位住在神奈川縣、年近50的女性看到這則新聞時,情緒不禁激動了起來。

「看到這則報導時,我發現這個沒有工作的嫌犯和我是同一個世代,而且她還是『三女』,這一點更讓我覺得自己無法置身事外。我感到疑惑的是『其他兄弟姐妹難道不能幫她嗎?』、『為什麼只有這個女兒要負責呢?』,我自己是三個小孩當中的老二,如果爸媽有一天需要照護,也不知道其他兄弟姐妹會怎麼想,所以我對未來其實充滿了憂慮。」

兄弟姐妹分別選擇自己的路,各自在不同的地方工作、定居,長大成人以後彼此的關係因此逐漸疏遠。這段期間在漫長的手足關係中,可以說是一段「空窗期」。即使如此,還是有一種狀況會讓彼此不得不面對面,那就是「父母年邁或過世」時──這可以說是讓手足關係擁有新開始的分歧點。

我們常說:「在父母眼中,不管幾歲,小孩永遠都是小孩。」就算父母打算一輩子照顧自己的孩子,但他們終究會老,不久後就會變成「被照顧的人」。一旦到了父母要接受照護甚至臨終的階段,就算兄弟姐妹彼此間的個性和生活差異再大,也不得不坐下來好好談談。有時候失去了父母這道緩衝,手足之間原本視而不見的「鴻溝」就會浮現在眼前。

如果是個性不合的外人或普通朋友,那麼大可以默默淡出,但兄弟姐妹可是骨肉至親,是如同外人卻又並非外人的奇妙關係。儘管平常可以視而不見,但是在照顧父母這件事情上,如果每個人付出的程度有天壤之別,自己是不是還能這麼瀟灑地假裝沒看到?假使兄弟姐妹有個三長兩短,其他人是不是還能視若無睹?要是自己遭遇到重大困難時,又是否一定要依靠兄弟姐妹?

如果兄弟姐妹長大成人後,彼此的生活水準極不對等,在照顧父母的階段以及之後的階段,就都要先商量、考慮清楚。

接下來我會列舉手足之間形成「風險」的案例來模擬將來的情況,進行解說。首先,是一位五十多歲的女性遇到「父母這道防波堤決堤」時的經驗。

(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圖/取自youtube

【案例】擔心哥哥從靠爸媽變成靠姐妹的佐山小姐(化名)

自己開業的佐山小姐(58歲)目前單身,她還住在老家,已經照顧父母將近十年了。雖然有一個大她7歲的哥哥,可是他和爸爸不和,年輕的時候就離開家了。哥哥從小就不得爸爸疼愛,長大以後仍然心存芥蒂,而一直沒離開過父母的佐山小姐則繼承了家裡的一切,當然也包括照顧父母。

媽媽(92歲)在84歲那年被診斷出得了阿茲海默症,剛開始的兩年,她和爸爸一起在家照顧,可是後來媽媽病情加重,兩人都因為照護工作太辛苦而瘦了十幾公斤。不僅爸爸身心俱疲,佐山小姐自己也不得不因此犧牲工作。

只要媽媽的狀態一惡化,佐山小姐就要放下手邊的工作來照顧她。因為是自己當老闆,緊急時刻沒有人能接手,所以只好減少接單,可是一旦拒絕接單,訂單就會愈來愈少;如果勉強接下工作,一邊還要照顧母親,只會讓自己精疲力盡。在這種情況下,這幾年她幾乎處於失業狀態,必須動用父母和自己的存款來支付照護費和生活費。

另一方面,哥哥在外地結了婚,沒有小孩。他的工作不穩定,付了公寓的租金以後,他們夫妻的生活就只是打平而已。而且他們還貸款投資房地產,巴望以後可以當房東收租金,偏偏投資的物件看來本金不保,根本無法回收。擔心哥哥日子難過的媽媽,偶爾會和他們夫妻碰面,每次都會從微薄的年金當中拿一點零用錢給他們。

三年前,和她一起照顧媽媽的爸爸病倒,最後過世了,媽媽也進了安養中心,老家只剩下佐山小姐自己一個人。她會去安養中心看媽媽,同時也非常擔心哥哥和嫂嫂會來打老家的主意。哥哥和爸媽之前多少還有聯絡,但嫂嫂至少十年沒回這個家了。

儘管如此,爸爸過世後,他們夫妻好幾次來家裡,說什麼:「我們也搬回這裡住吧!」對長年在外面租房子的兄嫂來說,不必付房租的老家確實很吸引人。這幢屋齡30年、獨門獨院的房子,或許整修要花上一點錢,不過比起一直租房子還是划算多了。

可是在媽媽的照護上,哥哥和嫂嫂既沒出錢也沒出力,爸爸的喪葬費用還全都是佐山小姐自己付的,她用顫抖的聲音說道:

「光是提到哥哥,我就氣得渾身發抖……」

「我覺得他們夫妻就是擺明了沒錢,別人也不能拿他們怎麼樣,就像當爸媽的付不出小孩的營養午餐費還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我覺得他們真是無可救藥的麻煩人物,早知道會變這樣,我還寧願自己是獨生女。」

從那之後,佐山小姐就罹患了自律神經失調,身體變得很差。但直到現在,她還是堅持一個人照顧媽媽,拒絕讓兄嫂搬進來。

「如果三個人住在一起,以後一定會變成我要照顧他們夫妻倆。假使真的這樣,那我的人生豈不是一輩子都在照顧別人?嫂嫂去安養中心看媽媽的時候,簡直就像去動物園看動物一樣,隨便瞄了幾眼就走。我非常肯定,如果有一天我先倒下,她是絕對不會照顧我的。」

作者|平山亮、古川雅子

平山亮:1979年出生於日本神奈川縣。美國奧勒岡州立大學人類發展與家庭學系研究所博士,專長為家庭與生涯社會學、社會心理學。現任東京都健康長壽醫療中心研究所‧福利與生活照顧研究團隊研究員。

古川雅子:1972年出生於日本栃木縣。上智大學畢業,現為報導文學作家,寫作題材主要是與癌症‧失智症共處、科學與社會、震災與群體等。目前也為雜誌《AERA》的專欄「現代肖像」執筆。

本文經授權轉自聯經出版公司《手足風險:當我們慢慢變老,兄弟姐妹究竟是我的資產,還是負債?找回親情與現實的平衡點》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