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江美琪》為何要等老爸過世,才後悔沒說過愛他?人生比歌催淚,她道出闖蕩20年最痛體會

2018-03-06 11:00

? 人氣

「我有時候覺得很奇怪,我們小時候很依賴父母,長大之後當父母需要我們,我們卻把他放著,多問幾句我們好像就覺得煩、很囉嗦。那一次大吵,突然就變成爸爸死掉前,我跟他最後一次講話,很遺憾...真的很遺憾…」

上一秒還開心談著兩歲兒子的淘氣行為,話題一轉到過世的爸爸,總給人開朗形象的歌手江美琪,情緒「轟」一下潰堤,顧不得還在受訪,淚珠一顆接一顆滾下。很多人封她是「療癒歌后」,但褪下光鮮亮麗的藝人身分,她的生命就跟大家一樣跌跌撞撞,來不及說的愛、慢慢學會大膽說的愛、以及那段來得剛剛好的愛…種種痛心和暖心,讓當年那個「只要我開心就好」的懵懂女孩,成了用歌聲為無數人、更為自己療傷的女人。

爸爸腦中風四天猝逝,來不及說出的愛成了最深遺憾

一九九八年,小小年紀的江美琪在「MTV新生卡位戰」奪下第四名,清新歌聲很快就得到知名音樂製作人姚謙注意,隔年正式發行第一張專輯《我愛王菲》。專輯投入四千萬重金製作,同步發行寫真書、系列電影,更一舉入圍第十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

事業如日中天,但這個獨自來台北打拚的小女孩,卻漸漸與家人疏離。爸爸天天不辭辛勞為她燉冬蟲夏草補身,再晚都等著她回家,但當時的她,一心只顧著探索外面的世界。回到家爸媽關心多問幾句,她就覺得煩,「講好多遍他們還要一直問,算了,不如別講。」那時候的她從來沒想過,有些話不趁早講,真的會來不及。

某天,江美琪趁著工作空檔回家,爸爸喊著不舒服卻拒絕看醫生,她一生氣就跟爸爸吵了起來,就診的事也就這樣擱著了。沒想到一周後,她結束排演音樂劇後看到好多通未接來電,一回撥才知道,前幾天還跟她一句來、一句去吵架的爸爸,忽然腦中風住進加護病房,如今已是昏迷狀態,什麼話都無法跟她爭了。寸步不離守著爸爸短短三、四天,最終依然被迫放手。爸爸就這樣走了,任憑她心裡有多少抱歉與自責,自此都再也沒機會當面訴說。

「我覺得是不是老天爺安排好的,爸爸跟哥哥的離開,都是在我工作中…」話講著講著,她眼眶裡的淚大顆大顆滾落,再怎麼抬高下巴,就是止不住。分離前那次衝突,竟然就這樣成了父女最後一次對話。「如果我好好講,不要發脾氣」、「如果我當初堅持帶他去看醫生」每一句懊悔、每一句哽咽,都是她永生難釋懷的遺憾。人生最痛的並非失去,而是後悔了,卻再也沒有機會可以補償。如果能早點明白有些事情終會失去,或許當初的她,能做出不一樣的決定。

(圖/索尼提供)
憶起當年與家人間的點點滴滴,她幾度停下來,若有所思看著遠方。(圖/索尼提供)

愛要及時說,回家抱媽媽說「愛她」成了最甜蜜的事

「可是親愛的,你怎麼不在我身邊/我們有多少時間能浪費/電話再甜美,傳真再安慰/也不足以應付不能擁抱你的遙遠。」江美琪經典金曲《親愛的你怎麼不在我身邊》,看上去是情歌,但字字句句也同樣道盡了一瞬間就失去爸爸的心情寫照。

爸爸已經過世十多年,心裡那道傷口卻始終難以復原。無論多努力用滿滿的工作填補心中的空洞,失去至親仍是最深的缺憾。情緒稍平復後,她接著說:「不過,我爸爸的離開,讓我跟媽媽之間的相處改變蠻多的,我覺得開始覺得那些關心是溫暖的,不再覺得煩,也樂於去告訴她我在做什麼,即使問很多次,我還是會回答。」

「越親的人,你越是會對他放縱,因為你覺得他們會無限包容你,而且一直不會離開。」失去爸爸後,江美琪才明白過去的自己有多麼揮霍那些從未留心的關懷,也開始珍惜與媽媽的相處時間,每一分、每一秒都不帶保留地表達自己的愛,如同《親愛的你怎麼不在我身邊》的歌詞說的,抱不到遙遠的爸爸了,但至少,媽媽還在身邊。「現在我回娘家都會抱抱媽媽說愛她,雖然她都說『噁心』,但我知道她一定是開心的。」

她也提到,現在的年輕爸媽能自然地親親、抱抱孩子,但對多數上一輩的父母來說,那是不自在的。一次又一次的問你都在做什麼、有沒有吃飽,出外的孩子回家的時候,煮上一大桌好菜,那正是他們表達愛的做法。沒說出口的情感不代表不存在,失去摯愛,反而讓一向「家人擺最後」的她學到這一課。

「我最愛吃媽媽做的燒酒雞,但她雞酒都超濃的,我會在第二輪、第三輪,那個酒氣會變甜,我超喜歡。還有滷豬腳、薑絲炒大腸…」原本眼眶還紅紅的,一提到媽媽做的菜,她擦乾眼淚滔滔不絕炫耀起來,從前孩子般的直率性格依舊在,卻因著這些遺憾,多了些感性與珍惜。

當媽後,小美也經常在網路上曬出兒子睦睦的「萌照」。(圖/取自江美琪Maggie臉書)
真愛總是出奇不意地到來,幾年前,江美琪遇上了現在的老公,後來更有了愛的結晶──兒子睦睦。(圖/取自江美琪Maggie臉書)

幾年前,江美琪也晉升為人母,兒子睦睦現在已經兩歲。雖然常常被頑皮的孩子氣得抓狂,但這份新職業對她來說依然是甜蜜的負擔,「我們都會親嘴巴、親臉頰,有天要睡覺我就跟他說晚安,然後親他額頭,隔天早上他也開始要親額頭。雖然有時候讓你氣到不行,但更多時候會覺得好可愛。」不只學會主動對家人表達愛,兒子的出現,更讓江美琪開始體會到,一個主動的擁抱、親吻,能帶來多大的溫暖。所有的辛苦,好像只要摯愛的家人一個小小的撫慰,就能消失得無影無蹤。

江美琪始終深信,睦睦是爸爸投胎來陪伴她的,而當年那些來不及說出口的愛,如今她也用力表達給媽媽、表達給睦睦,表達給所有家人。或許唯有失去過,才能深刻體會,還有機會、對象能夠表達自己的愛,那是多麼、多麼幸福。經歷這些傷痛,現在的她,正努力實踐著這件事──把握每個能說出愛、給人關懷的機會。

曾經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卻那麼巧遇見了真愛

如今看來好像過得幸福美滿,但其實這一路以來,江美琪在情感上遇見的關卡不只失去爸爸,還有對自己的「信心缺乏」。幾年前她嘗試去催眠,在過程中意外想起小時候總被鄰居阿姨取笑「醜八怪」、「妳姐姐比較漂亮」,種種大人的玩笑話都是成長過程以來深埋在她心中的傷,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也因此在感情中,她始終不太敢表達、沒有安全感,不只對於親情,愛情也是這樣。

談起過去幾段情史,她認為自己總是因為太沒有安全感、太想黏著另一半,給對方很大的壓力,也因傷了人,最後傷了義無反顧付出所有情感的自己。

「我覺得特別是女孩子,會希望有歸屬感跟踏實感,每段感情我都以為那是走到最後的人,如果不是,那就會很傷。」

失去的那種痛,不會因為多經歷幾次就變得緩和,每段感情結束之於她都彷彿天崩地裂,也讓難過得拒絕再打開心房。「不過我的獨處能力,好像就是在每一段感情空窗裡練習出來的。」以前一個人看吃飯、電影都覺得不自在,只覺得身邊的人一定都覺得自己很可憐,但後來她才發現,那才是一個人最能沉澱與成長的時間。愛自己、學會跟自己對話,都是需要練習的。整理好自己的心態,也才有辦法在對的緣分來臨時,準確地接住。

三、四年前,原本已經覺得不想談感情的她意外遇見現在的老公──吉他手林振益,跌破眾人眼鏡,交往半年閃電步入禮堂。問她為何選擇了他?她嬌羞地說:「以前我一直努力改變自己適應另一個人,現在我調整好自己了,也遇到有共識走下去的人,那我想就是他了。」不早不晚,這個將相守一生的伴,就這麼出現在最剛好的時候,讓江美琪重新敞開心扉、展露被歲月修修改改過的愛人方式。

在演唱會上,產後復出的小美用不一樣的心境、同樣的溫暖歌聲再次療癒歌迷。(圖/取自江美琪Maggie臉書) 
很多人說聽江美琪的歌會哭,或許正是因為她唱的不只是歌詞,而是人生最真實的情感。(圖/取自江美琪Maggie臉書) 

學會被愛與愛人,是一輩子的作業

現在的她,努力做個好太太、好媽媽、好女兒,以前是家裡的小公主,現在她捲起袖子開始下廚,「以前什麼都不會,現在我會弄一些咖哩飯啊、海鮮義大利麵。」她邊說邊撥撥受訪前吹好的捲翹瀏海,大多以短髮示人的她,從前給人感覺青春外放,如今增添了幾分內斂與知足。

「不用強迫自己做到一百分,但總要做做看。」直面內心的傷,敢於放開心胸體會愛人與被愛的感受,如今的她做菜還是比不過媽媽、照顧孩子還是偶爾脾氣暴走,但因著過去種種挫折與成長,她依然大步邁在更好的人生道路上。

「最溫暖的改變,是不知不覺的改變/不是妥協,而是了解/人不可能完美,難免有缺點/越過眼前,看得更遠。」

她說新歌《溫暖的改變》就好比自己這一路的人生寫照。傷痛或許無法消失,卻能轉化為生命最有力量的養分,有些愛或許來不及對爸爸說,卻能轉個方式奉獻給如今還在身邊的親人、愛人。這或許就是經歷失去後,她最大的收穫。

十多年來以歌聲療癒我們的江美琪成長了,那麼我們每個人,是否也同樣因著歲月帶來的的種種失去與獲得而成長了呢?

責任編輯/蔡昀暻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鐘敏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