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影片》讓眾人看傻眼的最強快嘴!每3秒賣一籠菜,將失傳的珍貴「糶手喊價」技藝

2017-10-05 10:30

? 人氣

一陣又一陣喊叫聲此起彼落,這群蔬果拍賣員眼觀四面,雙手不斷像眼前圍成一圈的蔬菜批發商比出數字,這外人絕對看不懂的場面,是花蓮蔬果運銷合作社每天都會上演的日常。

不同於其他縣市的批發市場以全面機器化,這裡依然保留著最傳統的人工喊價拍賣,而這群喊價喊到幾乎破嗓、擔負維持供銷價格平衡重任的「糶手」,如今只剩5個人......。全台已經沒多少人知道的珍貴職業,讓我們一起深入花蓮探探究竟!

何謂糶手?糶,音同「跳」,有出售穀物之意,因此糶手的意思即為拍賣員,即是買賣雙方的仲介協調角色。「我們是菜販跟農民中間協調的人物。」其中一位大哥韋傑笙這樣跟我們形容自己的工作。價格太高會賣不出去、價格太低則被農民抗議,喊到破嗓根本沒人關心,這正是這份工作最難以言說的艱辛。然而,也因為這樣堅持「傳統」,在句句宏亮的喊價聲中,花蓮蔬果運銷合作社顯得更加與眾不同。

嘴動手也動,這份少見的工作有著難以想像的艱辛。
嘴動手也動,「糶手」這份少見的工作有著難以想像的艱辛。左為吳振益,右為韋傑笙。

每3秒就銷出一大籠蔬菜,超強叫賣技藝全靠經驗跟腦袋

市場裡每天有近千籠菜要賣,搞懂每樣菜的市場行情,也是大哥們的重要工作之一。
市場裡每天有近千籠菜要賣,搞懂每樣菜的市場行情,也是大哥們的重要工作之一。

果菜市場李放眼望全堆滿各種蔬果,糶手吳振益操著熟練台語,先喊出蔬菜原價,接著專注觀察承銷商細微的比價手勢,嘴裡念念有詞各方出價價格,宛如大珠小珠落玉盤,直落不止的明朗節奏,決定市場的供需菜價僅在彈指間。根據大哥的說法,平均每3秒就結標一大簍的蔬菜。這份工作不僅考驗嗓音、反應,承銷商有時將出價價格隱約比在胸前、有時稍稍用腳擋住比出數目的雙手,糶手更需要超強觀察力才能不漏掉任何一次的出價。畢竟攸關錢路,到時引起糾紛可就麻煩了。

每個競標的人會用手隱密比出自己的出價,這時糶人就得發揮敏銳的注意力,時時看到大家的小動作。
每個競標的人會用手隱密比出自己的出價,這時糶人就得發揮敏銳的注意力,時時看到大家的小動作。

「我們的責任就是把菜喊到它應該有的這個價格,」吳振益認為,農民的把他們辛苦的結晶交給他們,代表農民依賴糶手,把東西交易出去,「假如東西可以喊到30塊,我不能在28塊的時候,去把它放掉。」

靠天吃飯的產業,倚賴糶手的口頭斡旋;每天早上抵達果菜市場,吳振益都會和農民聊聊天,了解田間作物收成情況,釐清是否因天氣因素波及菜況等,這是每天下午兩點拍賣會前,糶手了解市場行情的例行公事。

不是賣越高就越厲害!平衡農夫和商人的利益才真正重要

日復一日投身蔬菜堆中,將近八百籃菜的產銷合作社,糶手要在農民期望、承銷利益中,當個稱職的天秤,秤出市場穩定價格。擔任糶手多年的吳振益說:「我們這邊算產地市場,每一個人都要負責拍賣很多種類的菜,跟台北的不一樣。」

如何兼顧農人與商人的利益,成為最公正的「中介者」,是糶手最重要的工作。
如何兼顧農人與商人的利益,成為最公正的「中介者」,是糶手最重要的工作。

「我的特色是速度快,而且我喊菜會彈舌,」韋傑笙大聲喊著,「大筒仔(青椒)」,以俐落急促的速度,鏗鏘有力地報價,彷彿故意讓吹好的氣球放氣般,隨著氣流四處飄落空氣中,配合著打舌韋傑笙講出最終成交價。

善用彈舌技巧於拍賣會,韋傑笙解釋,那「RRRRRR」的拉長音正是他拉高價錢的方式,因為糶手在牽價錢的時候,菜販也會想要如何出價,「只是我的速度讓他們沒辦法去想,他要聽我嘴巴比,不是他比我們唸。」

「因為你一站上去就代表農民,」韋傑笙表示,不是說喊得越高價,代表拍賣員越會拍賣,「所謂的拍賣員就是如何在這區的菜裡面,取到一個所謂的價錢的平均值的平衡點。」

珍貴技藝全台只剩5個人會,再喊還能撐幾年?

拍賣場上糶手宏亮的聲音,集眾人目光於一身,背後卻是破聲的代價。「真的很傷,因為我之前講話是沒有聲音的,」長期大喊的結果下,韋傑笙坦言,曾經喊到喉嚨長繭,現在看似宏亮的嗓音,其實至少要多耗上三倍的力氣。

長期喊價造成喉嚨嚴重傷害、價格喊高喊低都被罵,這份工作真的難做啊!
長期喊價造成喉嚨嚴重傷害、價格喊高喊低都被罵,這份工作真的難做啊!

敏銳的觀察力,極高的抗壓性,靈活的反應力,加上長時間的磨練,才會成為一名優秀的糶手,而這維持市場時價的靈魂人物,如今面臨失傳危機。即使後續有人來拜師學藝,但大多半途而廢。「已經斷層很久了,現在我們花蓮會拍賣的,現在的話只剩五個,」韋傑笙面容無奈表示,他們在喊也沒幾年,「我們的聲音,都已經破了啦,沒有所謂的高音。」

一場拍賣會平均耗時40分鐘,連珠炮式的喊價,有時也會喊到很無力,吳振益直言,譬如菜很漂亮,但因市況價格差,承銷商購買意願低,「菜價沒有辦法給農民一個合理的報酬,」農民就會不能接受;韋傑笙補充:「菜價喊不好,(農民)直接用三字經伺候。」

「這本來就是我們的工作,」吳振益認為,農民會覺得喊價喊得好是應該的,每一個拍賣員都背負著拿捏價格的壓力。儘管這份工作隨著時代演進變得日漸嚴峻,甚至可說是「吃力不討好」,這群默默守護農民的糶手依然守著最珍貴的傳統技藝,如同叫賣聲的一波波高潮,一次又一次的在市場裡發亮。

責任編輯/鐘敏瑜

喜歡這篇文章嗎?

張湘妮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