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德華影評】到底什麼是「TENET」?諾蘭是如何處理祖父悖論與命定悖論?其實答案只有四個字

2020-09-18 12:15

? 人氣

《天能》的故事是諜報片題材,卻是嶄新的手法,主角猶如「007」,只是在時空上,涉及過去與未來,加深了任務的困難與複雜。(圖/imdb)

《天能》的故事是諜報片題材,卻是嶄新的手法,主角猶如「007」,只是在時空上,涉及過去與未來,加深了任務的困難與複雜。(圖/imdb)

看完《天能》,是不是有點陷在故事裡的時間軸?你或許有點知道劇情在說些什麼,但又有些無法理解為何角色會如此進行?甚至被劇中的「演算機」技術、逆轉時間的「旋轉門」,還有物理學的「熵」,搞得有些頭痛?其實有點懂,又不太懂的觀影感覺很自然,如果你再刷或未來在串流影音線上看,或藍光、DVD版,重新播放來看時,感覺一定又不一樣。

這就是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的電影好看又耐看的原因,不過這次《天能》,諾蘭一樣操控「時間」,但是卻更深入時間哲學的思考,而此次比較不同的是,他在角色台詞上解釋名詞及所處的世界觀,並沒有做太多描述,甚至沒有解釋,「TENET」就像一個抽象的名詞,如主角被告知,只能送你一個字,「TENET」,那觀影就好好感受吧?下面愛德華的影評內容,會針對諾蘭在《天能》電影,想表達的「時間」概念,還有故事核心,做一些討論,如未觀影,請自行斟酌,或先閱讀:《天能》評價高還是低?故事劇情即使難懂也好看?

(編按:以下開始有劇透,介意的讀者請斟酌閱讀)

克里斯多福諾蘭表示,「《TENET天能》並非一部時空旅行的電影,但《TENET天能》處理的是時間,還有時間的各種不同運作方式。」他並非要做物理科學的電影來考倒觀眾,而是諾蘭的電影很求真,他執導的科幻片充滿想像,卻又接近未來科學發展。運用貼近科學的觀點來呈現,這是諾蘭電影,想求真的一個本質之一,除此,他喜歡以實際效果及外景拍攝,取代大量的電腦合成特效。可參考閱讀:操控故事時間的魔法師:克里斯多福諾蘭

了解諾蘭執導的電影特色,就可以知道求真是他電影技術及寫實的一部分;再來則是他電影的敘事方式,運用後設小說、非線性敘事的技巧,而《TENET天能》的劇本,更大膽地以線性故事包藏非線性敘事的結構,交錯玩「時間」,時間一直是他電影會處理的核心,而這一次《TENET天能》,比較減化各個角色的塑造、成長,把重點更放在「時間」哲學的思考上。

《TENET天能》是「祖父悖論」與「沒有祖父悖論」的爭執,未來的人類,如何看待祖先做的錯事,而想去改變翻轉。諾蘭劇中的觀點,接近「命定悖論」,亦就是「發生的事情已經發生了」,他認為,「發生的事情已經會發生,那活在當下就是在創造未來。」

因為時間是抽象的,所以諾蘭用自己的方法去解讀時間,用畫面剪輯去解釋時間的逆轉,讓觀眾感受「活在當下」的重要。最後一段凱特(伊莉莎白戴比基飾演)與薩托(肯尼斯布萊納飾演)的遊艇相處,還有尼爾(羅伯派汀森飾演)與主角(約翰大衛華盛頓飾演)的道別,都有這樣的味道。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