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納粹關進集中營、聞過毒氣室燒死人的氣味…她倖存了下來,終身為人權奮鬥

2017-07-06 12:21

? 人氣

她說:「請務必傾聽女人的聲音,墮胎是悲劇,無一女人會為此心喜,它自始至終都是悲劇。」

她是一位受到法國人喜愛的勇敢女人,有人說她的政治傾向右派,但魂靈卻是左派的。6月30日她的生命殞落,整個法國感到憂傷。法國總統將於7月5日為她舉行典禮,人們聯署盼她能葬於國家的先賢祠,7月13日將是她90歲的生日。

西蒙.斐依(Simone Veil),本名西蒙‧雅各布(Simone Jacob),於1927年出生,父親是建築師,曾在一次大戰經歷囚禁,母親婚後被要求放棄鍾愛的化學研究,於是她教育女兒要有自我獨立的工作;父親以教育孩子猶太文化為重,對父親而言,猶太是選民,但更應是「有思想」「愛讀書」的人。

三O代納粹主義興起,1943年蓋世太保抵達尼斯,家人製作假身份證決定分開躲在不同朋友家避難。16歲的她在街上被盤查,那是1944年3月29日她考試結束,被二名便衣監控,後來母女被送到德朗西再轉到奧斯威辛集中營,父兄被送至立陶宛,她再也沒見到他們,除了姐姐米露和她倖存,整個家庭遇難。

戰後她回巴黎,決定學習法律進入研究所,在一次滑雪假期遇見她的丈夫安托.斐依,婚後生活安定,西蒙在孩子稍大後想繼續學習,丈夫原不願她外出工作,但她仍如此堅持,她想起了母親,堅持自己想做的事。國家司法學校在1954年時還不存在,她必須上課實習兩年,訓練期滿,西蒙考試成為法官。當時女性成為法官是極少數的例子,其後她任監獄管理職務七年,在監獄她察覺到囚犯悲慘的生活條件,也關心囚犯的健康問題,並在監獄創建了心理醫療中心、圖書館。同時,她也處理非常敏感的歷史問題:阿爾及利亞囚犯與婦女的命運。

時序推進,法國由季斯卡‧德斯坦任總統,席哈克任行政院長,他請斐依擔任衛生部長。那時她已想到非法墮胎等社會問題,在此之前,女性若墮胎會被監禁六個月的這條法律,對西蒙來說簡直是極度不平等、殘忍。當時的醫療衛道人士強烈反彈,甚至有議員在席間暗指法案猶如納粹對嬰兒「安樂死」,她家裡的座車也曾被人噴漆侮辱。但漸漸地,她讓思想仍舊保守的法國人慢慢接受「合法墮胎」的觀念。斐依發表了第五共和國最受爭議的演講,在當年幾乎全是男性的國會提出此革命性的議案。

她說:「請務必傾聽女人的聲音,墮胎是悲劇,無一女人會為此心喜,它自始至終都是悲劇。」但為了保護女人的自主平等權,務必推動此法。彼時,女人墮胎被看作是一種「蕩婦」行徑,1971年甚至有《343蕩婦》上訴宣言。最後此案於1974年11月29日提交大會,熱烈辯論了三天,法案以284票贊成189票反對,於1975年正式生效。《斐依法案》使法國女性的自主生育權利受到合法的醫療保障,是女性運動史上重要的一頁。而今,歐洲某些保守極右思想甚囂塵上,西班牙波蘭等國甚至想走回「反對」女性合法的墮胎權,令人慎思。

斐依的政治生涯始於德斯坦政府,1979年6月德斯坦要求帶領UDF歐洲議會選舉捍衛歐洲價值觀,她成為歐洲議會第一位女主席(1979至1982年)。曾在集中營被德軍刺上囚號,聞過毒氣室燒死人的氣味,也在那裡見到母親死亡,一輩子的她都在對抗極端恐怖主義。在席哈克與巴拉迪爾政府期間,她體現了高於政黨為理想努力的女性堅毅,一位少見的沒有標籤的政治家。

作家艾默思‧奧茲(Amos OZ)在《愛與黑暗的故事》一書中寫下:「我將告訴死去的人和活著的人,猶太人和歐洲人的對話尚未結束,萬萬不能結束。」

總統為紀念她則寫下:「經過被驅逐不可抹滅的痛,失去父母兄長,但她活了下來,她一生為共和國而戮力。」巴黎女市長Anne Hidalgo希冀巴黎一重要地方以名字紀念她;她的集中營好友受訪回答:「西蒙說得很對,我們必須勇敢『說出來』,說出那個令心傷痛的歷史。」2005年冬天因一記者的邀請,她重返當年的集中營,人們害怕與她談論傷痕,包含她的家人,她只對記者說:希望帶著孩孫一起重訪被囚禁之地,正是這種「面對苦難」,想要「活下去」的勇敢,讓她繼續為歐洲做了許多事情

83歲的她被遴選為法國至高榮譽的法蘭西院士,至今第六位的女性《不朽院士》,在她獨有的一把法蘭西院士劍上,她要求刻上集中營的囚犯號碼《78651》,並銘刻了法國《自由、平等、博愛》與《為多元統合一起》的歐洲精神。她的左手被刺上猶太種族歧視的囚號,令人難以承受,然而「勇敢」、「寬容」與「愛」卻也深深印刻於她的生命。是以,我們知道歐洲歷史,不可能將西蒙.斐依遺忘。

作者介紹|CHIU MEi

作者目前旅居法國,她是法國高等學院講師,她以異鄉人的眼睛心靈,觀察思索,記錄生命。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文標題:西蒙斐依,一位勇敢的法國女人)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