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妳要壓迫自己?」戴上頭巾就是受壓迫?他們因信仰成為恐怖主義的代罪羔羊

2017-07-05 17:28

? 人氣

伊斯蘭齋戒月剛結束。世界各地虔誠的穆斯林在過去一個月,從日出後到日落前必須遵守「禁飲禁食」(沒錯,連水也不行),這是對身心的一大考驗,甚至在北方的國家,齋戒一天可以長達19個小時。聽起來或許殘忍,但這是他們信仰的一部分,是其中一個奉行伊斯蘭教旨意的方法。

伊斯蘭教是世界上人數成長最快的宗教,也遍布許多國家,在台灣也不難發現戴著頭巾的穆斯林,而你是怎麼看待他們的?當你看到戴著頭巾的穆斯林時,你心裡面想的什麼?

幾年前,我看了一部電影《我的名字叫可汗》,當時被這部電影深深感動,也在日記當中寫下了這段經典的台詞,好讓我銘記這樣的信念,

「別讓恐懼放大,否則它阻止你到目的地。

信念不是由顏色和信條決定的,是取自於行動與事實。

好人.壞人,無關宗教,膚色,語言。」

當時還不知道這是「伊斯蘭恐懼症」,只覺得這句話說得真好。

伊斯蘭恐懼症(Islamophobia),指對伊斯蘭或穆斯林的恐懼、厭惡、歧視及仇恨,多半是不理性的。20世紀初,伊斯蘭恐懼症情形愈發嚴重,可歸因於恐怖攻擊的經驗及陰影,也有人認為穆斯林人口在西方社會的增加也是重要的因素。911事件後,美國成了驚弓之鳥,歐洲也因恐怖攻擊人心惶惶,反伊斯蘭的仇視情緒隨之高漲,矛頭不僅指向極端的恐怖份子,也對準生活在西方社會的穆斯林,這是穆斯林面臨的嚴峻挑戰。

共同的考驗

人們所認知的伊斯蘭教及穆斯林深受媒體影響,媒體在這當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影響了我們如何看待他們。 

Dalia,一位信奉伊斯蘭、虔誠的穆斯林母親。十七歲時,她決定戴上她的頭巾,她的女性朋友都驚呆了,說「為何妳要壓迫自己?」這沉重女性主義壓力重重的壓在她身上。然而,她說她並非消極的接受父母的信仰,她透過鑽研古蘭經,去閱讀、反思、懷疑和質疑,這個過程是基於信任然後逐漸的臣服,她感受到神完全看透並瞭解她,而不計代價的愛她,然後,最終相信。

2001年9月11日,恐怖份子劫持飛機撞入雙子星大樓,震驚世界,看到新聞的Dalia也與美國人同樣憤怒的心想「誰會做這種事?」,然而轉了頻道,聽到的是「...穆斯林恐怖份子…」、「…以伊斯蘭教為名…」、「…中東襲擊…」、「…聖戰…」、「…我們應該炸掉麥加…」,這瞬間,不只她的國家被攻擊了,她也從一位公民淪為嫌疑犯,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害怕別人知道她是穆斯林。

自此事件後,美國的穆斯林飽受難熬的指控,有人說,「這個國家的問題就是穆斯林,什麼時候能擺脫他們?」,像是一顆腫瘤在美國的身體裡,恨不得把他們驅逐,這正是伊斯蘭恐懼症。

媒體確實有很大的影響力,不只有新聞報導這種形式,音樂及電影也可能是加劇恐懼的來源。我不確定媒體是否能客觀中立的陳述事實,但媒體可以選擇他們要給大眾接收的資訊。當負面資訊漫天而來,不可否認的,我們很容易產生負面的觀感。911事件的題材屢作為電影題材拍攝,雙子星大樓冒煙的景象我們並不陌生,而阿拉伯人、穆斯林也成為恐怖份子標準面孔。

伊斯蘭恐懼症也可能成為政治操弄的手段,侵蝕自由民主社會的工具。研究指出,當人們害怕時,他們會更容易傾向接受權威、順從與偏見,當人民接受大量有關穆斯林的負面新聞時,他們更容易接受對穆斯林國家進行軍事攻擊,以及限制美國穆斯林權利的政策。

這是真實發生的,在2001到2013年間,可以發現當反穆斯林情節上升時並非恐怖攻擊前後,而是在伊拉克戰爭前以及兩次選舉期間。Dalia說,「穆斯林就像是礦坑裡的金絲雀,我們或許是第一個感受到的,但恐懼的毒氣卻是傷害著所有人。」

而穆斯林恐懼症不僅是穆斯林族群的挑戰,更是全美國人民的考驗。「這是關於我們想要留給孩子什麼樣的美國?是一個可以藉由恐懼控制的國家?還是我們能有自由信仰的國家?」

穆斯林成了代罪羔羊?

關於穆斯林的爭議層出不窮,穆斯林本身成了極端恐怖組織的代罪羔羊,很多人直接把伊斯蘭教與恐怖份子、極端組織畫上等號,連某些國家的政策都看得到這不合理的歧視。

在今年一月,川普簽署《阻止外國恐怖分子進入美國的國家保護計劃》,頒布旅行禁令,宣布90天內,7個穆斯林為主的國家禁止入境美國,造成美國機場混亂、恐慌,許多民眾群情激憤在機場抗議此行政命令,要求撤回。川普宣稱一切為了國家安全,卻殃及了無辜的人,使他們無法與親人相聚。

在注重人權與平等的西歐國家也基於國家安全提出限制自由的相關政策。2010年,法國通過了禁紗令,禁止在公共場合穿著布卡(全身式的罩袍),雖然只有2000多名左右的穆斯林會受影響,但此舉引起穆斯林抗議,認為法國政府限制宗教及穿戴的自由,此法案也被認為將反伊斯蘭情緒擴大,加深公民間的緊張及偏見。

自911事件後,關於穆斯林遭到不合理對待的事件屢有聽聞。有伊拉克學生因為說阿拉伯語被趕下飛機、穆斯林學生發明的時鐘被認為是炸彈,甚至是因為伊斯蘭恐懼而導致了仇恨犯罪,無辜穆斯林家庭被殺害的事件,讓人不勝唏噓。

還記得《我的名字叫可汗》這部電影有一段情節是,在911事件後,美國的穆斯林成了被仇視的對象,穆斯林開的商店被破壞、穆斯林被毆打,他們變成眾矢之的。許多穆斯林選擇改名換姓、刮了鬍子,避免成為被攻擊的目標。我忘不了電影中,當Hasina的頭巾被Zakir摘下時,說的一句話:

「現在別再戴這個了,真主會理解的,但人們不會。」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 TEDxTaoyuan,原標題:伊斯蘭恐懼症:另一種形式的恐怖主義 (上)

責任編輯/郭丹穎

對職涯或未來出路有些疑問,需要過來人的建議?快來提問,讓學長姐幫助你!

請關注風傳媒特別企劃「學長姐說」,也歡迎加入FB社團進行討論!

請看 FB社團-學長姐說 !

學長姐說也歡迎讀者分享您的經驗,意者請將基本資料及文章寄至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