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來到這裡的女性,都有個悲傷的故事…他們這樣幫助婦女在遍體鱗傷後重生

2017-05-12 17:05

? 人氣

一個雷陣雨的午後,天氣沒有因此變的涼爽,反而讓空氣中有股難以呼吸的悶熱感。我接到小萍的電話,氣息微弱地說,她逃出了丈夫的家,在不知道是哪裡的超商門口,希望我去找她。

我們第一次的認識,她的口罩沒有離開過臉,像是臉上的一部份,對於我們談話總是有一句沒一句地應答著,對我而言,她沒有表示出眾人印象中的受暴婦女的樣貌,哭泣、憤怒、恐懼,反而比較像是個長期受傷後已不再相信愛的女孩,她當時也不過30來歲而已。

我努力地想要很快去理解早年父親酗酒、母親離家後,跟著阿嬤生活的小萍,從國中開始就跟著男友同居,過著打工的生活,因我的社工任務是要她去思考,告訴已經在庇護所住一個月的她得開始規劃未來生活了。在客觀上,小萍自立生活是無可避免的,於是跟她介紹了我們正夯的資源,婦女自立宿舍,認為只要提供一個穩定的居所,她就能離開先生,但她婉拒了我。她自己找到了一個遠房親戚家暫住,但不久後親戚擔心相對人找上門,乾脆與相對人聯繫,於是小萍又回到丈夫的身邊,這次她被拘禁在家中,禁止她與外界聯繫。

悶熱的午後,接到小萍逃出相對人家的電話後,我立刻騎機車過去印象中可能的超商門口,但未見她的身影,請了警察陪同我到她先生的家,也都找不著她,內心焦急的我只好沿著街道慢慢搜尋她的身影,突然間一個熟悉的眼神與我四目相望,於是小萍再次接受庇護安置服務。

這次,我很清楚知道小萍不適宜立即自己在外租屋生活,除了身無分文外,我知道小萍需要的是一個從來沒有過的經驗,一個穩定的愛與依附,於是我再次連接了自立宿舍資源。這次小萍沒有再拒絕我們,因為她知道也許我們該給彼此一個機會。

但屬於我和小萍的風暴在小萍住進自立宿舍後才正要開始。當我還慶幸著小萍很順遂地找到了工作,也在第一天就與同住室友建立不錯的關係,好像人生從此一帆風順,只需要等待離婚訴訟判決後即可。

小萍被解雇了,整個人被工作挫敗的經驗充滿,在現實生活裡看著同住室友與孩子的相處,看不慣室友的管教方式,投射了自己被原生家庭拋棄的心情,於是小萍與室友鬧翻了。在自立宿舍每個月定期的家園聚餐中,她不是低頭掩面,就是哭吼式地指責他人。我看著她再度將自己退回世界的角落,也選擇了不再相信任何人了。

過去曾有靈異體質的小萍,也不斷以鬼怪之說讓我再度以為她又卡到陰了。但我沒有驅魔或是收驚的道場朋友,有的僅是身邊其他相同信仰的同事支持,在求助其他同事後,我才猛然發現小萍卡到的不是第三空間的鬼,而是她自己心中無法跨越的創傷,裝神弄鬼只是一種防衛,一種不讓他人靠近的方式。於是我們決定愛包圍著她,建立小萍新的依附經驗,透過每週高密度的陪伴與關心,讓她知道過去的傷痛也許永遠都不會消失,但我們可以選擇用新的眼光去認識它。這時我才明白婦女自立宿舍,不單單只是需要提供一個住所,更重要的是給予婦女穩定支持的力量

(圖/作者攝|想想論壇提供)
婦女重新畫出自己的內在小孩(圖片來源:勵馨基金會)

根據衛福部105年統計全台灣受暴婦女庇護安置共476人,其中不乏像小萍一樣,在數次離家後才有可能選擇自立生活者,有些婦女可能是基於經濟、子女、情感,甚至宗族文化壓力而無法於一開始就毅然決然地離開受暴關係,於是也讓婦女在自己的來回擺盪中,產生了無力與習得無助感,一點ㄧ滴消失了自己的力量。

(圖/作者攝|想想論壇提供)
透過每月家園會議,重新認識自己與他人(圖片來源:勵馨基金會)

勵馨基金會從87年開始投入受暴婦女服務,這過程中我們看見許多女性的生命韌力展現與擴展,也心疼許多女性在暴力壓迫下的扭曲與消逝,因此我們在101年看見受暴婦女脫離受暴環境應該需要更多資源投入後,推展了多陪一里路的服務,我們肯定暴力危機期人身安全與庇護安置的重要性,但也發現當危機期過後,婦女要如何重新詮釋自己過去的傷痛,並站穩腳步再次帶著自己與孩子出發,則需要這社會投入更多的包容與理解。

(圖/作者攝|想想論壇提供)
媽媽親自製作給自己孩子的布書(圖片來源:勵馨基金會)

而目前在台灣,勵馨除了在高雄有一處由政府委託的婦女自立宿舍外,其他縣市都是由愛馨房東所捐贈的短期租屋處。我們仍強調能有更適合的房舍可以提供給受暴婦女一個家,協助她們有一個暫時安穩的中繼站,讓她們得以療傷、得以儲量(儲備能量)、得以重新出發。因為我們知道暴力風暴之後,仍有風雨,唯有陪著她們遮風避雨後,才能再見彩虹。

作者介紹|陳宛彤

財團法人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督導(2006迄今)、財團法人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社工員(2004~2006)、新女性聯合會(2002~2004)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女人想想】愛,是重新來過的起點)

責任編輯 / 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