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日作家陳弘美獨家採訪日本世界金氏紀錄主持人的他…改變電視節目從此開始

2017-05-16 09:20

? 人氣

他的人氣創下金氏記錄是因他在一周內主持節目的時間是世界最多的三十四小時十五分鐘(不包括廣告時間),也是擁有最多直播節目。在日本沒有一天不見他在電視上,從早到晚,各電視台的招牌節目都是他主持。

有趣不在難易,在表達方法

他主持的節目種類之廣也是無人可比,佔滿晚上黃金時間,如《上學去吧!》、《寵物世界》,都是給有學生的家庭全家觀看的;前述的《下決心》是給中、老年人及主婦;《朝Zuba》超硬派以新聞為主的雜聞秀,以及風靡世界的知識問答節目(始於英國,原名叫《Who likes to be a millionaire」》日文稱《Quiz Millionaire》,全部答對獎金是一千萬日圓。雖然是個全球化的節目,他獨特的調調是這節目的賣點。

他的影響力是,他主持的節目會引發社會現象,他說的話會成為流行語。比方前述在他中午的節目只要說「雞胸肉能助長肌肉發達」,下午超市就會賣光;「踮腳走路可刺激腦的活動」,傍晚在公園看到每個人都踮腳健步。電視的力量當天就看得到。

不過,他最大的貢獻是在於改變了電視的意義,使電視不再是「傻瓜的箱子」。

陳弘美:

我對看電視沒有罪惡感是自從看您中午的那個節目開始的。意思是,之前覺得看電視是在浪費人生,對不起自己。您的那個節目能夠將艱深的醫學理論,最新的醫學專有名詞解說到連中、老年觀眾不但懂,又實用、又著迷。比方我會在某時間鎖定一個節目那是第一次,也是第一次感到電視是一個學習新知識的機器。那個節目真是電視史的一個轉捩點。

另一個轉捩點是,中、老年主婦看的電視可以達到這麼高水準,那個節目是如何開創的?

Mino先生:

那個《下決心》節目開播的原因是當時NTV電台在那段總是拚不過別台,比如在家的年輕人鎖定富士電台的中午節目,於是我們開始研究觀眾層,只剩下中、高年的女性那個時間在家,而且發現她們大多轉來轉去沒有固定看那一台。

於是,我們就決定鎖定這一層。那中、高年的女性對什麼有興趣?美容與健康?吃什麼?什麼生活習慣可以美麗又長壽?我們鎖定這一類路線,但是一個重要的原則,必須具有醫學、科學根據才有說服力。

而剛開始我們工作人員和觀眾的水準是一樣的,在搜集資料時根本是一知半解,但就是不斷得去參加學會發表,領取資料回來研究。漸漸的發現了一些關鍵語,比方重要的營養素、荷爾蒙等,那就專對這些關鍵功效,以及如何應用在日常上作解說。

(圖/翻攝自youtube)
日本天王主持人參與SDN48第四張單曲演出《在麻布十番勸說duet with Monta Mino》。(圖/翻攝自youtube)

陳弘美:

我的家人大多是醫生但是每次問醫學問題,總是回答得很艱深複雜,「反正你素人聽不懂」,而您如何能將那些關鍵語解說到中、高年主婦不但聽得懂又有興趣的更想深入?

Mino先生:

在我的節目之前,電視界確實有那種風氣,好像把一件事說得非常簡單易懂,會被看輕,有損自己的地位尊嚴。但是那是錯誤的,因為你自己要先了解百分之百才有能力將它分解到最簡單、最低門檻讓人懂。

要誘導由淺入深就要站在觀眾的立場上想,用什麼方法最易解,那裡會比較難解?難解的地方如再把它分解其實不管再難的,只要有心、有智慧,一定都可以讓觀眾了解。

這是過去大家不肯做的,好像要講得愈難愈受敬仰。而我們走反方向,愈難、愈複雜,我們就用愈幼稚、簡單的方法一步一步解說,愈低次元的方法愈好。

一個比方,我在節目說明過,為什麼「多咀嚼」有益健康,因為慢慢咬可多分泌唾液,食物易消化,並且顎骨的運動會刺激腦的活動。就是這麼低次元的方法說明,不用專有名詞,但是觀眾不知不覺學到許多知識。這一點是我們最下功夫的地方。而且人一懂就有成就感,就會更有興趣看下去,也就是那個節目成功的原因。

陳弘美:

那個節目給了中、老年人很大的「自尊心」,覺得自己仍在上進,仍在吸收新知識,沒和社會脫節。不過,之後年輕人也愛看。

Mino先生:

如何和觀眾有一體感很重要,將觀眾全部帶進來一起參加。方法是要和觀眾同步,同樣的思考速度進行節目,所以,我們作了和觀眾互動的問答,一步一步引起更想知道下一步的好奇心。其實只要將心比心,自己怎樣會有興趣,就能了解觀眾的心。

這讓我想起第一次和Mino先生見面時,我隔著桌子和他打招呼,按照我寫的國際禮儀書內,我是後輩不應隔著桌子打招呼,但是因為當時他和別人在一起,我不好過去打擾,而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主動繞過桌子過來走到我的面前遞名片,以示積極誠懇。

他是長輩其實不需要這麼作,但是我知道他知道依他在演藝界的地位,一般人大概會緊張,所以他刻意比對方更態度低調,讓對方輕鬆。雖然只是一個他無意識的小動作,這不就是Prerentation了解對方的(觀眾)心情。

2
Mino Monta的說話速度就像平常和一般朋友閒聊般,輕鬆、自然。(翻攝自youtube

沉默不是空白的時間

雜聞秀有兩種主持人,站著的人和坐著的人。

現在日本流行站著主持雜聞秀的風格也是始於Mino先生。他的說話速度就像平常和一般朋友閒聊般,輕鬆、自然(但是不邋遢!這很重要!)並且他有一個特徵,有不少無語的沉默時間。(台灣電視台請參考)

日文有一個字「間」(讀音Ma),一件事與一件事,一句話與下一句話之間的時間上的間隙空白。他在節目中有許多不說一句話的空白時間,但是很奇妙,比方筆者是超急性,很討厭慢吞吞的浪費時間,但是從來沒有一次感到Mino先生不說一句話,全場無聲的時候是冷場,那個空白的時間並不空白,不覺得「你是忘了台詞嗎?」

陳弘美:

我覺得您主持節目最獨特的是在那誰都無法模仿的「間」。那個「空白」很像中文的「無為」,雖然不說話,但是是有意義的「無」,好像宇宙的黑洞,有「高密度的質量」周圍會被吸進去,真是個藝術。

Mino先生:

我的這個沈默不語的「間」的語術應該是從我主持《Quiz Millionaire》的時候開始的。

(註:《Quiz Millionaire》節目的進行方式是:當來賓下定決心要回答時,Mino先生會問:「Final answer?(真的是要這樣答嗎?)」來賓緊張的回「是的!Final answer」,接下來就是Mino先生的臉部特寫鏡頭:約十多秒鐘不說話,凝視著來賓,表情似笑非笑,又像惋惜又像恭喜。

全場的空氣緊繃,來賓也快憋死,每一秒都是煎熬。有的藝人憋不住求饒「拜託快點說啦!」這個沈默的十秒是這節目的最高潮。

Mino先生說出他那個神秘又有力量的沈默的真正的涵意。

(圖/翻攝自youtube)
日本天王主持人參與SDN48第四張單曲演出《在麻布十番勸說duet with Monta Mino》。(圖/翻攝自youtube)

Mino先生:

不說話的時候,其實是在和對方在互動的重要時刻。彼此在作無語的對話,我的不語是把球丟給對方:「你確定嗎?要不要再考慮一下…」,對方則心裡在想:「我這個答案真的OK嗎?…」反覆思考自問。我自己要沉得住氣不怕冷場,這是要經過自我訓練的。

我過去也是說話快得像機關槍(Mino先生是廣播電台的播音員,從DJ開始的)是從主持中午那個節目開始,我一下子改掉了那個習慣。

這個沉默的時間是給觀眾思考的空間,等待對方的想法,這就是一種無形的互動。但是說實在的,剛開始誰都會擔心冷場,沉不住氣,但是還是要忍住,要有Guts耐住。說話緩急的拿捏是一個重要的語術,漸漸培養出來的有這個獨特的「間」,這「間」是很有味道的語術。

什麼是抓住觀眾的心的竅門

我想這是大家最想知道的,人氣創下世界記錄的主持人,抓住人心的竅門是什麼?他的答案我很意外!

他立刻說:「就是要誠實。」

他被封稱為日本三大毒舌之一,對監政絕不鬆手。對來賓政治家、官僚也面對面得嚴詞厲句質問。

另外,在態度上,有不少是筆者在禮儀書中說,不可以做的肢體語言,如抱胸、叉腰、不直站。也有別的主持人這樣會覺得傲慢,但是他做就不會有反感,為什麼?有的主持人伶牙利嘴,只讓人覺得刻薄,而為什麼他做就不會被討厭?

答案在牆壁上。

(圖/遠足文化提供)
(圖/遠足文化提供)

棚內的壁上掛了一個大旗幟,圖案是一艘大漁船滿載而歸,這艘船叫《朝Zuba號》。疋田部長告訴我,這是在311東日本大震災之後Mino先生向東北災區訂製的,天天掛在棚內,一來給災民打氣鼓勵,二來表示永遠不會忘記311的悲慟。他多次和災民連線時,眼淚流到節目像中斷似的停頓一陣子(讓觀眾感動的時間並不是浪費);災民來的信,他一定親筆一封封回。

真正感動的是當直接抵觸到他的利害關係時他的決策:日本在311過了半年之後逐漸出現一個現象,當我請電台製作人朋友作一個特集報導「進輻射災區救動物的善事」時,因為是好朋友,他坦白告訴我的:「有關災民、災區的報導,收視率都會掉下來了。」因為半年來每天都是灰黯的災區和避難所的畫面。觀眾不是不再關心,只是實在是看厭了。他表示無奈,但是收視率的圖表線很現實,他不太想作。

《朝Zuba》節目的全名是前面加上「Mino的」。節目冠上他的名字、也以他的臉為這個節目的logo標誌,他是節目的靈魂,收視率也就是直接對他個人的一個具體的分數、人氣的指標。

雖然他目前是天王巨星,但是沒有寶座是永遠的,明天開始人氣沒落也不奇怪,必須要珍惜現在的高收視率,這一點他比誰都清楚。

(圖/翻攝自youtube)
日本天王主持人參與SDN48第四張單曲演出《在麻布十番勸說duet with Monta Mino》。(圖/翻攝自youtube)

這個節目不例外,只要畫面一出現灰灰黯黯的東北災區的畫面,收視率就馬上掉下來。而堅持要報導災區災民,今後也要持續報導的就是Mino先生本人。

他也堅持每天要打出字幕「死者數目、下落不明者數目」(因為找到遺體數目天天變)。他告訴全體工作人員:「提高收視率就靠其他內容加油吧!災民、災情要持續播下去。這不是收視率如何的問題,一個節目會受到社會的信賴就是這樣建立起來的。

我想,其實觀眾看到的不是表面,電視是如同X光,一個人的所為所云是不是出於一顆真正的慈悲心。

編註﹔在此採訪後,2013年10月,Mino三野文太在NTV電視公司工作的兒子,因竊盜未遂被捕。他自責教子無方,要求停掉這個日正當紅的《Mino的朝Zuba》。這是身為有影響力的公眾人物的社會責任。

活動訊息

敦南誠品夜講堂:《電視低能我們損失什麼?日本電視也是從低能走出》
時間:6月7日(三)20:00-21:30
地點:誠品敦南店2F藝術區閱讀桌
主講:陳弘美

作者|陳弘美

國際顧問,現居東京。外祖父許丙氏曾為日本貴族院議員,因而與日本淵源深厚。生於台北市,國中畢業後就讀台北美國學校、日本上智大學國際學部。在大學時即擔任各種國際會議(包括聯合國大學世界會議)中、英語口譯,展開其國際性人脈。曾任職於富士電視公司國際部,期間曾與歐洲傳統知名、位於維也納的禮儀學校Elmayer策畫東京分校,並編輯社交禮儀教學課程。之後獨立為電視製作人,專攻國際議題,包括台灣民主化運動紀錄片等。透過家庭背景、國際性工作和私人交遊、與世界各國各階級人士交流,以及本身愛好世界旅遊的經驗,著作國際修養和禮儀書暢銷於海內外。現為國際顧問,參與跨國事業,包括台灣高鐵建設工程高峰會議等。著有《名媛養成班》、《現代社會人的國際禮儀》、《餐桌禮儀:西餐篇—用刀叉吃出高雅》、《餐桌禮儀:日式、中式篇—用筷子夾出美味》、《日本311默示:瓦礫堆裡最寶貝的紀念》、《電視低能我們損失什麼?日本電視也是從低能走出》。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遠足文化《電視低能我們損失什麼?日本電視也是從低能走出
責任編輯/蔡昀暻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