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日治時期的台灣人,永遠是次等公民?一名「皇民」的淚水,道盡效忠日本代價

2017-05-03 18:09

? 人氣

台灣人渴望成為日本皇民、卻換得家破人亡...(圖/台視提供)

台灣人渴望成為日本皇民、卻換得家破人亡...(圖/台視提供)

「你們日本人,說我們是日本的皇民,那你們日本人有把台灣人當成皇民嗎?」我們到底是台灣人、中國人、還是日本人?一部經典小說,叩問這個始終讓台灣人困惑不已的問題……

「我的忠誠絕對不會輸給日本人,我會證明給你看!」

一心為了國家付出的人,真有被國家當一回事嗎?他們到底是為了哪個「國家」而賣命?改編自吳濁流經典文學的台視戲劇《先生媽》,以醫師錢新發一家人的遭遇,道盡台灣人渴望成為日本皇民、卻換得家破人亡的最深無奈。

1936年底,日治時期,為了讓台灣人更加投入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開始「皇民化運動」,而《先生媽》的主角錢新發,也積極投入這場「皇民軍備競賽」,全家學習日語、申請「國語家庭」、穿日本衣住日本房,任何能展現愛國心的,他都搶在全村第一個去做。

錢新發對日本人的忠誠,任何人都曉得,只是他萬萬想不到,自己因為四處宣揚大兒子和日本郡守女兒談戀愛、得罪郡守,被扣上「叛亂」大帽入獄虐打,打到出獄回家時連路都走不穩。

大兒子不服氣,對郡守怒吼「我的忠誠絕對不會輸給日本人,我會證明給你看!」便毅然加入陸軍、多年來生死未卜,連讀小學的兒子也烙下一句「我不要當你的兒子,我是天皇的子民」就跑到日本做飛機。

軍工廠隨時都可能成為美軍轟炸目標,想想小兒子可能會被炸得血肉模糊,錢新發都暈了。

(圖/台視提供)
(圖/台視提供)

身著灰黑和服端坐於榻榻米的錢新發,望著廣闊卻寂寥的居所,怎樣也想不透,為何自己一心愛著日本,卻被日本這樣對待,什麼都被奪去。

戲劇版的《先生媽》,其實與吳濁流原著小說有不小差異,吳濁流小說或許只是想諷刺猛抱日本人大腿、抱到想把老媽丟掉的錢新發,台視翻拍的戲劇,則多了不少對「皇民」的同情、悲憫。

為了討好日本人,連母親也藏起來

和錢新發形成強烈對比的,是他的老母親,即「先生媽」,她極力抗拒成為日本人。

「我們是台灣人耶,為什麼要穿日本衣?我死也不穿!」當兒子希望她穿上和服拍張全家福時,先生媽氣得差點拿拐杖笞他,在吳濁流原著《先生媽》裡,先生媽的反應更憤怒,直接拿菜刀把和服劈碎了。

錢新發自幼喪父,先生媽一人辛苦拉拔他長大,兒子醫學院畢業那天,她還替他戴上親手織的醫師帽,母子兩人在照片裡笑得多開心,無奈皇民化運動推行後,一個覺得自己是日本人、一個堅持要當台灣人,親情產生了裂痕。

(圖/台視提供)
(圖/台視提供)

先生媽愛吃油條,但因為油條是「台灣食物」,不是「日本食物」,錢新發總是以「油條對健康不好」為由來阻止媽媽。

先生媽不會說日語也不願學,當官員來確認錢新發是否為「國語家庭」、是否真的全家都會講日語時,錢新發只能命令女傭趕緊把老母親藏起來。

盛昌要出征了,先生媽拿起拐杖心痛地揍他一頓、罵他不孝,錢新發卻在送行時要自己妻子別哭,「這是很光榮的事」。

是不幸也是幸運,在錢新發接連遭到日本背叛後,他與母親之間的裂痕漸漸被修補,母子似乎可以和好如初了;無奈先生媽隨後病逝,錢新發無法遵照她的遺願辦傳統喪禮,只能辦日式喪禮——在日本官員的壓力下,錢新發只能做個日本皇民,不孝的皇民。

台灣人想成為日本皇民,但日本人真有把他們當自己人嗎?

當年多少台灣人一心想成為真正的日本人,在日本人眼裡他們卻永遠只是「台灣人」、甚至是用完即丟的道具,這種被愛國折騰的案例,太多太多了。

例如《先生媽》劇中的大兒子盛昌,家世清白、上進努力,他去日本讀大學、考上公務員,本應前途順遂,和女友優子的戀情卻被對方父親極力阻擋。在優子的父親眼裡,血統決定一切,錢新發和盛昌再努力終究是「低等台灣人」,配不上他女兒。

(圖/台視提供)
(圖/台視提供)

例如紀錄片《台灣人生》,日本導演花7年訪遍深居山谷的前皇民們,也拍下他們被日本遺棄的痛苦。陳清香阿嬤說,可惜自己不是男人,不然她一定加入神風特攻隊報效天皇,曾經隨日軍出軍緬甸的蕭錦文阿公則說,「即便戰死,我也會喊天皇萬歲!」

他們是這樣深愛日本,但日本戰敗離開台灣後,對這群老皇民完全不聞不問,畢竟有些日本人從來沒把台灣人當自家人看。自己成為日本人,又被日本人拋棄。我們是被拋棄的,不是嗎?」這是蕭錦文最無法原諒日本政府之處。(延伸閱讀:為何曾加入日軍的他,一生無法原諒日本人?日導演用7年走遍台灣,拍下時代淚水

「你們日本人,說我們是日本的皇民,那你們日本人有把台灣人當成皇民嗎?」《先生媽》裡老母親對日本警察這句怒吼,似乎也道不出皇民萬分之一的悲哀。

《先生媽》原著發表於1944年,那時台灣還受日本殖民統治,吳濁流敢寫出這樣的文字,勇氣相當驚人。吳濁流的小說時常表達國族認同的憂慮,《亞細亞孤兒》是其代表作,這些著作都叩問著台灣人最困惑的一題:我到底是什麼人?日本人、中國人、還是台灣人?

或許,台灣人終究還是要做自己的主人,不該受殖民統治。戲劇《先生媽》,便道出這樣一個深刻的教訓。

閱讀時光《先生媽》將於5月7日(日)晚間8點於台視播映,更多資訊請見官方facebook

責任編輯/謝孟穎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