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讓心理師看透:愛回自己是種勇敢,人生沒有幸與不幸

2017-05-06 12:30

? 人氣

有時候,人生就是會幽你一默,讓你走到萬物皆空的處境;沒有親人關係、沒有愛戀伴侶、沒有事業目標,感受不到任何存在的意義。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你一無所有,只剩下爛命一條。

這樣的狀態下,你會為你的生命選擇什麼?下一步,你該往哪裡去?

(編按)心理師蘇絢慧用電影《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告訴所有人,或許在你一無所有的時候可以這樣選擇...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中,雪兒.史崔喪母、吸毒、性濫交,並且離婚。世上最愛的人(母親)死去,而世界上最愛她的人(丈夫)也放棄她,與她結束婚姻關係。

她幾乎失去一切。如果連勇敢也沒了,就真的是萬物皆空了。

雪兒自幼長期目睹父親酗酒及家庭暴力,在年紀尚小的時候,與母親和弟弟一起逃離了父親。之後的生活,與母親有無法分割的情感牽繫,像是為保護母親而活,又像是依賴著母親而活。

隨著突然得知母親患病,在很短時間內就面臨了死別,她和弟弟的情緒都經歷了過重的悲痛,導致崩潰,也無法面對關係中的彼此,而漸行漸遠,不再連繫。

愛的失落和親情的消失,讓雪兒不得不在海洛因及和陌生男人的尋歡中尋求片刻慰藉,直到自己的婚姻瓦解、真正愛她的伴侶也必須離去,她才驚醒。

她年僅二十六歲,生命已陷入黑暗漩渦,在毀滅邊緣。

痛定思痛的她,揹起沉重行囊,毅然踏上一趟長達一千英哩的遙遠旅途。沿著美麗又殘酷的太平洋屋脊步道,她一步一步嘗盡了孤獨的滋味,也終於面對自己內在那些深層的痛楚和罪疚,經驗她自己生命的重生,彷彿眾神都在為她祝福。

雪兒.史崔內心最深層的痛是什麼,讓她幾乎將自己的人生全毀?

她的痛,在於她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精神支柱—這個她原本有些瞧不起的母親,卻絲毫不覺自己其實是多麼依賴她、需要她。

過去的雪兒,因為目睹母親被家暴的經驗,而產生了自我防衛,性格裡有著一股逞強的驕傲,總是認為母親的人生做了許多「壞選擇」。在母親離世之後,她才看見自己的無知和軟弱,她是多麼需要母親給予的愛和保護,才能有不同的人生機會。沒有了母親,她體會到的所有支持與愛全然消失,再也無法感受到。

於是她麻痺自己、放棄自己,讓自己像個動物般活著,只求迴避痛苦,不要感覺到痛苦。性、毒品、酒精都成為她逃避痛苦的依賴品,也為她帶來一塌糊塗的人生,一個無可救藥的自己⋯

如果這是你的人生,你打算從哪裡再開始?你會相信還有機會重生、還有機會重新見到一個可愛的自己嗎?或是,你會覺得自己爛透了,對自己失望透頂,而把所有可能再挽救自己的機會,都放棄掉?

生命不可承受之重來臨時,那就是人生的苦難。難以承受之重,以千萬種形式存在。每一份苦難及失落的發生,都讓我們不得不瞥見自己的軟弱、不堪、無助,及恐懼。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