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小孩上廁所都有種陪身障者去的感覺!初為人母她道出,社會對兒童無所不在的歧視

2017-03-01 15:23

? 人氣

妳想想,當一個一百公分左右(或者不到一百公分)的孩童走進成人的廁所、去上成人的馬桶、踮起腳用成人的洗手台,他會不會覺得像是來到一個巨人的國度呢?如果有一天我們來到一個巨人國,所有的事物、設施都是給巨人使用的,我們會不會覺得有障礙?

比利時的尿尿小童雕像(Manneken Pis),大概是世上少數可以在公共場合光明正大尿尿,不必受人指責的兒童吧(而且還受人表揚哦;傳說是這樣說的:因為這個小童尿尿撲滅了火藥,城市才免於祝融之災...)。其他的兒童(真正的兒童,不是雕像),都要躲在樹叢、街角後的花圃、公用廁所裡面尿尿,不然就會被成人指責,「怎麼這麼沒教養!

有人會說:「小孩本來就應該在廁所裡尿尿啊!隨地便溺是野蠻的行為!」可是,小孩想尿尿這件事,就像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就算妳在出門前問再多次:「你確定不要尿尿嗎?」提醒再多次:「路上沒有廁所喔!」而他也跟妳保證再多次:「我不要尿尿,確定。」等一下他還是有很大的機率會在街上跳腳、扭來扭去,可憐兮兮地說:「媽媽,我要尿尿!」或是直接尿出來(這種時候,我就會希望他還在包尿布,但「可是瑞凡,我回不去了。」)

(圖/Álvaro Millán@flickr)
小朋友生理需求,比大人更難控制。(圖/Álvaro Millán@flickr)

如臨大敵的尿急時刻

很多時候,街上並不是到處都有廁所。如果可以,我也希望街上每走三五步就有乾淨的公用廁所,這樣我就不必每次出門時都和小孩說N遍:「欸,你先去尿尿我們再出去。」說到我自己都覺得我在逼迫他。

小孩尿急了,又找不到可以讓他上廁所的書店、餐廳、博物館,就只好讓他在有樹有草的地方解決生理需求。

我必須說,迫不得已時,讓小孩在樹下或草地上小便,是我在波蘭才比較敢做的事,因為我知道波蘭人對守規矩的標準比較寬鬆。

在波蘭,成人隨地小便被抓到是要繳罰金的,但是對小孩,大家會睜一隻眼閉一睜眼(因為小孩就是小孩啊!)。我看過波蘭父母帶孩子在樹後面小便,大家好像也沒什麼特別的反應。而在台北,我一方面怕會被人罵或拍照,另一方面怕在樹下撒尿會對大樹公不敬,所以在他尿急時會盡量帶他到最近的捷運站、書店、飲料店或咖啡廳尿尿(在消費場所,我通常會花點錢買個東西,免得對不起店家)。

幸運找到了廁所、選好了廁所(目前我們家是這樣:我帶兒子進女廁,老公帶兒子進男廁,有無障礙兼親子廁所就上無障礙兼親子廁所)、走進了廁所,也不是所有問題就解決了。

不管在波蘭還是台灣,一般廁所的空間通常很狹小,馬桶又很高,要讓小孩子的身體不碰到馬桶,然後尿液又能不偏不倚射進馬桶,而不是灑到馬桶座或地上,真的是要武功高超,或是擁有像妳所說的「特異功能」。

好幾次,我因為兒子的尿尿灑出來、我必須蹲在地上擦拭,而怒氣沖天、髒話連連。有時候我也會忍不住跟他抱怨:「下次瞄準一點啊!」但是轉念一想,這又不是他的錯,就會很後悔自己怎麼這麼沒耐心。

是呀!這真的不是他的錯,也不是我的錯啊!如果每個廁所都有適合兒童高度的馬桶,讓小孩能好好安心上廁所,誰又會希望連上個廁所都要如臨大敵呢?

(圖/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 ArchiMedia@flickr)
如果有適合小朋友高度的廁所會更方便。(圖/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 ArchiMedia@flickr)

兒童如廁的障礙與歧視

我不知道妳有沒有這種經驗,但是好多次,當我陪兒子去上廁所,我都有一種陪身障者去上廁所的感覺。我當然知道兒子不是身障者,也知道身障者和他們的照顧者所面臨到的困難是更巨大的。但是妳想想,當一個一百公分左右(或者不到一百公分)的孩童走進成人的廁所、去上成人的馬桶、踮起腳用成人的洗手台,他會不會覺得像是來到一個巨人的國度呢?如果有一天我們來到一個巨人國,所有的事物、設施都是給巨人使用的,我們會不會覺得有障礙?

會,我們當然會覺得有障礙,而且會覺得受歧視。這個社會對身障者本來就很不友善,騎樓高低起伏的路面或沒有人行道的小巷子很難讓輪椅通過(而且常常有人在路邊停車,行人還要繞道),許多地方沒有可以讓輪椅有足夠空間進去的電梯(或根本沒電梯),無障礙廁所缺了照護床還是障礙...

類似的困境,兒童也會遇到,只是程度和身障者不同,還有困難的點也不同。輪椅沒辦法走的地方,娃娃車也不能走。嬰幼兒媽媽可以抱在手上、背在身上,長大一點後小孩可以自己走,這一點確實是比身障者方便許多。但是,有些地方嬰幼兒去了會被人白眼(因為他們就是會自然而然發出一些聲音,「擾亂」清淨),有些地方甚至明文規定不准小孩進入。

如果今天這些地方規定的是「不准身障者進入」,所有人都會說,這是明明白白的歧視。但是,因為對象是小孩,所以這歧視就不再是明明白白的了。總會有人跳出來說:「我只是想安靜吃頓飯有這麼困難嗎?」「不會管教就不要帶出來啊!」「小孩就是要適應社會啊!」同樣是弱勢,同樣是歧視弱勢,人們在面對身障者時還要顧及一下「政治正確」(當然,這也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而是長期抗爭得來的成果),但面對孩童,很少人會覺得他們在歧視。

可是,當一個小孩連解決基本的生理需求都會遇到問題,那怎麼不是歧視?而當他的需求不被重視,旁邊的大人不去思考社會是否有結構上、系統上的問題,只會覺得小孩或他們的父母無法「適應」是他們自己的錯(很多人都很愛說:「我當年還不是這樣過來的?」潛台詞就是:「為什麼你不能像我一樣默默忍受?」),那不正是歧視中的歧視

一個更能看到不同需求的環境

我心目中一個有同理心的社會,是可以去看到不同人的不同需要,然後在可能的範圍內,試著在各種需要之間取得平衡。當然,讓所有人的需要都得到百分之百的滿足,是不可能的。但是,當我們開始去試圖改變,也許這個世界對許多人來說,都會變得舒服一點。

我希望當我的孩子在長大過程中需要適應的社會,並不是一塊不可以改變的鐵板,而是像黏土一樣可以被改變、塑造、打開、可以隨著人類本能的需要去被調整。只有這樣,它才是一個人性的社會,而不是一個由規則堆疊起來的、把人關在裡面的牢籠。

作者|林蔚昀

遊走於文學創作與翻譯的自由文字工作者。曾在英國求學,後來因為一張波蘭海報來到波蘭,在波蘭結婚生子。多年來透過翻譯在華語界推廣波蘭文學,於二〇一三年獲得波蘭文化部頒發波蘭文化功勳獎章。喜歡體驗多元文化生活,並且把這生活中的各種稜角和喜怒哀樂化為文字。目前與波蘭老公與兒子回台居住,準備迎接第二個孩子。

諶淑婷

曾任報社記者,現為「半媽半X」自由文字工作者,偶爾在從小長大的社區賣菜。育有一兒一狗四貓,關心兒童與動物的權益與未來生活環境。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果力文化《遜媽咪交換日記:一樣的育兒關卡,不一樣的思考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