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找到畢生摯愛,卻意外變小三、染愛滋,還將慘被上級開除…邱志宇演出同志無助深淵

2019-12-10 15:44

? 人氣

電影《誰先愛上他的》於本屆金馬獎最佳新進演員獎獲提名,並獲頒最佳女配角獎(圖/海鵬影業)

電影《誰先愛上他的》於本屆金馬獎最佳新進演員獎獲提名,並獲頒最佳女配角獎(圖/海鵬影業)

《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導演陳敏郎作品|《台北物語》最佳綠葉邱志宇挑大樑主演|2019 金馬獎最佳女配角、新演員入圍-《我的靈魂是愛做的》。 2019 金馬影展11/21播映。 12/06(五)全台上映。

---------以下有雷慎入---------

劇情簡介

Kevin,二十六歲,公民老師,同志。對學生及同事溫和有禮,下班之餘參與同志運動,在茫茫人海中尋找愛情。因緣際會下,Kevin愛上一名有愛滋的已婚男子。 母親不諒解這段感情,感染的恐懼與正妻的脅迫夾擊,校園更開始傳出流言蜚語。眾說紛紜、眾敵環伺,原來當全世界都反對時,愛一個人是這麼的困難⋯⋯

(圖/開眼電影 提供)
(圖/海鵬影業)

台灣過去其實出過不少很有味道的同志電影,《藍色大門》、《孽子》、《盛夏光年》、《女朋友·男朋友》、《花吃了那女孩》等等,而在處理同志情慾的同時,亦涉及了不少衍生議題,從家庭聊到社會,再從社會講到政治、歷史,基本上這些同志電影都針對單一或多個議題有深入探討,從不同角度來看、來陪著同志朋友去面對、去渡過每個無論多不想都將遇到的難關。

近年台灣在談論同志議題時已從保守轉為開放,對於同志議題的關注程度可以說是全球前幾名,在今年更通過同婚專法,讓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前陣子剛結束的同志大遊行便有逾5萬人走上街頭,一起驕傲慶祝著這得來不易的婚姻平權,儘管仍是有不少聲音在反對,可不管怎樣台灣民主已然在兩種聲音中向前了一大步。可奇妙的是,在過去不被祝福的時候,台灣同志電影可謂百花齊放、用著不同方式朝著同個目標努力著,影像大膽、風格強烈,能讓觀眾直接接收到電影傳達的訊息,然來到了開放的現在,在電影這方面反而是倒退的、有種越來越保守甚至到了故步自封的局面。

過去電影會給人種「我同志我驕傲」的感覺,那是種對自己很有信心,很想要讓不了解的人來理解、來認識,打從心底真的為自己感到驕傲的舒爽感,可近年幾部作品、短片或者長片都是,「我同志我驕傲」的感覺仍在卻多了些自溺,而這樣的驕傲自溺反映到了電影上,呈現給觀眾看的多半是「自己玩自己的」,沒有想要讓觀眾和同志之間的距離變近。

《索多瑪的貓》、《紅樓夢》讓人搖頭,這次讓邱志宇和張詩盈雙雙獲得金馬獎提名的《我的靈魂是愛做的》亦是期待與結果不成正比的一部作品,電影劇情老套、故事單薄,即便它看上去是豐富的,卻難以掩飾電影本身的無力,各種不合時宜的情節安排,還有會令人尷尬癌發作的台詞設計,以及時而穿插的同志遊行、同婚聯署甚至是主角Kevin於課堂上教著公民教育、談著人權的畫面,配著劇情混著來看就好似跟著Kevin老師上了一堂只談表面的公民與教育課。 

不過,《我的靈魂是愛做的》是誠意十足的,在呈現同志情慾這塊上頭,很顯然是比《索多瑪的貓》或《紅樓夢》還來得有看頭,當然不是指有裸露就是好看的、是對的,而是比起後面兩者是雷聲大雨點小,事前揮舞著大膽旗幟,事後卻是不自然的借位,《我的靈魂是愛做的》的毫不扭捏就值得給予鼓勵。飾演Kevin的邱志宇和飾演其伴侶晉武的張晉豪,兩人生動自然的表現就似真的戀人般,特別是將陷入愛情裡的戀人因在一起的時間變長,跟著做出多階段的細微變化的邱志宇表現最為亮眼,能夠入圍最佳新演員是實至名歸,可惜就是他於飾演「老師」沒有像是演「戀人」、「兒子」那樣自然,在學校裡的戲多數時間是沒有替他加到分的,最後尾聲電影甚至還跟他開了個大玩笑,讓人直接出戲到電影散場。 

(圖/開眼電影 提供)
(圖/海鵬影業)

Kevin就如很多同志一樣,會到三溫暖放鬆一下,偶爾尋找一些激情,就這樣一夜纏綿後認識了高晉武,兩人很快地陷入熱戀,Kevin甚至不顧母親的擔憂毅然決然搬去和高晉武同居,他很開心能夠參與對方的生活,對方也樂於帶他走進他的人生。在一場慶祝家中長輩生日的聚會上,Kevin卻是意外發現,高晉武曾向他說自己已和妻子離婚目前單身原來是騙他的,他其實根本還沒有和妻子離婚。

Kevin對自己意外成為破壞別人家庭的第三者滿懷愧疚,儘管試圖向高晉武妻子表達善意卻並不成功,他既不願意當人第三者,也早已離不開高晉武,在調適的過程中他發現自己疑似染上了愛滋,去了醫院進行篩檢等了多個月後確定感染,面對高晉武以及其妻,他早已身心俱疲,然更讓他疲於忙碌的是學校的流言蜚語,不知從哪傳出的消息說他是同志還有愛滋,事情傳到學校上層,家長會希望學校請他離開,堅持自己沒有生病的Kevin,在學校的要求下只得想辦法證明自己是健康的...

「我自己的家不用別人破壞,我自己動手。」

飾演高晉武妻子的張詩盈以此角色拿下本屆最佳女配角,當時評審曾提出解釋:「張詩盈以一個很容易變成怨婦,卻沒有變成怨婦的演出證明在表演上的能耐,在看起來很簡單的戲,像是跟邱志宇談判、跟家族聚餐時所呈現的不甘,完全體現一個配角在影片中的力量和功能。」

畢竟我不是評審,所以也就簡單談一 下自己的看法,這純粹是以一個看完電影的觀眾來解讀評審這番話並看這樣的結果。就像張詩盈自己在台上講的,電影最終成品其實刪減掉了很多她的戲分,所以她出場時間並不多,且多數時間鏡頭都沒有直接對著她的臉,尤其是最為重要的兩場戲,一是和邱志宇談判,二是她去買了榔頭回到家裡的時候,前面是不管當下是否是她在發話,鏡頭幾乎都是對著邱志宇,後面則是直接讓她離開鏡頭之外,觀眾完全僅能依靠「聲音」來辨識著、察覺著她的情緒,這樣的作法非常冒險,觀眾不容易「直接」感受這個角色,更可能因為畫面裡的其他部分, 例如邱志宇的臉部表情變化而分了心。 

(圖/開眼電影 提供)
(圖/海鵬影業)

不過最後結果證明評審是吃這套的,還認為「不應該去比較戲分],言下之意等同於直接判了《江湖無難事》的姚以緹還有《3天2夜》的陸弈靜出局。

但我自己覺得剩下兩位《陽光普照》温貞菱與《叔.叔》區嘉雯,是不管從評審的哪種說法切入都該是勝過張詩盈的。後者是同種類型角色,相比之下論表演難度,顯然區嘉雯還難上一些,於內斂不外放的肢體與神情中都能感受到她複雜又矛盾的內心,先行察覺丈夫的不對勁卻選擇沉默不說,知道他對她說謊仍閉口不談讓他去,她知道丈夫還是愛她的,只是也想要找回真正的自己。始終保持不說破的區嘉雯,是不想讓家庭崩解,也是知道丈夫最後還是會回到自己身邊的,忍一時海闊天空對她而言是最好的決定。在頒獎典禮稍早看完《叔.叔》就覺得如果不是姚以緹就該是區嘉雯,只能說完全沒想到。

至於前者,雖然看完兩次電影還是對她的入圍不是很明白,可倘若如評審說的她也符合著「完全體現一個配角在影片中的力量和功能」這句話,在告別式上的那一場戲就是個關鍵場,是影響陳建豪家人重新審視家庭與家人關係的關鍵,沒拿獎不可惜,惟輸給張詩盈,就我而言最佳女配角一項是當晚典禮的一次爆冷。

《我的靈魂是愛做的》很常是讓我感到「怪的」,幕與幕之間總會有約0.5秒的停頓感,不曉得是剪接上的問題還是其他原因。劇本過於公式化,基本你能想到的同志電影會有的傳統情節、發展都能在《我的靈魂是愛做的》裡看到。導演於電影中安排的兩種不同聲音的互辯立意是好的,讓主角是名學校教師、社會運動者,以他自身來發問、提出質疑,來和保守觀念、還有那些不理解同志族群的人們來進行辯論,試圖從反方得到一些回饋。

可惜就是不夠深入,更尷尬的是導演的想法被自己後面的劇情發展推翻,越到後面越是一面倒的傾向反方,不說是讓同志在社會上的立足點被迫往後退,也沒能讓電影有個結果。最後Kevin那像是看淡一切的回歸日常並不像是釋然,反而像是無所謂。從開始到結尾都沒法支撐、去延續創作理念,導致電影淪為一部很看不見重點的電影長片,有點浪費了這樣浪漫的片名。邱志宇所獻唱的主題曲《步步為營》是好聽的,雖然它出現在電影裡的時機同樣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突兀的莫名。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原標題:《我的靈魂是愛做的》,慢慢的向前,再步步為營。)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