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幸吟專欄】台北馬拉松前夕 回憶馬拉松志工初體驗

2019-12-06 09:00

? 人氣

作者兩次馬拉松志工任務,有著很大差異。(圖/謝幸吟提供)

作者兩次馬拉松志工任務,有著很大差異。(圖/謝幸吟提供)

2019台北馬拉松12月15日清早,將由台北市政府前廣場出發,今年我報名志工,負責接待菁英選手。11月30日下午在小巨蛋參加說明會後,走在敦化南北路林蔭大道,初冬台北依然溫暖的夕陽,穿越樹梢灑落,是天色太美嗎?腦海中不斷浮現第一次擔任馬拉松比賽志工的往事,也是接待外籍選手。那是1992台北國際國道馬拉松。

(圖/謝幸吟提供)
2019台北馬拉松志工手冊(圖/謝幸吟提供)

2019台北馬拉松和1992台北國際國道馬拉松,從名稱來看,最明顯的不同,首先是時間,相隔27年;其次是賽道,前者是城市馬、後者則在國道進行,而且強調國際賽事。

我的兩次志工任務,也有很大差異:今年會進入會場,而且是非常靠近主舞台的菁英選手專屬休息區,時間從當天凌晨4點到下午1點,主要工作是引導選手到賽道,完賽後,如果接待的選手得名,要陪同上台領獎、接受媒體採訪、陪同接受藥檢等。我很期待與菁英選手近距離互動的機會,12月15日之後再另文分享。

(圖/謝幸吟提供)
2019台北馬拉松平面配置圖(圖/謝幸吟提供)

1992年的志工,則為期一週,從接機到送機,期間與選手住宿同一家飯店,飯店設有接待中心24小時服務。而且現在比賽日期多選在週六或週日,而1992年11月12日是星期四,為什麼選一個週間日比賽呢?原來,2017年(民國106年)1月1日之前,這一天國父誕辰紀念,是有放假的國定假日喔。

在那個網路剛剛萌芽的年代,這次志工所有資料包括選手姓名、班機、1992年最佳成績、賽道路線圖、志工名冊、工作內容、甚至市區旅遊導讀等,都是紙本,當時安排的台北市觀光旅遊共8個點,故宮、中正紀念堂、忠烈祠、淡水渡船頭、世貿中心、西門町、遠東百貨以及華西街觀光夜市,有些到現在還是觀光客必遊。有意思的是,介紹中正紀念堂的第一句話:「為紀念先總統  蔣公而建築」,竟然有空格耶!而華西街觀光夜市的簡介,提及「著名的小吃有海鮮、蛇品等」,特色依舊。

(圖/謝幸吟提供)
1992年台北國際國道馬拉松「為配合宣導國家建設成果」而辦(圖/謝幸吟提供)

當然今天台北最有名的地標101,則在7年後、1999年9月動工,2004年12月31日開幕。因為時間差而產生的違和或跳躍,蠻令人懷念的,也因此無意間發現自己還保留當年擔任國道馬拉松接待員的資料,非常驚喜。 

資料裡還有一份中華民國田徑協會在民國81年10月30日發的公文,正本教育部,副本中正機場航空警察局、田協行政、接待組。主旨是為配合行政院六年國建成果宣導,將於11月12日舉行1992台北國際國道馬拉松賽,共邀請來自世界25個國家的來賓與選手參加。

原來這場比賽是「為配合宣導國家建設成果」而辦。或許是1989年6月4日中共天安門事件之後遭國際孤立,台灣透過路跑在內方方面面的努力,加強與各國交流,邀請選手來台見證自由台灣與極權中國的不同。而路跑比賽當時,距離1987年7月15日解嚴五年多,呼應了「行政院六年國建成果」,讓國際社會認識走向民主的台灣。賽道上,田徑協會的名稱並沒有中華民國也沒有台灣,而是「中華台北田協協會」,真是無可奈何只能妥協的國際現實!

(圖/謝幸吟提供)
1992台北國際國道馬拉松只能使用「中華台北田協協會」這個稱呼,真是無可奈何只能妥協的國際現實!(圖/謝幸吟提供)

微微泛黃的接待員資料,其中兩頁是外籍參與者名單,選手、翻譯、領隊、教練一共60人,來自24個國家。分別是亞洲兩國:日本、韓國;非洲5國:波扎那、賴索托、模里西斯、南非、史瓦濟蘭;北美洲兩國:加拿大;中美洲1國:墨西哥;南半球 兩國:紐西蘭、澳洲;歐洲12國:比利時、保加利亞、丹麥、英國 、芬蘭、匈牙利、義大利、拉脫維亞、挪威、波蘭、羅馬尼亞、瑞典。

一半來自歐洲,實在罕見,其中包括1991年8月21日再次宣布獨立的拉脫維亞,拉國選手的護照,不曉得和蘇聯佔領時期的護照一不一樣?而當時拉國也和我國有總領事級的外交關係(1992年1月29日至1994年7月28日),雖然短暫,但同樣是外交史上極少的例子。

有機會成為1992年第一屆台北國際國道馬拉松志工,是因緣際會獲得當時田徑協會理事長紀政紀姐的邀請,全程陪同專程來台參賽的南非選手團,一星期都住在中興橋頭豪景大飯店,除了帶他們逛台北,認識台北,最特別的經驗是,他們每天早餐都要吃玉米粥,專程由南非帶來的玉米粉,在爐火上自行烹煮,我花了很大努力和飯店協調,同意選手在凌晨3、4點使用廚房。選手,教練,飯店主廚,主管,和我,夜深人靜時,廚房裡熱鬧滾滾,選手為自己一天的能量預備。

那年,南非選手第二名!他們送了紀念盤給我,卻在後來搬家時遺失。但那些半夜煮粥的日子,卻永遠記得。四分之一世紀過了,希望他們一切都好,繼續在賽道馳騁,或培力年輕跑友,或轉換人生跑道。

我與國道馬拉松結緣於1992年,這段緣份在2018年3月11日重新串起,那一天是我的第三場半馬,從月落跑到日升,也是第一次在國道慢跑!而國道馬拉松近年來和陽光基金會合作,透過路跑倡議臉部平權,並且改在3月舉辦,以今年為例,名稱就叫2019臉部平權運動--台北國道馬拉松。 

1992台北國際國道馬拉松,主題是《連接未來的跑道》。當時的未來,一晃眼,已經27年。

責任編輯/林安儒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幸吟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