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他砍過人,也是我的兒子阿…金馬強片拍出華人社會「沉默父親」說不出口的父愛

2019-11-20 16:39

? 人氣

電影《陽光普照》入圍本屆金馬獎11個獎項(圖/甲上娛樂)

電影《陽光普照》入圍本屆金馬獎11個獎項(圖/甲上娛樂)

金馬獎導演鍾孟宏執導的第五部劇情長片《陽光普照》,風光入圍了今年金馬獎11個獎項。故事圍繞在一個看似普通的家庭:阿文(陳以文飾)與琴姐(柯淑勤飾)育有兩個兒子,乖巧懂事的哥哥阿豪(許光漢飾)及從小叛逆鬧事的弟弟阿和(巫建和飾)。在未成年的小兒子阿和與好友菜頭(劉冠廷飾)犯下傷害罪、雙雙被關進少年輔育院後,這個表面完整的家庭經歷了一連串前所未見的巨變。

《陽光普照》談論了非常多與家庭有關的議題,其中最讓人無法忽略、移開目光的,就屬陳以文飾演的父親「阿文」。

以下內容含劇透

那些說不出口的「父愛」,成了兩個孩子的傷痕

「工作的時候,常會遇到一些碎嘴的女人。以前那些婆媽會問我,:『教練,你有幾個孩子呀?』我總是回答一個,因為我不承認阿和是我的。」

在傳統華人的社會文化下,父親阿文一直扛著「一家之主」的重擔,身為駕訓班教練的他,無論在外工作或回家面對家人,都懷有極大的自尊心,但卻不擅於將自己對兩個孩子的情感與關心直接表達出來。因為小兒子阿和總在鬧事、丟家裡的臉,所以當駕訓班裡「碎嘴」的女學員問起阿文家的狀況時,他總說自己只有一個孩子。也因此,在阿和犯下大錯,要被關進少年輔育院時,他氣憤地在琴姐面前落下重話:「我希望他關到老、關到死。」

在這句近乎無情的話語背後,是阿文身為一個父親的自責與悲憤。即便在兒子好不容易出獄回家之後,阿文還是處處避著他,甚至因此睡在駕訓班的辦公室不回家。看似是因為厭惡,但其實在冷漠及強烈的自尊心之下,是阿文對兒子的愧疚。他知道是因為自己長久以來只把期望和心力放在課業成績優秀的大兒子阿豪身上,忽略了對小兒子阿和的關心,才讓阿和始終活在哥哥的陰影下,最後鑄下大錯。

(圖/甲上娛樂)
叛逆的小兒子阿和一直羨慕著比自己優秀、帥氣的哥哥(圖/甲上娛樂)

在沉默的父親阿文之下,小兒子阿和清楚意識到自己沒有哥哥優秀、長得也沒哥哥好,或許正是因為這樣,他才「走歪」,試圖反其道而行,搏取父親的注意。而一直被弟弟羨慕、受父母高度期望的哥哥阿豪,也並非沒有所謂陰影。因為弟弟的叛逆,勉強維持表面和諧的家庭終究支離破碎,阿豪知道自己成為了父母心中的寄託:他要像太陽一般,二十四小時照亮整個家。

即便面對乖巧懂事的大兒子,阿文仍不知如何表達對他的父愛,他唯一會做的,就是不斷把重考班學費,一次次夾進駕訓班刊印的、封面寫有「把握時間,掌握方向」的手帳本,再交給阿豪。殊不知,這一本本夾著補習班學費、滿載著父親期待的空白筆記本,成了阿豪心中永遠逃避不了的黑暗,無處可躲的他,最終只能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會不會太累?」一句遲了十多年的問候

當小兒子阿和終於離開少年輔育院,回歸家庭與社會,作父親的阿文卻仍不知道如何與他相處,甚至乾脆睡在駕訓班的辦公室不回家,直到有天半夜夢到阿豪後,他突然驚醒,步履蹣跚地走到巷口的便利商店買菸,卻意外碰到在超商上大夜班的小兒子阿和。父子倆才終於有了多年來的第一次談話。

得知兒子白天在洗車廠上班,晚上在超商上大夜班,阿文緩緩吐出多年來第一句關心「會不會太累?」顯示他對阿和冷漠的態度正逐漸軟化,看見阿和努力改過自新、重返社會,此時阿文終於意識到,自己必須做點什麼,他不能再失去一個兒子了。

從冷漠不語到為愛殺人,父親決定不再沈默

在得知當年與阿和一同犯下傷害罪的菜頭出獄後,阿文擔心小兒子過去的叛逆會使他再度重蹈覆轍,但卻不知該從何幫起。於是他開始每天在阿和上班的洗車廠對面,看著他工作。不出所料,菜頭馬上找到了阿和,要求他幫自己繼續做見不得人的勾當。

曾經嚴厲拒絕為菜頭的家屬賠償被害人的阿文,因為愛子心切,立刻籌了大筆的現金給菜頭,希望他不要再繼續找阿和,沒想到被菜頭戲謔般地拒絕。原來當年為了賠償被害人,菜頭的家被查封,他唯一的親人外婆再無依靠、只能被送進養老院,菜頭因此懷恨在心,出獄後決定要找阿和報仇。

(圖/甲上娛樂)
阿文湊了二十萬,拜託菜頭別再去找阿文(圖/甲上娛樂)

自此,心急的阿文更是日日夜夜在兒子上班的地點守候,某天半夜發現菜頭又找上阿和,便一路開車尾隨,最後阿文在衝動之際,於四下無人的荒郊野外開車將菜頭撞死並棄屍山野。

阿文最終在陽光普照的山頂上向妻子琴姐坦承了自己為兒子所做的事。兩人在一片金黃的陽光下,哭彎了腰。「現在不同的婆媽還是會問我,陳教練有幾個小孩?我還是回答一個,因為我現在真的只剩一個。」

(圖/甲上娛樂)
(圖/甲上娛樂)

回頭看過整部片的起承轉合,彷彿看見了阿文身為人父的角色轉變。從一開始對孩子冷淡、放任、疏遠,因為不懂得表達情感而展現的冷暴力,到阿和出獄返家,避無可避,乾脆躲在辦公室、對家人不聞不問的忽略;直到中段兩人破冰交談,阿文開始萌生「想幫這個兒子」的想法,最後為了保護兒子,不惜殺人棄屍。

從一個表面平靜、暗裡滿佈傷痕的家庭,到最後願意帶著傷痕彼此擁抱和解,都印證了電影中的那句話:我們都曾受過傷,才能成為彼此的太陽。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