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腦神曲PPAP讓他風靡全球,PIKO太郎魅力在哪?可別以為他只會無聊搞笑…

2016-11-03 12:21

? 人氣

然後一夕之間,國際知名,不僅以第77名之姿,空降美國告示牌百大單曲榜(上一次有日本人登上這個榜單,已經是1990年時松田聖子的《The Right Combination》了),還因為作為「最短但最熱門的入榜歌曲」,獲得金氏世界紀錄認證,讓PIKO太郎不禁大呼「感謝網路的魔力」。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2
 

而PPAP的熱度還在持續延燒中,10月28日,他出席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的國際記者會,10月31日日本電視台TBS的萬聖節音樂節目也少不了他,朝日電視台的招牌音樂節目Music Station也找他上節目,甚至還有人期待,年末的紅白歌合戰會不會也有他的一席之地,他也將在12月份推出他的處女作專輯。

日本的「幽默」市場非常龐大,從古典的「落語」(單口相聲)這種說話藝術,到雙人組、多組合這種一方負責裝傻、一方負責吐槽的搞笑形式,都是透過文字的運用、雕琢,藉由諧音借字、抽換詞面、更改語氣、引用時事等元素,造成最大的「笑」果,真正地實踐「唇槍舌戰」與「舌燦蓮花」,但相對的,最麻煩的是語言、文化、社會環境的隔閡,可謂是最難推廣的文化產業。

PPAP整首歌僅短短40秒,歌詞全都是英文,透過身體的舞動、魔性的旋律與簡單的單字,輕易跨越了語言隔閡,絕對有許多人認為這首歌非常「無聊」,但有些人卻在這「無聊」的臨界點被逗笑,而這種無來由的、無意義的發笑,其實是最經濟實惠的娛樂方式,所以一旦被點燃的笑點,就會一連串地星火燎原下去,被逗笑的人不斷改編、再創文本,Youtube上和PPAP相關的影片就多達一萬則以上,除了用更多方式傳遞了這首歌,也在其間形成了「參與感」,模仿者在創造的過程中,又得到了一次樂趣。

而對於日本人來說,PPAP的有趣之處還是回到了語言本身。向來對英文敬而遠之的日本人,對於那些永遠都發不出來的正常音調感到自卑,而PIKO太郎在唱這首歌時,其實又裝模作樣地試圖發出標準的音調,「This is a pen.」是最初接觸到英文教材時最常見的例句之一,apple則是用背單字時最早出現的A字首單字,所以被拿來當「自虐」橋段,也很輕易抓住日本人的笑點。

後來我又跑去看了其他PIKO太郎的作品,長約1分20秒的《KASHITE KUDASAIYO》(拜託借我啦),歌詞中用力地唱著「拜託我10萬元啦/我會還你5萬的/下週我會還的啦/我會還你5萬的/你坐的車可以借我嗎/我想在Yahoo拍賣上賣掉/賣掉的車錢裡/我會還你5萬的」,還有戴著太陽眼鏡時不斷地重複唱著「好暗好暗好暗好暗...」,然後脫下眼鏡地瞬間改唱「好亮」,接著又大唱「好亮好亮好亮好亮...」,這會反過來戴回太陽眼鏡改唱「好暗」的莫名曲子《NEO SUNGLASSES》,真的一個比一個無聊,卻又中毒性地讓人一則一則點下去。

同樣的場景、同樣的短小簡潔、相似的笑點,這份笑點很爽快也很速食,PIKO太郎與《PPAP》的爆紅,必然會讓我們想到前幾年風靡全球的PSY,重點就在於續航力。

日本人稱那些一時活躍又一夕退燒的人物為「一発屋」(いっぱつや),在外國特派員記者會中,曾有記者問他有沒有想過要開演唱會,他則是笑笑地說歌曲這麼短實在很難開呀,藝齡如此長,看過演藝圈冷暖的古坂和仁,絕對知道這份熱潮不會長長久久,如何再創「無聊」高峰,持續看著一則又一則影片,我居然開始期待了起來。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日本想想】PPAP熱潮席捲全球?PIKO太郎「魅力」大解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