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回家的路,讓我們比肩同行:失智父親宛如燈塔緊繫一家四口,蒼井優催淚聲援長照家庭

2019-08-08 15:59

? 人氣

《漫長的告別》當父親逐漸失去記憶,母女三人要與時間拔河,只願在爸爸離開前好好告別(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漫長的告別》當父親逐漸失去記憶,母女三人要與時間拔河,只願在爸爸離開前好好告別(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2019 香港電影節|2019 北京電影節|2019 台北電影節亞洲稜鏡單元—《漫長的告別》。

2019 台北電影節07/05、07/06播映。

07/26(五)全台上映。

---------以下有雷慎入---------

(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劇情簡介

老爸七十歲生日的那天,母親告訴姊妹倆,他們的老爸得了失智症。老爸(山崎努 飾)是退休的校長,待人處世一向嚴格的他,開始出現了荒誕的行為。長女麻里(竹內結子 飾)隨著丈夫嫁到美國,一直都未能融入當地生活,次女芙美(蒼井優 飾)則因為沒能實現的夢想和沒有結果的戀情,而對人生感到徬徨。

在誰也沒注意之下,老爸走失了,原來老爸的記憶一直停留在全家人最快樂的那一天,這個小小的、美好的回憶,提醒著她們「家人的愛一直都在」。一直與老伴相依為命的母親(松原智惠子 飾)也在這時候健康出了問題,誰來代替母親照顧老爸?是不是該把老爸送進安養院?雖然姊妹倆各自有各自的煩惱,在父親的記憶一點一滴消失的這七年,讓她們重新學習了什麼是重要的事,以及好好地說再見。在不斷變化的時代,重要的事永遠也不會改變。

(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電影的最後其實就已經替電影做出了解釋,「有人說失智症就是人生的一次漫長的告別」,而這句話就也足以代表《漫長的告別》這部電影。

從七十歲病徵出現開始,導演以每四年一個區間推進電影,七十、七十四、七十八......來看這漫長的遺忘過程帶給東家什麼樣子的影響,以及隨著東昇平的失智情況越來越嚴重,逐步帶領觀眾往東家的回憶裡走。此外,除了得煩憂父親,兩位女兒(姐姐麻里與妹妹芙美)也都各自有著自己的煩惱,前者隨著丈夫移民美國,卻怎樣都無法適應美國生活,在陌生環境身旁沒有認識的人,心裡壓力積累越重,和丈夫、和兒子也沒辦法有效溝通,孤立無援令她相當難受;而後者則陷入理想與夢想的糾結,懷抱著廚師夢卻怎樣都實現不了,談了幾段戀情卻也無疾而終,不明白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對人生徬徨卻也不敢輕易向家人訴說。

麻里與芙美不約而同先後向父親請教,本來看似不抱任何期待,只當作單純的煩惱傾吐,沒想到竟換來父親充滿睿智的回答,中野量太導演以這樣的方式、劇情編排,說出自己的想法,或許人會因為失智症導致思考能力與記憶力、日常生活功能退化,但有些東西是無論如何都不會隨著不見的,而是早已深刻在心底,例如因著年紀增長所累積的人生經歷、還有惦記家人的那份愛。延續著上一部作品《幸福湯屋》,中野量太導演再度以「家」為題材,將家庭問題、人生難題放入電影裡,有別於《幸福湯屋》的破碎家庭之重建,這次《漫長的告別》所牽起的,無非是那份家人間的情感羈絆,電影充滿著的是家人對家人的關心與體貼,讓人看了有很多感觸。

(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最近啊,好多事情都離我好遠,包括你們幾個也是。」

2007年,在父親七十歲生日的那天,早已各自在外生活的麻里與芙美被母親曜子分別以不同的說法「哄騙」回家,後來她們才從母親口中得知,原來父親罹患了失智症,時常忘記自己接下來要幹嘛,甚至還偶爾會忘記眼前的她們是誰,更誇張的是,父親還在好友喪禮上詢問死者是誰,而這樣的情形只會越來越嚴重。

2011年日本發生三一一大地震,各家電視台宣導著民眾盡量不要外出以免接觸外漏的輻射,可日子還是得過,日常所需還是得出門採買,曜子不放心放丈夫一個人在家,所以帶著他出門到超市採買,想不到卻在走出店外時被店員攔下,只因為昇平口袋出現了幾樣沒有結帳的商品,兩人當場被因偷竊被帶進店長室盤問,雖然後來事情難堪落幕,卻也再度加深母女三人對昇平的擔憂,麻里與芙美開始思考起將父親送進養老院的可能性,她們對母親提出建議並一同商討,最終兩姊妹還是尊重母親的決定。

「你一直說回家,你現在的家不就在這裡嗎?」

自從罹患失智症後,昇平口中不時嚷著要回家,這讓母女三人傷透腦筋,百思不得其解究竟父親是要回到哪個家?第一次他趁著孫子阿崇睡著、家裡沒人時悄悄離家,雖然後來在附近被找到,但也讓眾人擔心相同事情再度上演,她們於是在手機上加裝 GPS 定位系統以防萬一,同時她們也試著帶他前往任何可能是他口中「家」的地方,可惜似乎都不是。直到有天昇平再次離家,母女三人跟著定位系統來到遊樂園,看著他和兩位小女孩乘坐著旋轉木馬,麻里和芙美不明白的,看在曜子眼裡已了然於胸,她曾經帶著女兒們到遊樂園玩卻忘了帶傘,知道會下雨也知道她們沒帶傘的昇平,便開著車帶著三把傘到遊樂園接她們。這是嚴肅不苟言笑的他表達情感的方式。即便他從未說口出,可他的心裡是掛念並深愛她們的。現在他深受失智症所苦,很多事情都忘記了,連引以為傲的漢字詞量都所剩無幾,但他始終忘不了的,就是他記憶中那關於家的樣子,當年他帶著傘去接妻女,一家四口漫步在雨中或許是他一生中最美好、最不想忘記的畫面吧。

(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那也能嘆口氣,嘆口氣就算了吧。」

我喜歡電影的兩個地方,一是電影裡時刻存在著的家人羈絆,導演透過很多方式、道具來增強情感連結強度,讓觀眾越是看到後面就越能感受到東一家的情感厚實度,就越容易被其所深深打動。二是對於人生、婚姻、愛情的想法,當碰上問題時,麻里和芙美喜歡向父親求救,父親也總是會給予她們建議。父親的建議並非正確解答,而是他從漫長人生中學習到的體悟,他就像一座燈塔指引著在海上迷失的兩位女兒方向,在他還沒有忘完全之前,所能做的就是這些了。

《漫長的告別》描繪著關於家的輪廓,情感在電影裡變得有形體且是如此清晰可見,中野量太導演巧妙藉由失智症來引出由「家」所衍生出的其他問題,語言、親子、夫妻...等問題,給予中肯建議供觀眾參考、思考。

我滿喜歡《漫長的告別》給人的清爽感,不會過分油膩灑狗血,讓人看得很舒服,不過比較可惜的是,可能是要迎合「漫長的告別」的關係,節奏掌握上不是很穩,好幾次情緒被推到高點,看上去像是要相互告別作結尾了,所以就放心讓自己陷入感傷中,未料下一個黑幕過去又是一次四年開始,情緒被收得很突然,以至於在接收劇情時會慢個幾拍,接連幾次都有「以為要結束結果還沒」的停頓,難免會給人劇情很拖沓的感覺。

另外,只要是有外國人出現的戲都讓我很出戲,有種說不上來的違和感,和日本演員對戲顯得很生硬不自然,不管是麻里兒子喜歡的女孩,或者是那對到麻里家作客的夫妻、學校校長都是,在這樣一部電影裡顯得有點突兀。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原標題:《漫長的告別》,能夠記得的有多少?)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