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筆下的台灣,讓日本人都落淚!即使好友相繼被政府殺害,他仍不放棄畫出最美故鄉

2016-05-11 12:21

? 人氣

「我不會講話,我用畫來說我的話,畫對我比什麼都能表達我的心情……」(圖片:台灣網路美術館)

「我不會講話,我用畫來說我的話,畫對我比什麼都能表達我的心情……」(圖片:台灣網路美術館)

知己畫友陳澄波,以及長年很照顧他的前輩「台灣第一位哲學博士」林茂生,相繼消失在台灣這座島嶼之上,廖繼春久久無法拿起畫筆,但他也曾說過:「我不會講話,我用畫來說我的話,畫對我比什麼都能表達我的心情……」

廖繼春(1902年1月4日-1976年2月13日)出生在葫蘆墩,也就是今天的台中豐原。廖家務農,家境並不優渥,父母在他小時候相繼過世。長兄如父,好在有哥哥的栽培,他得以完成學業。1910年廖繼春進入豐原公學校就讀,學業成績非常優異。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他從小就喜歡畫畫,但是他們家沒有錢給他買鉛筆,在物質豐裕的今天實在很難想像;而廖繼春為了想畫畫,為了買鉛筆,他背著哥哥的小孩沿街叫賣油條,完全應證了「沒有傘的孩子,才會努力奔跑」這句話!

1976,廖繼春,《東港晨色》(圖片:台北市立美術館)
1976,廖繼春,《東港晨色》(圖片:台北市立美術館)

第一次接觸油畫

而後廖繼春進入公費的台北總督府國語學校就讀,從豐原來到台北,住在學校宿舍。到台北來之後,也打開了他的視野。他在台北新公園(今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第一次看到日本人畫油畫,覺得既新奇又非常有興趣,便把課餘假日打工賺來的錢,託人從東京購買昂貴的油畫顏料,並且依照買顏料附贈的油畫入門書籍自學。

完成學業之後,20歲的廖繼春回到母校豐原公學校任教,他沒有放棄最愛的美術,不只到畫室學習最基本的素描技法,還利用「通信教育」的方式,將畫好的作品寄到日本以台日函授的方式學習美術。

世上最值得探尋的珍寶,就是人與人的相遇。

廖繼春在豐原公學校遇到同是豐原人的同事林瓊仙。林瓊仙來自豐原仕紳之家,她也是彰化女子高等普通學校(今彰化女中)第一期畢業生。當時台中高等女學校(今台中女中)專收日本女學生,而彰化女高是台北以外台灣第一所兼收台籍女學生的女子學校,能進入彰化女高就讀的都是世家望族。林瓊仙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但是最後學校還是把第一名頒給日本人,個性堅毅的林瓊仙非常不服氣,接到第二名獎狀時當場撕掉。

而後林瓊仙到豐原公學校服務,廖繼春對她展開追求,由於家世背景相差太過懸殊,起初到林家說媒時,遭到婉拒;但是廖繼春的誠意感動了林瓊仙,她開出條件:「要去日本留學回來才可以。」

留學東京美術學校

林瓊仙是廖繼春中一生最重要的支柱,那時候一般人怎麼可能出國留學,林瓊仙拿錢資助廖繼春留學日本,還幫他買了二等艙。廖繼春當時搭船時覺得奇怪,怎麼乘客這麼少,直到下船時才發現好多人包括陳澄波從三等艙走出來,頓時讓廖繼春覺得非常感動。

他和陳澄波一起考進東京美術學校,並在同一年和林瓊仙成婚。現存廖繼春最早的一幅作品就是他的自畫像,這也是東京美術學校的傳統,所有學生在畢業前都必須要畫一幅自畫像,他用大筆粗獷的筆觸,畫下最真實的自我。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