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演員吃素但戲裡要嗑牛排該怎拍?揭劇組「食材手」神猛事蹟!芒果、豆腐竟能做出逼真荷包蛋

2019-03-18 14:41

? 人氣

劇組裡的食物設計師除了準備食物、管理食物外貌,還需配合演員的各式需求,常要臨機應變,像魔術師一樣用各種稀奇古怪的材料變出一桌菜。(圖/電影劇照,影製所提供)

劇組裡的食物設計師除了準備食物、管理食物外貌,還需配合演員的各式需求,常要臨機應變,像魔術師一樣用各種稀奇古怪的材料變出一桌菜。(圖/電影劇照,影製所提供)

「現在幾乎每個演員都有他們自己的需求,像是『我其實是個素食主義者,我不吃肉,但是劇本說我應該要吃牛排。』」
——Chris Oliver (Prop Food Stylist)

Prop Food Stylist是國際業界一直到近一、二十年才有的職業分工,90年代的美國電視劇也沒有食物設計師,觀眾看到演員吃的常常都是最好解決的義大利麵。台灣近年雖有電影《總舖師》美食顧問蕭維政(老蕭)協助把關電影裡的食物美術,讓人更尊敬電影裡的食物的重要性,但台灣業界普遍在劇組分工上還是相較不明確,常常是拍片要求要有食物,美術組的人就負責煮或是變出來。(感謝私訊指正DC FILM SCHOOL,廣告或電影業界其實有數位頂尖的「食材手」專門負責處理食物美術的部分)

如果談到食物攝影,假如是平面攝影的話,食物常常可以以別種原料造假來呈現食物的光澤跟效果,比方說蛋糕的奶油常常是用刮鬍泡做的,冰淇淋是馬鈴薯泥混合色素做的。(oops!講出來了)

但是如果是電影的食物,演員會真的送進嘴巴裡,才不可能讓演員吃下不健康的食物。負責電影裡的食物設計師,英文就叫做Prop Food Stylist,萬能的電影藝術家。

美食電影的關鍵當然就是要確保「大量美食的製造」

古巴三明治為電影《五星主廚快餐車》的重要主角。(圖/電影劇照,影製所提供)
古巴三明治為電影《五星主廚快餐車》的重要主角。(圖/電影劇照,影製所提供)
在《五星主廚快餐車》的拍攝過程,製作出了八百份的古巴三明治。(圖/電影劇照,影製所提供)
在《五星主廚快餐車》的拍攝過程,製作出了八百份的古巴三明治。(圖/電影劇照,影製所提供)

由鋼鐵人導演Jon Favreau(強法夫洛)自編自導自演的電影 Chef 《五星主廚快餐車》,古巴三明治是劇情當中很重要的核心關鍵,而三明治當然也是現場製作,請來了餐車主廚Roy Choi(羅伊崔)指導傳授食譜,該片食物設計師Melissa McSorley透露,整部片大概做了800個古巴三明治,為什麼?因為導演要求啊。

「拍攝美味食物的秘訣就是——你必須真的吃下去,而且你必須再吃一次,然後你必須每個角度、每個鏡位都再吃一次。」——Jon Favreau。

在電影Julie & Julia《美味關係》裡,有一幕是切蛋糕的戲,為了那場戲,要拍攝的不同鏡位就要多準備很多蛋糕。同樣的在電影《愛找麻煩》裡面,梅莉史翠普要在亞歷鮑德溫進門時,剛好生氣地把一隻雞腿跺掉,如果需要6-10個take,4-5種鏡位的話,一場戲50隻雞就是必備的數量。

因應多次的不同角度拍攝,一種食物通常要準備非常多份。(圖/電影劇照,影製所提供)
因應多次的不同角度拍攝,一種食物通常要準備非常多份。(圖/電影劇照,影製所提供)

食物設計師不只服務劇情跟導演的需求,也要照顧演員的需求

那如果遇到只吃素食的演員,經驗豐富的食物設計師Chris Oliver就會想辦法,比方說在美劇Masters of Sex《性愛大師》裡面,遇到全素的演員因應劇本要求必須吃下煎過的荷包蛋,她便想辦法用芒果跟豆腐做出一顆蛋。如果她不說,也許觀眾從來都不會發現那不是真的蛋。

除了因應全素的蛋,要在電影裡呈現季節奢華感,又要因應劇組全天強光高溫的拍攝,生蠔也是劇組們熱愛的食物。《五星主廚快餐車》的食物設計師Melissa McSorley說,生蠔是大家最愛的食物,因為很有季節感,但其實都是假的,真正的原料的話,她想先偷偷保留不透露。

為了長時間拍攝,食物的配方也會重新調配。(圖/電影劇照,影製所提供)
為了長時間拍攝,食物的配方也會重新調配。(圖/電影劇照,影製所提供)

電影Eat, Pray, Love《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當中的義大利冰淇淋Gelato也不是真的,當時是在8月的羅馬拍攝,義大利冰淇淋當然兩秒鐘就會融化,所以電影裡的Gelato是蛋白霜做的,可以讓演員真的食用又不會因為氣溫而瞬間融化。

另外一個改造食譜的把戲是電影Julie & Julia《美味關係》裡的法式洋蔥湯,濃稠牽絲的起司是看起來好吃的關鍵,但真實食譜的Gruyere葛瑞爾起司,幾乎暴露在空氣中就瞬間凝固硬化,無法長時間搭配拍攝,為了要讓起司看起來夠熱又不會燙到演員的舌頭,食物設計師Susan Spungen只好把起司改成mozzarella莫札瑞拉起司,跟原食譜不同,但是銀幕上看起來一樣好吃。

你想不到的狀況,食物準備的危機與處理,他們都克服了

在各種狀況下,都得解決臨時的「食物危機」(圖/電影劇照,影製所提供)
在各種狀況下,都得解決臨時的「食物危機」(圖/電影劇照,影製所提供)

臨時增加道具烤雞:

在電影Little Fockers《門當父不對之我才是老大》裡,本來Chris Oliver預計花3小時做出8隻雞,但劇組臨時把需求增加到25隻,並且希望在午餐前拍完這場戲。接到改變通知的時候,已經是當天早上六點鐘。好險Chris Oliver跟當地另一個節目的食物供應商保持良好關係,調來許多雞隻準備。 

說好不切的蛋糕突然改成要缺一角:

而Melissa McSorley在電影Danny Collins《翻唱人生》裡遇到的難題是,原本劇本上描述派對上有個完整的蛋糕會在背景,但開拍前導演突然改變心意,希望這個蛋糕可以是被切好的,派對上有人在享用了,可是Melissa McSorley事先準備好的蛋糕根本不是真的,是泡棉做的! 最後他們只好運用鋸子鋸開蛋糕,並且緊急調動人員外出尋找像奶油的外層佈置,緊急製造假切片蛋糕給背景演員,讓他們看起來像是真的在吃蛋糕,但奶油裡面還是是泡棉。

老虎的食物也是食物設計師的管轄:

在電影Water for Elephants《大象的眼淚》中,有一場戲是演員Robert Pattinson必須餵食老虎,而且被誤咬傷手,所以需要拍攝激動的老虎。當時劇組請Chris Oliver設計好真實的大腸(引誘老虎的食物),再讓特效部門製作塑膠大腸,希望只是用道具就能激起老虎反應。

但是當他們把塑膠大腸丟向老虎的時候,老虎當然完全沒有反應,因為牠知道那是假的。最後Chris Oliver做了二十桶大腸,把二十桶大腸帶到現場,然後劇組把老虎用堆高機送進來,Chris Oliver則是離老虎大概30步遠,連身上也掛上大腸。結果,老虎果然激動地大吼大叫。這也成了Chris Oliver最難忘的記憶。

文/梁均婕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DC FILM SCHOOL影製所(原標題:電影裡的美食,都是設計出來的——美術部門Prop Food Styling)

責任編輯/趙元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