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阻礙進步的符號」美國大學廢除廁所性別標誌

2016-04-01 14:40

? 人氣

2016年伊始,美國大學吹起一股去除廁所性別符號的風潮。(取自推特)

2016年伊始,美國大學吹起一股去除廁所性別符號的風潮。(取自推特)

美國曼哈頓私立大學柯柏聯盟學院(Cooper Union)近日宣布,要將校園內所有廁所的男女標誌排移除,完成廁所「去性別化」的目標,並以「有小便斗和廁位的廁所」和「只有廁位的廁所」等字樣取代舊有標誌。

校方這項決定對2年來持續參與向校方施壓、要求改變的柯博學院學生來說,是打了一場漂亮的「勝仗」。

首座大學廢除廁所性別符號

2015年秋季,柯柏聯盟學院校區內最老舊建物內的廁所出現了一個「重大改變」,幾名在校學生表示,對身旁跨性別同學使用廁所時遭受的騷擾「受夠了」,憤而拆除用來區隔男女廁所的標誌牌。

出乎意料的是,被拆除的標誌牌並未被校方重新裝回。

校方更在今年3月宣布,將會把校區內所有廁所外區隔男女廁所的標誌牌拆除,這項舉動使柯柏聯盟學院成為全美第一所,對校內跨性別學生安全使用廁所權利做出保障的大學。

曾參與抗議的索非亞(Rio Sofia)說:「公共廁所不需知道你是男性還是女性,它只需要問你想要上小號還是大號?」

柯柏聯盟學院在社會正義議題上走在前端

柯柏聯盟學院代理校長米亞(Bill Mea)在3月18日給全校師生的一封郵件中,宣布校方決定拆除廁所性別標誌牌。米亞日前表示自己認同這項決定,「說實話,(這項決定)並不會大幅改變大家每日使用廁所的習慣。但它反映出的是柯柏聯盟學院該秉持的立場。」

「我無法改變外在的世界及他們對待跨性別者的方式,但我可以改變的是柯柏聯盟學院的校園環境,讓每一位同學在校區內都能有安全感。」米亞說。

米亞在採訪中表示,「柯柏聯盟學院在社會正義議題上,永遠走在前端。從1859年柯柏聯盟學院率先開放女性及非裔美國人到該就讀起,我們這間學校在倡議平等上一直都是不遺餘力。」

就在近日各方就廁所使用議題(是否可依性別認同如廁)吵得不可開交之刻,柯柏學院一展大將之風,做出頗具前瞻性的改變。

與其只是保護跨性別學生使用符合個人性別認同的廁所,該校直接把廁所牆外標誌「男廁」、「女廁」的字樣移除,並已決定將用新的標誌牌,取代傳統上對廁所使用者性別(男女性)狹隘的分類。他們將會用「有小便斗和廁位的廁所」的字樣取代「男廁」及「只有廁位的廁所」取代「女廁」,但目前還尚未裝上新標誌。

此外,校方也決定將對學生開放,原本只開放給教職員使用的單間廁所,這項改變其實是為配合紐約市(New York)近日通過的一項新法案。

校內學生對改變無知覺

校方的決定對2年來持續參與抗議、向校方施壓的同學來說得來不易,是場「勝仗」。

但校內多位受訪同學表示對於廁所牆外將面臨的「改變」並不太在意,或是沒有太大感覺,在社群網站臉書(Facebook)上則出現較激動言論,留言中出現嘲笑這群要求改變的學生,表示學校現在深陷「學費危機」,他們竟花時間在「廁所政治」上。

「男、女廁」背後隱含的所有權想像

米亞解釋校方決定拆除標示男女性別標誌牌的理由,是因為「當一個性別化(gendered)的空間出現時,隨之而來的就是一種對該空間所有權(ownership)的想像。當人們見到他們認為不屬於此空間的人出現時,對彼此都造成一股壓力,所以我們決定何不乾脆把這些標誌牌都拆除。」

全校師生多數沒有被無標誌牌的廁所困擾,仍舊照常使用,訪客也都能很快地了解該如何使用這些廁所。

使用廁所時面對的異樣眼光

對於跨性別學生來說,校園生活中最折磨人的便是,得不斷去找一間在使用時不會被他人用異樣眼光對待的廁所,該校就讀藝術領域的歐芬頓(Andy Overton)說,他早已習慣到校外、離校幾個街區遠的星巴克使用單間廁所。

儘管在校風開放的柯柏學院,且校方也已就學生權益做出多項革新性承諾、保障下,仍有多位在校的跨性別同學因無法融入、取得認同,而決定退學。

多所美國學校違反聯邦反歧視法令

美國多州都曾通過法案,限制跨性別者得依「生理性別」如廁。

除了美國北卡羅來納州(North Carolina)議會23日宣布,否決地方政府保護多元性別的法案,要求學童如廁時必須使用符合「生理性別」的廁所外,近日多所學校也強烈反抗歐巴馬政府通過的聯邦「反歧視法令」,該法保護跨性別學童使用符合個人性別認同廁所的權利。

伊利諾州(Illinois State)最大的高中學區近日傳出因違反聯邦「反歧視法令」,不允許一位跨性別學童自由使用更衣間,可能將損失聯邦的數百萬美元補助款。

弗吉尼亞州(Virginia State)格洛斯特縣(Gloucester County)一位跨性別男孩格林(Gavin Grimm)因廁所使用一事與就讀學校鬧上法院,格林所屬社區的居民在一場公聽會上,當著格林的面稱他是一個怪胎(freak),並貶低他成一隻想在消防栓上撒尿的狗。

性別化廁所是否真有存在必要

儘管柯柏學院並非唯一一所承諾要保障跨性別學生權利的東岸大學,但美國跨性別平權中心(National Center of Transgender Equality, NCTE)執行主任凱斯林(Mara Keisling)說,「到目前為止,我仍沒有看到其它任何一所大學的實質行動。」

凱斯林指出,除了跨性別者外,就連帶著幼童的父母平日需使用廁所時,也面臨許多困境。

「我們作為一個社會,過去基於各種不同理由決定性別化我們的廁所,但現在我們應該重新思考其必要性。」凱斯林說。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