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座「爛尾樓」道盡了委內瑞拉的衰敗與榮光:從獲獎建築墮落為國家情報總部的「螺旋大樓」

2019-02-01 20:10

? 人氣

裡面擁擠、悶熱、令人窒息。

曼迪拉記得,「沒有電燈,沒有水,沒有廁所,沒有衛生紙,沒有牀;牆上沾著血跡和糞便。」

他告訴BBC, 關在那裡的囚犯有時一連幾個星期不能洗澡,小便用塑料瓶,大便用塑料袋;他們把這些戲稱為「小船」。

藝術家筆下的囚室
囚犯們給不同的囚室起了不同名字,最壞的那間叫「關塔那摩」。

酷刑折磨

但是,虐待還不是「螺旋大廈」令人產生的最大恐懼。

所有接受BBC採訪的人,無論是曾經的獄警還是囚犯,都提到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SEBIN在那裡使用酷刑折磨和刑訊逼供手段。

卡洛斯進過那個監獄。他說:「他們用袋子罩住我的頭,惡狠狠地對我拳打腳踢,還電擊我的頭、睾丸和胃。」

「我感到巨大的羞辱、無助、羞恥和憤怒。」

路易斯也曾被關在那裡。他說:「我的腦袋被蒙上,我聽到一個SEBIN警察說,『我們去拿槍吧。我們要殺了你。』」

「他們在大笑。『只有一粒子彈。就看你的運氣了』。我能感覺到手槍頂著我的腦袋......能聽到他們扣扳機。這樣的事有好幾次。」

曼迪拉說,他開始收集記錄獄友的經歷,發現同樣的折磨手段被反覆使用。

他記得有一個大學生,警察把一個裝滿糞便的塑料袋套在他頭上;還聽說有人被強姦、被電擊,還有人一連幾天被蒙住雙眼,直到他們理智不清。

藝術家筆下的刑訊逼供
前囚犯和獄警都提到,刑訊逼供在「螺旋大廈」裡經常發生

踐踏人權

兩名前獄警都否認他們本人曾親自參與刑訊逼供,但都承認曾親眼目睹這種情形。

維克多說,他曾看見囚犯被毆打、捆綁,手腕被捆在樓梯扶手欄上,雙腳幾乎觸不到地面。

電擊刑具是充電器,兩根電線搭在囚犯的身上。

曼努埃爾說:「酷刑折磨是系統性的,被視為正常的。」

許多這類事例被國際人權組織記錄在案。2018年2月,國際刑事法庭對那一階段的違法和侵犯人權指控展開初步調查。

委內瑞拉政府表示將配合調查。

馬杜羅總統和保安部隊士兵在加拉加斯「螺旋」大樓入口處
馬杜洛總統對異議人士和政治對手無情打壓。

變相的死刑

2016年10月,在「螺旋大廈」監獄關了兩年半後,曼迪拉健康狀況惡化,監獄當局決定讓他去診所做手術。

法庭批准了這個決定。但是,SEBIN在最後關頭插手干預。結果,病痛纏身的曼迪拉被強行從診所帶走,押回監獄,關進單人禁閉牢房。

他說:「這就像把一個身患絶症的人鎖在牢房裡,告訴他永遠別想再出去。他們這是給我判了死刑。」

曼迪拉被SEBIN警察拽出診所塞進車裡時曾憤怒地呼喊,這個場景被人拍了下來,影片隨即在網上流傳。國際人道主義機構就此發出呼籲,要求委內瑞拉當局釋放曼迪拉。

又過了10天,當局在壓力下讓步,先是把他轉移到軍方醫院,然後再轉到一個專門診所,這才得以接受必要的手術治療。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