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座「爛尾樓」道盡了委內瑞拉的衰敗與榮光:從獲獎建築墮落為國家情報總部的「螺旋大樓」

2019-02-01 20:10

? 人氣

自那以後,這幢大樓就成了令人心驚膽戰的地方,裡面關押著刑事犯和政治犯。 

BBC走訪了一些曾經被囚禁在那裡的人士,他們的家人、律師、非政府組織,還有兩名前獄警。透過這些信息,「螺旋」內的日常圖景依稀浮現。

我們的採訪對象要求不透露姓名,擔心自己的親屬受到政府的打擊報復。

2014年5月,委內瑞拉爆發大規模反政府示威抗議,警察逮捕了3000多人,都關在「螺旋大廈」。

其中一位名叫羅斯米特·曼迪拉,32歲。他當時已經是遠近聞名的政治活動人士,公開為LGBT爭取權益。就在監禁期間,他當選了委內瑞拉國民議會議員,成為該國第一位公開的同性戀國會議員。

2017年7月,防暴警察平息抗議示威
2014年和2017年,委內瑞拉爆發大規模反政府抗議示威,成千上萬名抗議者被捕

經濟不穩、政治動蕩、時局飄搖

委內瑞拉國內通脹劇烈,食物和藥品緊缺,公共服務幾近癱瘓,民生艱難。

「螺旋大廈」也異常忙亂。每天都有一車一車的人被運到那裡關押。被抓的除了學生和政治活動人士,也有恰好在錯誤的時候出現在錯誤的地方的無辜民眾,包括兒童。

曼迪拉的罪名是資助抗議示威。他否認指控。

曼努埃爾曾經在「螺旋大廈」當過獄警,他對曼迪拉印象很深。

他記得,像曼迪拉那樣的人本不應該被關進去。

全副武裝的SEBIN軍警在加拉加斯街頭巡邏。
委內瑞拉的秘密警察被指控侵犯人權。2018年1月,全副武裝的SEBIN軍警在加拉加斯街頭巡邏。

「威懾民眾」

曼努埃爾說:「把那麼多人抓起來關進監獄,目的是恐嚇民眾。」

他覺得當局的這個目的是達到了。「因為現如今不管哪兒有抗議示威,或者遊行,委內瑞拉人心裡就會感到恐懼,因為他們不想被抓。」

被關在「螺旋大廈」監獄裡的人通常要等數日、數周甚至數月之後才上法庭。

SEBIN的職責是收集和提供情報、信息。但有一段時間,它的角色似乎變了,變成獨裁政權的衛士。

曼迪拉說,他被關在那裡的兩年半時間裡,晝夜擔驚受怕,同時也感到自己有責任把那裡每天發生的折磨和殘酷現象記錄下來。

藝術家繪製的"螺旋"大樓裏的囚室
藝術家筆下的「螺旋大廈」裡的囚室。隨著囚犯人數激增,辦公室、廁所,甚至樓梯通道都被改成囚室。

「關塔那摩」

曼迪拉被關進「螺旋大廈」是在2014年。他記得當時那裡有50名囚徒。兩年後,關在裡面的囚犯增加到300人。

隨著被關押的人數增多,獄警開始動腦筋增加囚室。

辦公室、廁所、樓梯通道,還有原來設計為精品店鋪的空間都被改成牢房。

囚犯們給這些牢房起了各種名字:魚缸、小老虎、小地獄,等等。

最糟糕的那間被叫做關塔那摩。曾經在「螺旋大廈」當獄警的維克多記得,那個地方本來是存放證據的儲藏室,面積大約12米平方公尺,後來一度關了大約50個犯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