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未結束的二二八:兒子為救父中槍亡、女兒發瘋至死才解脫 嘉義仁醫慘死槍下開啟家族70年惡夢

2019-01-22 09:30

? 人氣

大姐婚後發瘋住院、哥哥被憂鬱症折磨70年,對潘信行來說二二八不是在父親被槍決後就結束,而是整個家族長達數十年的陰影...(翻攝自潘信行演講投影片)

大姐婚後發瘋住院、哥哥被憂鬱症折磨70年,對潘信行來說二二八不是在父親被槍決後就結束,而是整個家族長達數十年的陰影...(翻攝自潘信行演講投影片)

二二八事件,真的只是70多年前的「歷史」嗎?20日下午,二二八國家紀念館邀請受難者潘木枝之子潘信行、林界之女林黎彩進行演講,來自不同家庭的兩人有著共同的傷痛,是父親遭槍決身亡以後長達70餘年的惡夢。

在嘉義一生行醫濟貧的潘木枝於1947年3月25日遭槍殺於嘉義車站、死前遭刑求哀號到下巴都脫臼,但對潘木枝一家人來說這僅是苦難開端。身為家裡最小的孩子,潘信行看見收屍的三哥從此躁鬱甚至將自己孩子打到進精神病院,一旁跪著的哥哥則是一生受憂鬱症折磨,父親生前最疼愛的阿姐則是在孩子長大成人後也終於崩潰、至死才脫離精神病折磨,潘信行感嘆:「二二八結束了嗎?還沒結束,還在過程中嘛……」

二二八與白色恐怖不只流淌街頭的鮮血、受難者遭刑求的淒厲哭號,當家人被殺害以後,破碎的家庭該如何撐起經濟、孩子該如何面對沒有雙親的日子、漫長的社會排擠、家人慘死的巨大衝擊,在在都是家屬數十年來難解的傷。而聽潘信行與林黎彩談起過往人生,確實──二二八,從未結束。

二二八事件受難者潘木枝所留遺書(翻攝自潘信行演講投影片)
二二八事件受難者潘木枝所留遺書(翻攝自潘信行演講投影片)

年幼家貧曾遭潘木枝救命 蕭萬長被母親吩咐到刑場上香、難忘滿地鮮血

潘信行係嘉義名醫潘木枝家中的么兒,爸爸遭槍決那一年才6歲的他,如今已成了78歲白髮蒼蒼的老人,而潘木枝死的那年才45歲,或許連白頭髮都來不及冒出來。

談起父親一生,潘信行是驕傲的,他漫長人生裡走到哪都有人跟他說「你阿爸真的很好很好」,留日習醫的潘木枝並沒有把志業放在賺大錢,而是免費替貧窮人看診,連年幼的前副總統蕭萬長也受其救命之恩。二二八事件發生時,潘木枝免費替嘉義公會堂庇護的外省平民看診,也參與處理委員會希望跟政府和平談判,卻沒料到自己早已被鎖定,一到水上機場就被捕、被鐵線綁起、被刑求哀號到下巴都脫臼,最後遭槍殺慘死於嘉義車站,而蕭萬長過去受訪時也提過潘醫師遭槍決這一幕──他親眼看著救命恩人被槍決,媽媽要他去上香。

潘木枝之死對當時小小年紀的蕭萬長來說當然是巨大衝擊,他看不懂為何人人敬愛的「潘醫師」會被插上死囚牌又倒在滿地鮮血裡,這一幕對潘木枝的家人來說更是難以抹去的畫面,太過疼痛了──潘木枝被囚禁時,次子潘英哲還為了救爸爸在路中因不明原因中彈身亡,留下來的孩子們,則一生難逃憂鬱症、躁鬱、精神疾病的陰影。

「二二八還沒結束」家族全受精神病之苦:大姐婚後發瘋住院、哥哥被憂鬱症折磨70年

潘信行回憶,爸爸被槍決時幾個哥哥都在現場,其中當年僅13歲的三哥在行刑完畢後去收屍,他先把爸爸痛到脫臼的下巴推回去,再跟爸爸說「厝內大家都平安,你安心去」隨後闔上爸爸雙眼,潘信行聽說那時還未氣絕的爸爸聞言流淚,隨後就死在哥哥懷裡:「他是死在我哥哥胸懷上面,這對一個13、14歲的孩子,這是一生最痛的事情,最悲傷的就是這……」

本篇文章共 5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7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