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租屋必看
  • 共軍實力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只能用來航拍?軍備局研發結合輕兵器、委國總統險被殺 盤點你不知道的官方無人機用途

近年空拍機數量遽增,農委會林務局農航所兩架「熊鷹」無人機才剛成軍,未來計畫再增加兩架,以執行單位所需的航拍業務。(蘇仲泓攝)

近年空拍機數量遽增,農委會林務局農航所兩架「熊鷹」無人機才剛成軍,未來計畫再增加兩架,以執行單位所需的航拍業務。(蘇仲泓攝)

農委會林務局農林航空所日前舉行國產定翼型無人機的交機典禮,率先接收兩架並命名為「雄鷹」,未來預計再採購兩架,以執行航拍任務。而風光接收無人機時,讓人好奇其他政府部會使用無人機的情況。盤點官方對於無人機的需求,大致可區分為具有攻擊或壓制能力的軍事需求、偵查搜索、航拍等三大類。

近年空拍機入門條件平易近人,更成為一門新興產業,面對民間雨後春筍般上升的空拍機數量,台灣的天空越來越熱鬧,而無人機管理的機制建立便成為一個需要解決的課題。如今相關法規將在今年上路,「操作證」報考的內容也在去年底出爐,除了用法律管控,相關單位也建構出反制無人機的標準和裝備。

從反干擾能力到火力壓制系統 國防部規模、類型最龐雜

以類型和規模區分,最龐雜的非國防部莫屬。國軍目前服役的定翼無人機,是中型的「銳鳶」和小型的「紅雀」。前者具即時影像傳輸、電子反干擾能力,隸屬海軍「海上戰術偵搜大隊」,後者可透過人員助跑,以手持投擲方式起飛,現由海軍陸戰隊使用,兩型皆能依據部隊需要,執行區域內偵查任務。

20190111-國軍目前使用的「銳鳶」無人機(前),隸屬於海軍;後方的「騰雲」無人機,未來順利服役後,則將成為國軍體型最大的無人機。(蘇仲泓攝)
國軍目前使用的「銳鳶」無人機(前),隸屬於海軍;後方的「騰雲」無人機,未來順利服役後,則將成為國軍體型最大的無人機。(蘇仲泓攝)
20190111-海軍陸戰隊使用小型的「紅雀」無人機,協助執行偵查任務。(蘇仲泓攝)
海軍陸戰隊使用小型的「紅雀」無人機,協助執行偵查任務。(蘇仲泓攝)

雖然可預見無人機在部隊中扮演的角色會越來越多元,但直到近日,都還傳出有「銳鳶」在台東海域失事,顯見無人機在操作和維保上,仍有不少地方有待精進。撇除前述已服役機型,負有武器研發重任的中科院,仍持續對無人機性能進行提升。例如在航太展以掛載非作戰莢艙型態亮相的「騰雲」,未來服役後,將成為國軍最大型的無人機,一般認為將交由空軍使用,而在保有掛架的情況下,要研發能夠掛載國產武器的攻擊型,也並非不可能。

20190111-「騰雲」無人機過去已不只一次亮相,不過掛架下多以救護用莢艙為構型進行展示。至於未來是否能夠成為掛載國產武器的攻擊型,國人都很關注。(蘇仲泓攝)
「騰雲」無人機過去已不只一次亮相,不過掛架下多以救護用莢艙為構型進行展示。至於未來是否能夠成為掛載國產武器的攻擊型,國人都很關注。(蘇仲泓攝)

此外,國軍在研發旋翼無人機上同樣有所成果。在軍備局努力發展下,無人機長滯空、重負荷能力有所提升,民眾熟悉的空拍機,已成為可結合輕兵器並具有主動辨識、追蹤、攔截的「非法空拍機捕捉系統」、步槍與榴彈槍的「火力壓制系統」,以及火箭與空投炸彈的「精準打擊與投放系統」。去年11月底,就曾在屏東舉辦旋翼型無人載具的觀摩,向來自各軍種和國安局、警政署、海巡署等單位代表,展示執行不同任務的可能。

除軍方有偵查需要,海洋委員會海巡署去年也有一批具有偵搜、監控功能的旋翼無人機投入服勤,支援海、岸勤包括越界捕魚、岸際偵巡等任務。該型無人機除能對不明目標進行識別,一旦遭遇違法情事或待救情況,可對其進行確認和蒐證,預計將建構20架。至於海巡選擇旋翼的考量,則是因為任務執行時,範圍多靠沿海或海面,旋翼有起降優勢,若在艦艇上操作也較為便利。

20190111-海巡署現有屬於自己的旋翼無人機,配合單位執行海面和岸際偵查、目標確認等任務。(蘇仲泓攝)
海巡署現有屬於自己的旋翼無人機,配合單位執行海面和岸際偵查、目標確認等任務。(蘇仲泓攝)

建立反制機制!無人機功能漸增 納入兵推成常態

官方需求量大,民間使用更不計其數,所以有人使用,就要有人準備反制。去年8月,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演說期間險被無人機暗殺英國蓋特威克機場、希斯洛機場先後因無人機闖入空域而被迫關閉。國際間,因無人機造成人員、公眾安全危害顧慮的案例時有所聞,政府提倡的「不對稱戰力」,對有心人亦若是,所以防範、反制無人機變成為各國安全單位亟欲解決的新課題。

因此,在大型活動舉辦前,安維單位將無人機納入兵推想定已是必須的常態,除透過媒播宣導不要使用未經申准的無人機,警方也會準備反無人機的措施和裝備因應。例如2017年世大運的「天網計畫」,就是由台北市警察局運用中科院研發的「無人機防禦系統」和自行採購的「無人機干擾器」執行相關勤務;近期台北市跨年晚會前夕,轄區信義分局特別召開維安記者會,示範如何透過干擾器將無人機驅離並迫使其飛返起飛點,確保管制區空域純淨,更能讓操作者「現蹤」以釐清動機。

20190111-台北市警察局在跨年晚會前夕舉行維安記者會,展示以無人機干擾器迫使未經申准的無人機飛返原起飛點。(蘇仲泓攝)
台北市警察局在跨年晚會前夕舉行維安記者會,展示以無人機干擾器迫使未經申准的無人機飛返原起飛點。(蘇仲泓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

蘇仲泓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