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華為之火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把自己交給真正的大自然:《東京森林咖啡店》選摘

從東京的森林出發!與36間隱身在東京森林中的咖啡店邂逅。(圖/Toomore Chiang@Flickr)

從東京的森林出發!與36間隱身在東京森林中的咖啡店邂逅。(圖/Toomore Chiang@Flickr)

五日市的老字號料理店「黑茶屋」佔地內有兩間咖啡館:「茶房 系屋」與「戶外露台 水音」。

據說,除去河川部分,黑茶屋總佔地寬達三千五百坪。不過,黑茶屋成立者也是現任老闆的高水謙二說,他其實沒有正式測量過餐廳的土地面積,所以不太清楚正確的數字。我從朋友那裡得知這處所在初次來訪時,決定先在園內自然生長的森林裡走走。

一開始迎接我們的,是緩緩轉動的大水車。稍微看了看紀念品店裡當地作家的手工藝品後,我便朝森林小徑出發。小徑中,鋪著茅草的屋頂草木繁盛,雨後的葉叢散發強烈的氣息。隨著秋意漸濃而開始透出不同色彩的樹林披上一層靄靄霧氣,令人陷入一種迷失在古老森林裡的錯覺。往下走至川畔,在戶外露台水音小歇片刻。由於水音尚未開始營業,四周悄無人煙,我便獨自一人看著河川發呆了一陣子。寧靜自在。

再次爬上斜坡,走向系屋——茶房裡是以褐色為基底的優雅裝潢、散發歲月價值的生活器具與優美的木桌椅。

系屋過去曾是當地製絲廠女工的宿舍。這幢介於大正與昭和初期(1912年~1926年左右)年間的建築,走過了近百年的時光。順帶一提,用來做山村料理店的主屋,則是自有著二五○年歷史的穩重莊園宅邸移建而來。

20181123-(榻榻米出版)
作者表示,水音尚未開始營業時,四周悄無人煙,我便獨自一人看著河川發呆了一陣子。寧靜自在。(榻榻米出版)

不論是因為宅邸散發著威風凜凜的黑色光澤而命名為「黑茶屋」,亦或是源自製絲廠建築的「系屋」,從這些店名中也都能感受到其古老的歷史。相對於主屋是以在地食材製作宴席料理的餐廳,系屋則是間在飯後或是想喝杯茶時可以自在前往的和風咖啡館。

系屋提供的白玉紅豆湯紅豆,是由茶房負責人中村明代每天悉心慢慢熬煮,綿密鬆軟,美味無比!系屋的茶與咖啡溫柔醇厚,想必是附近的水質也很好的緣故吧。

高水謙二親筆寫在看板上的「本月和菓子」,則是向當地和菓子老舖訂購。負責人中村掛保證的栗蒸羊羹是每年秋天一定會登場的點心,清爽的口感與恰到好處的甘甜令人幸福不已。

在系屋度過的片刻時光,環繞在真誠實在的事物中,悠然自得。

外頭天氣放晴,我再次前往水音。水音是間也可以舉辦音樂會等活動的階梯式戶外咖啡廳。雖然餐點多為簡單的菜色,視野卻無與倫比。這裡本是間別墅小木屋,卻遭颱風吹毀,成為黑茶屋創業的其中一個契機。

20181123-(榻榻米出版)
作者表示,在系屋度過的片刻時光,環繞在真誠實在的事物中,悠然自得。(榻榻米出版)

高水謙二的人生十分戲劇性:父親經營的製絲廠倒閉,別墅小木屋付諸流水後,父親也過世了。更甚者,在父親喪禮的隔天,高水家竟因為火災而付之一炬。那是發生在距今約半個世紀前,高水謙二十八歲時的事。

然而,一位僧人卻對這名失意的少年說:「好好看看你立足的這片土地。」過去,高水謙二從不曾好好看過自己腳下的土地,因為這句寓意深遠的話,他才突然注意到這片充滿大自然生機的土地價值。從那時起,他透過自學創立了料理店,一棵一棵親手種下從山上帶回來的樹苗,慢慢打造了黑茶屋今天的環境……

「我想在這裡留下真正的大自然,想好好珍惜這些會長出青苔、會老舊,總有一天會腐朽消失的事物,因為那才是真正能令人們平靜的所在。」高水謙二說。

「我想再增加更多自然,希望大家來到這裡就像來到迪士尼樂園一樣開心。」

沒錯,這個地方還在發展中,高水謙二希望除了吃飯的人以外,不管是來喝茶的人也好,或只是來散步的人也罷,都能在這裡悠悠哉哉地盡情享受綠意。如今,茶屋附近還開了姊妹店,高水謙二本身也忙於演講等活動,不過,他想維持土地自然風貌的立場似乎一點也沒有動搖。

享受奢侈的時光,留在記憶裡的款待

「如果去檜原,一定要順道去『野木瓜』喔。」

對我說這句話的,是住在八王子的老朋友。據說那是間聽過就會印象十分深刻的隱藏森林咖啡店。從奧多摩兜風回家的路上,我順道前往這間咖啡店。那是個美麗的秋日午後,咖啡店門前的火刺木襯著碧藍的天空。

才剛在戶外庭院的椅子上坐下,滿臉笑容的高橋加壽子便對我說:「不會冷嗎?待會覺得冷的話就進來吧。」一面遞給我一條膝上毯。她告訴我,庭院裡四處生長的,是咖啡店店名由來的野木瓜果實,十分少見。

清澈陽光與滿園綠意的戶外座位雖不錯,但以各種花朵與小東西裝飾的店內也極美。加壽子的丈夫敏彥是個跨足餐廳室內裝潢、秋留野市觀光海報等方面的平面設計師,野木瓜店內也裝飾著敏彥溫暖的畫作。

20181123-(榻榻米出版)
雖然野木瓜開業至今已經將近四十年,房子卻依舊保持當年的模樣。(榻榻米出版)

雖然野木瓜開業至今已經將近四十年,房子卻依舊保持當年的模樣,據說,石膏泥白牆連一次都不曾重新塗裝過。我一說:「真的好漂亮呢。」想不到他們竟然告訴我:「我們在開店第一年就決定室內禁止吸菸喔。」儘管日本現在的禁菸咖啡館並不稀奇,但那可是日本橋三越餐廳開始禁菸都會上新聞的年代,因此,野木瓜這樣的店家在當時應該非常少見吧。為了癮君子,野木瓜在店門旁的涼亭裡設置了菸灰缸。

另外一項明智的決定,則是在開店七、八年左右,毅然決然地將一杯咖啡的價格提高至五百圓。據說這是當時連東京都心都很少見的價位。野木瓜現在一杯咖啡是七五○圓,在附近一帶或許確實稍微貴了些,但這是因為它們全部都還原成了店家用心的款待、舒服的音樂、美麗的庭園與奢侈的時間……

「就算沒有那麼多客人來也沒關係,我們有一半以上的客群都是遠道而來的回頭客。人家都特地花了高速公路過路費和時間過來了,當然希望他們能在這裡度過平靜舒適的時光吧?」敏彥說。

20181123-(榻榻米出版)
「成為一間能那樣留在人心深處的店」,就是高橋夫婦的理想。(榻榻米出版)

雖然現在夫妻倆的兒子渡加也在幫忙,但由於店裡只由少數人在經營,因此野木瓜極力簡化菜單。這是老闆為了能夠像烘焙新鮮咖啡豆後一杯杯悉心沖煮咖啡般,用心接待一組一組的客人而做的調整。希望來訪過的客人將來會因為某些機緣突然想起這間店,「成為一間能那樣留在人心深處的店」,就是高橋夫婦的理想。

*作者棚澤永子為自由編輯/作家。本文選自作者新作《東京森林咖啡店》(榻榻米出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