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國華裔女性殺害父母案 華郵:「虎爸悲歌」

2015-07-29 12:11

? 人氣

加拿大越南華裔少女弒親案,幕後主使者珍妮佛潘。

加拿大越南華裔少女弒親案,幕後主使者珍妮佛潘。

2015年1月,加拿大一樁買兇謀殺父母案宣判,28歲的越南華裔被告珍妮佛潘(Jennifer Pan)遭法院判處終身監禁。這起發生在2010年的命案,被認定是家長阻止女兒與男友交往,才會讓珍妮佛潘動了殺機。不過《華盛頓郵報》27日指出,這起案件的背後,其實是亞裔移民子女在西方社會承受了過重壓力,才會演變成一曲望女成鳳的虎爸悲歌。    

華裔移民掌上明珠 學業優異前程似錦

這起命案發生在2010年11月,住在加拿大安大略省萬錦市(Markham)的珍妮佛潘,除了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她在學校的傑出表現,更讓雙親潘漢輝與梁碧霞感到欣慰。因為珍妮佛不但在當地的天主教會高中是成績全A的好學生,更從多倫多大學著名的藥學系畢業,進入一間兒童醫院的血液檢測室工作。

珍妮佛潘學生時期的照片。
珍妮佛潘學生時期的照片。

加拿大《星島日報》稱,珍妮佛潘的父親是來自越南的華裔難民、母親則是注重中國傳統文化的華裔婦女,兩人都在多倫多的汽車工廠工作。潘家的兩個孩子都十分成材,大女兒是藥劑師、小兒子則是機械工程系的高材生。當時潘漢輝與梁碧霞也付完了房貸,還擁有賓士與凌志兩部轎車,眼看下半輩子就要在萬錦市好好享福。但2010年11月8日的幾聲槍響,讓梁碧霞(53歲)命喪自宅、被射中臉部的潘漢輝(57歲),因子彈未傷腦部才死裡逃生。當時打電話報警的人,就是兩人的大女兒、時年24歲的珍妮佛潘。

一家慘遭橫禍 主謀竟是愛女

珍妮佛潘聲稱自己掙開繩索,才能撥911求救。她說是歹徒闖進來打劫殺人,但警方發現,屋內所有的貴重物品與現金均未失竊、兩部名車還停在車庫,宣稱自己曾被捆綁的珍妮佛的身上也毫髮無損。在警方反覆訊問下,珍妮佛才表示,是她請人來殺死自己,沒想到發生這樣的憾事,於是珍妮佛遭到警方逮捕,並發現她才是殺害自己父母的幕後兇手。

珍妮佛潘(左)在母親出殯時拿香祭拜。
珍妮佛潘(左)在母親出殯時拿香祭拜。

珍妮佛潘被認定買兇,被判一級謀殺和蓄意謀殺罪、並遭判處終身監禁,25年內不能提出假釋申請。她的三位共犯,倫福德(Lenford Crawford)、戴維(David Mylvaganam)與前男友丹尼爾(Daniel Wong)也成立一級謀殺罪,被判處終身監禁。媒體當時雖注意到珍妮佛從高中開始說謊,而且根本沒有唸大學,但命案的重點還是放在家長阻止她與男友交往,她才會買兇弒親。

加媒:虎爸高壓下的變色童年

不過加拿大的《多倫多生活》(Toronto Life)雜誌在7月號刊文,作者何凱倫(Karen Ho)詳細報導珍妮佛自小以來的故事,媒體的目光才放到了亞裔移民子女所承受的過高期盼及龐大壓力上。何凱倫走訪了珍妮佛潘所就讀的小學,得知她在父親的嚴格要求下,小時候的成績與體育、音樂表現確實不錯,但這是珍妮佛每晚練習溜冰到10點,還要唸書到午夜才上床就寢所換來的成果,沈重的壓力也讓她曾經用刀在手腕割出許多傷痕。

珍妮佛潘的父母潘漢輝與何碧霞。
珍妮佛潘的父母潘漢輝與梁碧霞。

珍妮佛的父親潘漢輝被何凱倫認為是「典型虎爸」(classic tiger dad),放棄自己的一切前往新大陸,再想辦法給子女最好的一切。而珍妮佛在8年級時以為自己會是畢業生致詞的當然人選,因為她成績優異、獲獎無數,但最後卻希望落空。她在上高中後的平均成績雖然維持在B,這對一般學生來說已經是不錯了。但對承受父母期盼的珍妮佛來說,卻遠遠不足。她開始用剪刀、膠水、影印機偷改自己的成績單,甚至謊稱自己被懷雅遜大學(Ryerson University)錄取,唸了兩年更轉到知名的多倫多藥學系。

謊言破局 男友變心引殺機

這個每天背著書包到公共圖書館「上課」的「多倫多大學生」,最後以畢業典禮入場券不足,再次騙過了父母,她「畢業」後也「進了醫院工作」。不過珍妮佛一位好友與她父母間一次電話交談全露了餡,珍妮佛的所有謊言也都遭到拆穿。潘漢輝夫婦這才驚覺,他們已被女兒欺騙多年,自己引以為傲的愛女不過是個成績普通的高中畢業生。此後珍妮佛不能再用手機、不能再用電腦,更不能跟她跟當時的男朋友丹尼爾見面。在高強度的軟禁與男友移情別戀之下,珍妮佛於是動了殺機。

加拿大越南華裔少女弒親案,由右至左為珍妮佛潘、男友丹尼爾、兩名受僱殺人者倫福德與戴維。
加拿大越南華裔少女弒親案,由右至左為珍妮佛潘、參與犯案的男友丹尼爾、兩名受僱殺人者倫福德與戴維。

華裔移民子女背負過高期待

寫有《亞裔美國人的成就悖論》(The Asian American Achievement Paradox)的社會學家珍妮佛李(Jennifer Lee)認為,這起悲劇不應歸咎於虎爸虎媽式的教育理念。所有美國的亞裔孩子都經歷過的這種高度壓力與情緒波動,不能只把焦點放在他們的父母身上,包括老師、同儕與整個制度對他們的期許,美國社會應該要有更廣泛的討論與因應。

《亞裔美國人的成就悖論》書影。
《亞裔美國人的成就悖論》書影。

追蹤報導珍妮佛潘的何凱倫向《華郵》表示,珍妮佛的案件當然是一件恐怖的犯罪,但對許多在成長過程中與她擁有類似經歷的人來說,這場悲劇卻又並非全然不可思議。何凱倫的父親同樣也來自亞洲(不過是來自香港),因此當她越瞭解珍妮佛的故事,她也越能感同身受,因為何凱倫的父親也要求她成為全班最好的學生,並以子女的成就作為他們誇耀的本錢。

加拿大華裔女性弒親案。
加拿大媒體當時將珍妮佛潘稱為「地獄來的女兒」。

不過《華郵》也引述一位華裔網友的意見,這位同樣與父母同住、承受父母極大恩惠、卻也承擔無比壓力的男性網友在Reddit上說:「我並不同情珍妮佛潘,因為我覺得我跟她處境相似。不過我抓住機會贏回了我自己,她卻毀掉了自己的人生。」

虎爸:願妳再做個正直的好人

至於逃過死劫的「虎爸」潘漢輝,他已不願再跟自己逆倫的女兒聯繫。潘漢輝曾在法庭上如此陳詞:「當我失去了我的太太,我也同時失去了我的女兒,我不再覺得我有家。有些人說,我能夠活下來就該覺得幸運,但說實話,我跟死了沒有兩樣。我希望我的女兒珍妮佛想想她對自己的家人做了什麼事,有一天,也還能做個正直的好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