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罷王過關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廢死與反廢死並不遙遠

2015-06-18 05:30

? 人氣

廢死團體認為「槍口無法療癒傷口」、「療傷止痛、共同面對」。(取自TAEDP Forum 廢死論壇臉書)

廢死團體認為「槍口無法療癒傷口」、「療傷止痛、共同面對」。(取自TAEDP Forum 廢死論壇臉書)

長久以來,這兩個論點的兩方人馬,總是急於編派立場給對方:一邊是極其邪惡而且沒有同理心的陣營;一邊則是不文明、非理性的集團。甚至媒體記者也營造出風向,編輯在社群軟體專頁上落下這樣的標題「終於開槍了!!」「等這一刻很久了!!」云云,更且加劇這兩者對立情況,而不試著了解對方論述系統,終究是沒有意義的溝通。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這兩個相對的立場其實一點都不遙遠,而且都離慘絕人寰的殺人案件迢迢千里,都是基於讓這個社會更美好而主張,都是為了公理正義,都希望減低犯罪率並減少對社會的傷害。

廢死聯盟主張廢除死刑,呼籲重視人權的時候也同樣認為犯罪者須為其行為負責、接受處罰及隔離於社會之外,並不像是反廢死聯盟所稱的「廢死就是縱容殺人」。

他們也不像人稱的那麼冷血且毫無同理心。

台灣目前對於被害者家屬的支持不夠充分,導致被害者家屬只能獲得部分金錢賠償,更大多數的被害者家屬連金錢補償都沒有,他們也積極呼籲政府應該積極介入,並為被害者及其家屬提供更多的協助。

當國家機器給予的正義只是單純的應報,而不理解犯罪成因並從根本著手給人民一個良善的社會,只採取一般預防理論,這是廉價的正義。最好的犯罪政策不會是刑罰政策,而是社會政策,當每個人都能幸福且有尊嚴的活著,這才是最好的犯防政策。

「一個國家應該創造能夠使國民參與各種社會活動的環境,也就是立身之地與出頭的機會。這些創造立身之地及出頭的機會的各種方針,進一步也能夠對無差別殺傷事件的防止有所助益。」—<日本法務省無差別殺人事件研究報告書>

我們總是不相信遙遠的正義,而心急於摧毀眼前的危機,不願意共同嘗試弭平創傷的過程,而預先否決更生修復的可能。

只要死刑存在,冤死就不是過去式,而是現在進行式、未來式

有死刑的存在,就有冤死的可能。江國慶被屈打成招,自白書與屍體陳屍時間不符合、身著的血衣只有幾點,並非刀砍殺的噴射狀,與殺人手法不同、作為關鍵證據的DNA衛生紙,最後被證實只是鼻涕,不是精液。

台灣大學法醫學科李俊億教授說明江國慶案的DNA鑑定錯誤(取自民間司改會youtube視頻)
台灣大學法醫學科李俊億教授說明江國慶案的DNA鑑定錯誤(取自民間司改會youtube視頻)

「正義,是牽涉道德難題的一件事情」—麥可.桑德爾

法官不是神、法律也不是萬能,因為制定法律的立法者也只是人、科學證據也有瑕疵。有人會說:鄭捷、龔重安這種明顯能定罪的我們要殺,被判錯的讓冤獄平反協會去救他們。但是江國慶、杜明雄、杜明郎,已經救不回來了。這時候所信仰的正義仍然是正義嗎?

而當人民賦予國家機器能夠執行死刑,殺害另一條生命,如果有那麼一天民主制度失靈,出現了一個超越國法的強人政治,那麼那個強人就能隨意的為反對者、無辜的人安上罪名,並處以極刑。(台灣、西班牙、義大利、德國的歷史可為殷鑑)這也是正義嗎?

有人說死刑有威嚇作用,但死刑同時也具有示範作用,宣示一個高於人民的國家機器處理事情的手段,可以用殺人解決事情。

有人說這樣的人不死,終身監禁是浪費社會成本。但實際上受刑人在監獄服刑的勞動生產,負擔生活成本是目前已經有的措施。而只要一個誤判,動輒數千萬的賠償、訴訟資源的耗費才真正浪費社會成本。

犯下台南湯姆熊隨機殺人案的曾文欽,聲稱為了吃永久的牢飯而殺人,其後法院鑑定其實他不是想坐牢,而是想自殺又不敢自殺,無法適應這個社會、龔重安也是沒有勇氣自殺,求國家能判處死刑而殺人,他們想要找到生命的出口而殺人;而我們主張殺他們,是不是也是在替我們的惶恐不安找個出口?趕緊摧毀這樣的危機?

但日本法務省的無差別殺人報告書也提到了,這樣的隨機殺人案其實根本無法防治,摧毀了眼前的危機,還是將有另一個危機,只能歸納出犯下案子的人通常交際能力薄弱,與社會脫鉤,但我們卻沒有辦法把這些人標示清楚,所以報告書中提到最根本的方法只有國家建立更完善的社會政策,使得國民有安身立命之地,進一步才能對無差別殺人案件有所裨益。

*作者為東海大學法律系學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