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出塵武漢篇

2023-05-01 05:30

? 人氣

黃鶴樓(作者拍攝)

黃鶴樓(作者拍攝)

湖北集結了景觀、人文、古蹟,歷史交織洗禮,地貌環境幻妙多姿,素有「千湖之省」的美譽;武漢則被認為是「百湖之市」,單單在城市中便有多達160座湖泊。我因著馬總統關係,跟著下榻東湖賓館,何其有幸!只消在園區內,便得以欣賞蔥鬱東湖;繽紛落櫻,為迷濛的湖面,增添一點靜謐粉。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玩轉地球儀,會發現西湖位在東邊,較靠近沿海,東湖則於西邊,反而處於內陸,原因在於兩池湖水是以附近的城鎮為基準來命名:杭州的西邊稱西湖,武昌的東邊為東湖。

武漢特色在於綠水青山,邁向黃鶴樓,走著李白、崔顥的路,腳下的小徑宛若條長長綿延彎曲的蛇,莫怪有「蛇山」之稱,然而明朝以前,這裡是「黃鵠山」,矗立於黃鵠山的樓房,遂稱「黃鶴樓」。其歷史悠久,於公元223年動工興建,距今整整1800年,歷史上重建了七次,此刻在眼前的新簇簇地也已經是1981年修建完成的事了。

黃鶴樓外觀看似一座五層樓宇,卻像OREO餅乾一樣,夾層包裹夾心,實為九層之高。由於傍山而築,看來有九九重天之感,直通到了雲與霧間。登上「天下江山第一樓」,鳥瞰武漢三鎮全貌,盡收眼底:武昌、漢陽、漢口,政治到工業再到富麗繁華商業地;腳下朵朵迷霧裊裊上升,山嵐雲煙環繞,心曠神怡的我使出多年修煉,元神離肉身飛了出去,免搭電梯已登上黃鶴三樓,較勁的輕功對手看不到我的車尾燈。夢幻中,我與各門派高手相約於此,一較高下,為取得稀世珍品雲錦寶盒,但這兒風景太秀麗,福地洞天,流連之間,忘了我是誰,也忘了比武大會是約在幾號出口?還是哪個中庭?

忘情在黃鶴樓底,跌坐在武漢懷裡。接著帶我穿越時空軌跡的是湖北省博物館,這裡收藏了24萬件寶貝,琳瑯滿目,其中最令我怦然心動的是「曾侯乙編鐘」和「越王勾踐劍」。

從曾侯乙墓中發現挖掘出的「編鐘」,乃是鎮館之寶。「曾」是朝代,「侯」代表官位侯爵之意,而「乙」是人名。編鐘之大,可分為三層,共65個大小不一,需五位演奏者才能一同進行演奏,其中兩人背對著觀眾,持200公分的大鎚子敲擊下層最大的鐘,這是發出低音的鐘;另三人則站於後方,面對觀眾,以小槌子敲擊中層和上層,各自發出中音與高音。當我們欣賞上海民族樂團時,使用的樂器之一便是這種曾侯乙編鐘,距今已是兩千多年前的樂器了,同一個鐘口,左與右各可發出不同音色,清脆且宏亮,音律絕美,音域磅礴,可以響徹雲霄,也可是溫柔低沉,歷史文物結合音樂、藝術,聽著聽著,我宛如墜入春秋戰國時與楚國第一詩人屈原並肩而坐,沈浸在中華文化禮樂文明之中。

在湖北博物館裡,看到成語典裡介紹的「臥薪嘗膽」故事,勉勵我們有朝一日能東山再起,只要刻苦自勵,發憤圖強。而那口越王勾踐天下第一劍,出土於1965年,劍首鑄有十一個同心圓,每間距0.2毫米,圈圈細如髮絲,考古透過劍身的八字銘文鑑定,確認它的主人無誤。縱然歷經久遠,歲月沒有遺留痕跡,金屬沒有鏽腐剝落,在毫無日光灑落下,仍保有閃電式光亮與獠牙般的鋒利;隔著玻璃,或許還有層層紅外線,一股氣勢萬鈞,震懾衝面而來……

可惜沒見到宿敵吳王夫差之矛,有點遺憾……沒關係,我下次再來!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教學助理,本文為「青年看兩岸」系列,原刊《奔騰思潮》,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