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余建新強壓馬英九 馬欺張榮發、高育仁

2018-07-18 18:20

? 人氣

因馬英九(前)介入,中投才被迫與中時集團匆促簽約。(郭晉瑋攝)

因馬英九(前)介入,中投才被迫與中時集團匆促簽約。(郭晉瑋攝)

台北地檢署指控,前總統馬英九擔任國民黨主席時涉嫌賤賣華夏三中股權(中視、中影、中廣),將他依《證券交易法》重罪起訴。據瞭解,檢方在高達七六○頁的起訴書中揭露的證據令人瞠目結舌。在一系列交易案中,馬對兩個買家著力最深,就是中時集團余建新與已故的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華夏三中淪余建新嘴上肉

在二○○一年底,扁政府試圖立法處理國民黨產,而○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修正公布的《廣電法》中更規定,政黨及其捐助的財團法人等應於○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退出媒體,否則可處警告、罰鍰、停播或吊照。

時任國民黨主席的連戰決心清理黨產,打算出售華夏五中股權(中視、中廣、中影、中華日報、中央日報),當時有不少外資競逐。而跨足中天電視的中時集團余建新則把目光擺在中視,他找上國民黨前後任大掌櫃徐立德、張哲琛表達意願,卻遲遲沒下文。

○四年八、九月間,梧桐亞太創投以七十七.五億元簽下華夏五中購買意願書,梧桐的操盤手董宋元正是連戰大兒子連勝文的好友,但隔年交易因故破局。○五年七月十六日,時任台北市長的馬英九當選國民黨主席後,余建新的契機終於到來。

余建新一路壓馬英九逼中投退讓,最後如願低價成功入主中視,成為最大贏家。(侯柏青攝)
余建新一路壓馬英九逼中投退讓,最後如願低價成功入主中視,成為最大贏家。(侯柏青攝)

檢方查出,張哲琛和汪海清當年八月分獲邀來到馬英九的台北市長辦公室,馬親自引薦兩人和余建新見面,當時金溥聰也在場。張哲琛說:「馬主席非常高興,因為有人願意買華夏,他指示我們好好跟余建新洽談。」眼看馬欽點余建新,中投立刻封殺眾多買家,只與余接洽。

馬沾鍋,親自介入喬華夏股權案

馬英九要求在黨政軍條款大限前處理掉華夏,中投被迫與余建新匆促簽約,甚至沒拿到股款就把股權全部移交給他。隔年一月初,雙方開始談判交易細節,中投擔心拿不到錢,余則擔心當了中投的橡皮圖章會背負責任,要求在合約上加註財務架構,雙方爭執不斷。

辦案人員發現,馬英九非常禮遇余建新。余能直接找張哲琛和馬英九洽談,○五年農曆年前,張哲琛赴美休假,余一透過律師李念祖發函到台北市長辦公室表示想解約,馬就緊張地打電話給汪海清,要他連絡張哲琛返台找余談判。馬還撥電話給李念祖表達繼續談判的意願。張哲琛兩天後就趕抵台灣見余建新,但余當場透過辦公室機要打給馬英九抱怨:「汪總(汪海清)又在幹嘛?拖啦?沒有誠意,想要賣給第三人。」就是這些抱怨讓馬英九數次打電話責罵張、汪。

不過,即使余「直達天聽」,但他的交易條件仍讓中投望之卻步。在國民黨內部會議時,秘書長詹春柏擔心余「買空賣空」,馬卻對余很寬容,只裁示「再討論」。等到馬離開會場,張哲琛就說:「他就是壓英九啊!」蔡正元補一槍:「他就是吃定你想選總統嘛!」

檢方發現,馬不斷介入協調是擔心影響公信力。他曾在會議上說:「我基本上還是希望不要破局……講好簽約了,最後公布破局,我覺得公信力……會排山倒海,以後你講的話沒人會相信……如果情況緊急,我就直接打電話給他(余建新),要不然我約他在哪邊或是直接見面……如果碰到一些困難……不妨提到我……。」但馬也曾撂話:「我覺得我們不能受人家威脅……動不動就說你們二○○八年要選總統,所以我們就不敢怎麼樣……與其被卡在這個地方脅迫,還不如大家就明著來做了……。」

余建新開會怒嗆馬

據悉,馬英九很怕得罪媒體。馬某次親自主持談判前曾告訴與會人員:「我覺得這個事情喔…‥要做個打算…‥否則永遠做不到。」當與會人員七嘴八舌地談論是否應放棄合約時,馬卻猶豫不決。

會議開始以後,張哲琛問余建新願不願意回復原狀,余不客氣地說:「恢復原狀不就曝光了嗎?《自由時報》、《蘋果日報》夯不啷噹搞了……NCC難道不特別關照這東西嗎?……你處理資產好處理,媒體的部分你處理到哪裡去啦?……『馬主席現在光環大得很啊』……中國國民黨是搞政治的,你們應該比我懂這個……。」

被余建新洗臉,馬英九緩頰說:「我們再找時間來協商好不好?我一直不希望破局 ……大家都是很理性的人,大家都想法子各退一步,或者想法子用什麼方式解決。」等余一離開,汪海清告訴馬英九,如果照他的要求,最後結果就是「被抓到」,但馬最後仍主張繼續談判。汪因此向同僚抱怨:「我是背信罪吶……我已經跟主席講了對不對?我覺得都有違法的可能……。」

這一系列談判過程中,余成為最大贏家,他一路壓馬逼中投全面退讓,最後如願用八.九億元低價成功入主中視。

馬親自到張榮發辦公室喬買賣

馬選了余建新,害中投被搞得焦頭爛額,但他同時間又介入舊中央黨部大樓交易案,而這次的對象是財力雄厚、政商關係良好的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

張榮發(前)想買的沒拿到手,還被硬塞了棟舊黨部大樓。(林瑞慶攝)
張榮發(前)想買的沒拿到手,還被硬塞了棟舊黨部大樓。(林瑞慶攝)

其實張榮發一得知國民黨要賣黨產就透過方姓顧問找上馬英九。由於舊中央黨部屬於國民黨行管會管轄,馬請行管會主委張哲琛帶著舊中央黨部、華夏大樓及松江大樓的土地平面圖給張榮發。張榮發親自看過大樓後,非常屬意中影持有的華夏大樓,他認為該大樓很適合蓋三十幾層的長榮總部,也可以拿來做音樂廳。

張榮發原本只打算買華夏大樓,但國民黨卻表示「要買的話一起買」,張榮發只好「勉為其難接受」,決定購買華夏、舊黨部大樓。

這起交易案有兩個隱憂:

第一,中投已把華夏股權過戶給榮麗,沒有大樓處分權,而洽談中影買家的進度順利,要執行馬的任務有困難度。

第二,舊黨部大樓地價比華夏來得高,但來源有爭議性,國民黨內部對於要不要賣一直有雜音。例如,○四年國民黨黨務改革小組(召集人吳伯雄)就決議不出售,預定三分之一做自用辦公室,其餘捐出作為公益使用。但馬上任後卻立刻打破前朝決議。

中投曾在○五年底委託鑑價,估計舊黨部大樓值三十七億元。有證人表示,馬英九為了促成這樁買賣,好幾次親赴張榮發位於台北市民生東路的辦公室洽商,還開價三十億元,後來則帶著張哲琛來談。不過,國民黨內部決議,限制這棟樓為公益使用,還有兩層樓須供國民黨無償使用十年。加上這些限定條件,長榮鑑價估計約二十八億元。

最終馬英九和張榮發談妥一個四十三億元的包裹出售案,華夏賣二十億元,而舊黨部大樓大降價到二十三億元。不過華夏大樓登記在中影名下,早在去年就隨著華夏交易案一起被賣給榮麗,到底要怎麼賣給張榮發?為完成交易案,馬英九在張哲琛陪同下再度密會張榮發,不惜用「口頭保證」方式取得張榮發首肯。

華夏大樓「一屋兩賣」成空

同年三月二十四日,張哲琛代表國民黨和長榮簽約(當時馬英九率台北市府官員赴美國招商)。但張哲琛只能簽署舊中央黨部的買賣合約書,另外華夏大樓部分只是簽一份允諾協助長榮以二十億元取得的協議書。辦案人員痛批,華夏大樓的「一屋兩賣」就是馬為了政治利益一手造成的。

沒想到,四月二十七日,中投就簽約出售中影,華夏大樓也跟著被賣掉。不過,聰明的中投為達成馬的任務,早在合約裡設法加入不動產分潤機制,想透過標售暗助長榮買回華夏大樓。而中投一心想取得華夏大樓,幾乎放掉中影文化城及新世界大樓的分潤比例,也未在合約裡加入違約條款。辦案人員透露,難怪汪海清敢在開會時說:「為了總裁要拿到這棟大樓,我們謀了很久了。」

但中投的計畫終究失敗了,中影標售華夏大樓時殺出遠雄這個程咬金,讓中影董事會決定暫緩標售。事後中影爆發經營權糾紛而讓中投的計謀胎死腹中。更糟的是,華夏大樓地價一路飆漲至近四十億元,中影不願脫手。「中投等於賠了夫人又折兵。」一名辦案人員說。

直到馬英九就任總統,長榮都無法取得華夏大樓,馬英九和張哲琛的承諾全都跳票,張榮發因而扣住舊黨部大樓的一億元尾款。檢方查出,張哲琛在○八年十月接任銓敘部長後也曾拜訪張榮發,強調雖然已經離開中投,但還是會「負責到底」;檢方也從他的住處查扣一份未用印的華夏大樓補充協議書,發現他確實打算建議延長為「至本案目的達成為止。」

馬否認曾指定把三中賣給余建新

不過,終究事與願違,長榮高層在○八年底曾拜訪中投汪海清等人,事後在「訪談結論」裡留下一段話:「中央日報大樓案,因KMT中央人際關係複雜、馬總統的『不沾鍋』個性導致無心履行約定……短期內應不會解決。」

對這些往事,馬應訊時否認曾指定把三中賣給余建新,他稱信任中投的專業,所以批示同意重大交易案簽呈時沒有詳細看內容。他承認與張哲琛一起找過張榮發,但沒有單獨去找張榮發談賣兩棟大樓的事情。

將來這些過程都將成為法庭上攻防的重點。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侯柏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