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拋棄式」工人悲歌:上班上到脊椎開刀、年近60沒頭路 美麗華罷工背後生存無奈

2018-02-01 12:10

? 人氣

美麗華工會於罷工現場籌備一桌工人尾牙,並抗議資方無預警解雇。(謝孟穎攝)

美麗華工會於罷工現場籌備一桌工人尾牙,並抗議資方無預警解雇。(謝孟穎攝)

爭一口飯,到底有多難?1月19日凌晨4時暴雨中,一群年近60的場務工人在林口美麗華高爾夫球場開始紮營罷工,新聞未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工人卻一守就是近300小時。山區寒風刺骨,工會幹部笑稱此地「連尿尿都會冒煙」,沒有人喜歡在這麼冷的地方坐上10幾天,但對這群工人而言,他們別無選擇。

「30歲來,到現在50幾歲了,你現在出去要找什麼工作?人家也不請你!」從嘉義北上工作,在美麗華一待超過20年的吳大哥,說出了這場罷工的重點。

罷工工人在美麗華服務的時間幾乎是10年、20年起跳,工作常被蜂叮蛇咬、也有人曾跌進大坑必須脊椎開刀,儘管如此,多數工人說已習慣了,甚至說「其實還不錯」,未料在退休前遭無預警解雇。於是,一群隱身於山區的工人,掀起《勞基法》修法後的第一起罷工,也寫下台灣工運史上的一頁。

只是想討一口飯 20年雕刻師傅突失業、低薪司機轉職

1980年代,林口山區高爾夫球產業興起,透過報紙廣告、親朋好友介紹,正值青壯年的這批工人從各地來到美麗華討生活。最初這群人的身份是「臨時工」,不問背景、不需要專業經歷,只要肯做就有錢,因此吸引不少單純想賺一份薪水,或是想重新開始的人。

過年後即將滿60歲的黃大哥,曾是有20多年資歷的玉石雕刻師傅,碰上台灣經濟衰退、工廠外移至中國,因此中年失業,必須四處打零工維生。47歲時,妻子撿到一張掉在地上、風吹雨淋到模糊不清的報紙徵人廣告,強調「無經驗可」,黃大哥因此進入美麗華球場工作。

「我說我已經47歲了,他們說,47歲正好。」當初能獲得這份工作,黃大哥也很是意外。

從業12年的周大哥,原先在中壢當外包貨運司機,「有跑才有錢,有時候一個禮拜跑2、3場」,收入相當不穩定,也是透過妻子介紹才來到美麗華。至於吳大哥,原本在嘉義山上老家生活,跟在美麗華球場擔任桿娣的妻子分隔兩地,後來經妻子介紹來到林口,生活雖辛苦,至少能兩個人一起生活。

打開地圖來看,西海岸自八里到林口一帶山區遍佈高爾夫球場,這些球場確實替在地增加不少工作機會,中年失業的、收入不穩定的、無業的人,透過親朋好友介紹來到林口想討一個穩定生活,只是這份薪水,並沒有想像中好賺。

清晨5點上班、蜂叮蛇咬、摔到脊椎開刀 數10年「臨時工」無保障

1月27日下午難得回暖,美麗華工會於罷工現場籌備一桌工人尾牙,全由罷工現場準備的克難炊食工具完成,菜色雖然簡單,炒空心菜、油飯、豆皮、切片香腸等,卻是他們辛苦工作一整年下來的難得慰勞。

尾牙現場,工會也準備迷你版高爾夫球遊戲要在行動劇表演,但工人們只會整理草地不會打高爾夫球,這種「高級」娛樂工人不懂,推了好幾桿才進洞。他們不知道打球有多快樂,只知整理草地的疲憊感。

20180201-美麗華工會於罷工現場籌備一桌工人尾牙。(謝孟穎攝)
美麗華工會成員於罷工現場打高爾夫球。(謝孟穎攝)

在高爾夫球場工作有多辛苦?一位在現場端菜忙進忙出的大姐說,為了在開始營業前把場地整理好給客人使用,每天很早就要出門,冬天清晨6點要到班、夏天則是5點,但一大早出門只是辛苦開端而已,在一望無際的草坪上,可謂危機四伏。

「以為來這個會比較好賺,結果那麼辛苦,硬撐硬撐也撐了23年……」從嘉義來到林口的吳大哥表示,在山上日曬雨淋是日常,被蛇咬蜂叮也常發生。

本為玉石雕刻師傅的黃大哥則說,曾經跌進一個池塘邊長滿花的坑洞,「摔倒裡面去,脊椎軟骨就跑出來了,壓迫神經不能走路」,開刀休養期間剛好碰上賽事,主管希望他回去球場工作,他便回去了,怎知開著割草車前進時因為路面顛簸「整台車跳起來」,才休養不到10天軟骨又跑出來,隔天又不能走路了。

環境不好待,制度上也沒保障。一開始這批工人皆是以臨時工身份進去,日薪約1000元,大哥們說「有來才有錢」,也沒有勞健保,因此黃大哥開刀休養期間「連一毛都領不到,沒做就沒錢」,加班費更是不用指望。

漫長10數年來,這群人沒想過要替自己爭取什麼,只想安份領一份薪水,直到2015年,他們才突然意識到這份工作少了什麼,開始走上抗爭之路。

20180201-美麗華工會於罷工現場籌備一桌工人尾牙。(謝孟穎攝)
美麗華工會成員。(謝孟穎攝)

「他無預警把我們解僱真的很沒良心,因為我們沒做錯啊!」

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秘書葉瑾瑜表示,2015年勞團發動拒砍7天假抗爭,讓美麗華球場工人開始意識到「沒有加班費」的問題,因此工會於桃產總協助下在該年12月成立,第一步就是要討回積欠加班費。

據了解,臨時工們也曾跟公司打官司,終於討到正職工作身份,月薪雖不到3萬,至少已擺脫「有做才有錢」的生活,而今年1月,工會也向公司提出調薪3%、發放1.5個月年終獎金的要求,要把過去沒有的都討回來。

20180130-美麗華高爾夫球場工人於新北市政府勞工局外抗議,桃產總秘書葉瑾瑜表示,美麗華罷工是高爾夫球界第一場、2018年第一場,亦是勞基法「修惡」後的第一場罷工。(謝孟穎攝)
美麗華高爾夫球場工人日前於新北市政府勞工局外抗議,圖為桃產總秘書葉瑾瑜。(資料照,謝孟穎攝)

只是當工人爭取權益的同時,美麗華球場基於經營壓力,開始大量進用外包勞力。美麗華副總孫世雄接受《今周刊》訪問時曾言,光是2017年整理球道、割草就花費8、9000萬元,經營並非外界想像容易。

今年1月,美麗華一口氣解雇18名場務工人,約現有場務工人的一半,美麗華工會成員大半中箭,控訴公司打壓工會。美麗華工會理事長黃文正質疑,高爾夫球場一張球證價碼高達900萬,工會跟公司追討年終獎金與加薪時,公司卻說沒錢,場務工人要求調薪3%也不多,認為公司虧錢不該拿工人開刀。

「我們在裡面什麼都會做了,他們現在請那個外包,什麼都不會做,難怪會賠錢賠成這樣!」談起公司虧損,工人黃大哥這樣笑笑說。突如其來的解雇讓工人錯愕,周大哥直說:「他無預警把我們解僱真的很沒有良心,因為我們沒有做錯啊!他是有心要瓦解我們工會,我現在被解僱薪水有限,老婆做美髮,賺的也不多……」

美麗華工人大多年事已高,也有人是經歷失業,好不容易才在美麗華謀得正職。多數人認為要再找工作很困難,但經過幾次協商,公司態度強硬表示無法讓工人復職,是故1月19日,終於掀起高爾夫球業的第一場罷工。

「為了經濟,也是要撐住」 寒風暴雨山區罷工堅守12日終獲初步成果

長達12日的罷工,美麗華工會在門口拉起糾察線、輪班駐守讓球場無法營運,也讓公司陷入焦急,例如1月23日,無法上班的員工包括桿弟組成「自救會」、在資方主管林美珠帶領下赴勞動部向部長林美珠陳情,希望派警方驅離罷工,否則桿弟「沒上班就沒錢」。

桿弟的心聲,10數年來過著「沒上班就沒錢」臨時工生涯才轉正職的場務部工人能理解。對於這場陳情,美麗華工會回應,桿弟的困境是因雇主把僱傭關係認定為承攬關係,要求勞動部進行勞檢,避免這般「勞勞相殘」困境。對於桿弟陳情勞動部也回應,美麗華工會係合法罷工,若想重啟營業,關鍵在雇主出來協商。

儘管罷工以來風波不斷,首2日曾有大批保全欲衝破糾察線、重啟球場營業,期間自救會也在罷工現場另一頭持大聲公嗆聲,27日工會辦尾牙更是遭不明人士砸雞蛋抗議,1月的林口山區又是嚴寒下雨,工人周大哥仍堅持守著:「為了經濟也是要撐住,希望我們老闆要給我們工作權,給我們解僱這些人復職。」

美麗華工會於球場外舉辦勞工尾牙,各地產業工會與消防員權益促進會、空服員職業工會、台北產業工會、貨運相關工會亦到場同樂。美麗華企業工會理事長黃文正。(謝孟穎攝)
美麗華工會於球場外舉辦勞工尾牙,各地產業工會與消防員權益促進會、空服員職業工會、台北產業工會、貨運相關工會亦到場同樂。圖為美麗華企業工會理事長黃文正。(資料照,謝孟穎攝)

期間,工會也曾2度赴美麗華百貨「協尋」董事長黃世杰,直到1月29日,黃世杰才在新北市勞工局主持的非正式協商裡出面。

30日,勞資雙方在新北市勞工局長謝政達親自坐鎮主持下進行調解。歷經長達8小時馬拉松式的談判,資方讓步同意經勞動部裁決可讓工人復職,保障不用外包人力、若有特別需求會先跟工人討論,有盈餘的話也會優先用於調薪、發年終獎金,雙方簽下合約後,這起歷時12天的罷工才暫時落幕。

如今美麗華工人距離復職仍剩最後一小段路,也揚言資方若違約的話要重啟罷工,但至少,這場2018年第一起罷工在勞資雙方各退一步下已獲初步成果。

如果能安安穩穩工作,誰願在寒流來襲時駐守山區吹風淋雨?美麗華工會罷工宣言說,這是一場「賭上工作權的拚搏」,雖然目前罷工暫時告終,拿回工作那一天也還未真正到來,他們仍在等。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