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人的國慶日,卻是原住民的被殖民傷痕—「澳大利亞日」爭議

2018-01-27 10:40

? 人氣

(BBC中文網)

(BBC中文網)

1月26日是澳大利亞的國慶日,也叫「澳大利亞日」。不過,「澳大利亞日」最近遭到了諸多批評,有人認為對原住民不公平,對他們造成了傷害。

莎朗・維爾吉斯(Sharon Verghis)從雪梨發出的報導說,但就像「澳大利亞日」本身,這樣的爭議已存在很多年了。

比起其它國家,澳大利亞與國慶日有著較輕鬆的關係。

「澳大利亞日」是為了紀念英國第一艦隊司令亞瑟・菲利普船長率11艘艦隻,在1788年1月26日抵達雪梨灣的日子,那一天標誌著這塊殖民地的誕生。

在這個擁有2400萬人口的國家,許多人星期五(1月26日)聚集在海灘,或者參加各種慶祝活動。

從帆船賽到駱駝比賽,扔飛盤的嘉年華到戶外音樂會,澳大利亞人把這個節日看作是夏末的一個節日,而不是其創始人所期望的那種莊嚴的國慶節:人們在這一天慶祝澳大利亞民主、自由、獨立、公平和伙伴情誼的價值觀。

1月26日對澳大利亞人來說到底意味著什麼?它是怎麼來的?

亦新亦舊的節日

就像所有的國慶節一樣,「澳大利亞日」的重要性也隨著時間而改變。

目前的形式也是比較新的。直到1994年,1月26日,這個日期才成為一個固定的國家公眾假期。而不是離1月26日最近的星期一。

1818年,新南威爾士(NSW)用30發禮炮紀念其30年的殖民地歷史。這是第一次正式慶祝的時間。 1838年,它成為一年一度的公眾假期,多年來也一直是以新南威爾士為中心的紀念活動。

Participants wearing Australian and Aboriginal flags are seen aboard the ferry Emerald 6 during the annual Australia Day Ferrython on Sydney Harbour, Sydney, New South Wales, Australia, 26 January 2018. Australia Day is celebrated annually on 26 January to mark the arrival of the first British convict fleet in 1788. EPA/GLENN CAMPBELL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OUT
1月26日是澳大利亞的國慶日,也叫「澳大利亞日」。

到了1888年,1月26日已成為「新州建立紀念日」,在除南澳大利亞州首府阿德萊德市(Adelaide)之外的所有首府都是公眾假期。

1901年澳大利亞聯邦的成立為統一的假期打下了基礎。到了20世紀20年代,「澳新軍團日」(Anzac Day)已經成為全國性的節日,但被認為是紀念澳大利亞陣亡將士的紀念日,而非慶祝日。澳大利亞彼時一直在繼續尋找符合後者的國慶日。1935年,澳大利亞所有各州同意採用紀念節日的通用名稱和日期。

20世紀80年代,澳大利亞聯邦政府開始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並成立了澳大利亞日委員會。到1994年,所有各州和領地首次開始在同一天慶祝統一的公共假期。

反對聲是什麼?

澳大利亞塔斯馬尼亞大學的歷史學家史密斯教授(Kate Darian-Smith)表示,「澳大利亞日」現在正遠離其根源,有時會引發了一場關於文化認同、歷史和澳大利亞人價值觀的公眾辯論。

她說:「在1938年和1988年的紀念活動中,人們會重演第一艦隊抵達澳大利亞的時刻,但現在我們已看不到這些了。」

「澳大利亞日已經成為閃著政治火花的討論。人們討論如何慶祝過去,並認識到如今這個節日對原住民意味著什麼。」

對於澳大利亞原住民來說,1938年在雪梨舉行的150週年紀念日活動中,有100多位原住民聚集在一起,舉行了「哀悼日」抗議活動。

進入19世紀,新南威爾士州州長亨利·帕克斯(Henry Parkes)曾承認澳大利亞原住民被殖民者「搶劫」的說法。

1988年,雪梨舉行了一場4萬多由原住民和非原住民參與的抗議遊行。它奠定了今天仍延續的「生存日」和「入侵日」音樂會、遊行和抗議的傳統。

原住民的抗議活動繼續增多,與諸如紀念歐洲殖民統治的日子以及美國感恩節等日子相呼應。這與「改變日期」運動緊密結合的政治和社區激進主義相吻合。

澳大利亞的綠黨和其他人認為這個日期與其說統一,還不如說是分裂。它使澳大利亞國慶日成為希望統一的組織者的對立面。

「澳新軍團日」背後的愛國熱情

澳大利亞人似乎並不特別想把國慶日固定在1月26日這天。

最近的一項民調顯示,56%的澳洲受訪者認為只要慶祝國慶,就不會介意日期。近一半的人(49%)認為澳大利亞日不應該是對原住民不利的一天。

Indigenous Australians protest against Australia Day outside Old Parliament House in Canberra in 2016
2016年在堪培拉舉行了反對慶祝「澳大利亞日」的一場遊行。

多年來,替代的方案包括5月27日,即1967年原住民最終獲得憲法權利的日期,以及1月1日——澳大利亞憲法生效之日。甚至有人提議改為5月8日(「伙伴」的雙關語),它也獲得了廣泛的支持。

但澳大利亞總理馬爾科姆·騰博否認將作出任何改變,他並對澳大利亞改革派的「分裂」行為表示失望。

史密斯教授說,有意思的是「澳新軍團日」這個紀念在加里波利之戰犧牲的澳大利亞和紐西蘭聯合軍團將士的日子,得到了千禧後高漲的愛國主義熱潮的支持。

她說,事實上,老兵和百姓一同參與紀念的澳新軍團日也是民族熱情最為鮮明的一天。「對許多人來說,它的歷史包袱更少,對移民和原住民退伍軍人的包容性更強,是一個被年輕一代擁抱的日子。近年來澳新軍團日慶典的規模越來越大」。

但「澳大利亞日」仍得到該國最大黨的支持。騰博說:「一個自由的國家正在討論它的歷史 ,我們並不否認歷史。 」

莎朗・維爾吉斯(Sharon Verghis)是位於雪梨的自由撰稿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