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打不贏共產黨」慘死獄中!家人等不到除罪就離世 楊翠悼:時間是轉型正義最大敵人

2021-03-27 15:05

? 人氣

促轉會27日舉辦「平復司法不法之第五至七波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共計100名受難者、105筆白色恐怖時期政治案件獲得平反。(顏麟宇攝)

促轉會27日舉辦「平復司法不法之第五至七波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共計100名受難者、105筆白色恐怖時期政治案件獲得平反。(顏麟宇攝)

促轉會今(27)日舉行第5、6、7波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計100名受難者、105筆白色恐怖時期政治案件獲得平反。然而,促轉會主委楊翠致詞時提到一大遺憾,是本次平反名單中的阿美族人黃勳東、為受難者王競雄奔走的家屬王龔仁華,兩人原先都相當期待能參與儀式,卻在3月份相繼過世──如今政治受難者年事已高,像這樣「來不及」的遺憾並非個案,也因此楊翠再次提醒:「時間是轉型正義最大敵人。」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等不到除罪儀式的人之一是王龔仁華,受難者王競雄的兄嫂。王競雄曾為大學教授,而據促轉會決定書第26號,王競雄先是被1962年控叛亂入獄,又在綠島強制工作期間發表「國民黨在大陸有那麼大的力量消滅不了共產黨」等語、被控「為匪宣傳」,1980年再次判刑後被頻關入獨居房、不堪壓力頻頻自殺,最終在保外就醫時以自縊了結生命。

在王競雄過世後數十年,兄嫂王龔仁華才終於得以於2019年向促轉會申請平復司法不法、重啟調查。就王龔仁華主張,王競雄只是一個貧困書生、被控「為匪宣傳」的發言只是希望兩岸和平和談,這些言論也只是心中想法、並未付諸行動策劃軍事政變;縱然幾封書信有行為偏差,與學生探討心中想法與作法就被判極重之刑,是否公平?且偵訊時已知王競雄家族長輩患有精神官能幻想之病史、審判時卻完全忽略王競雄可能是因精神疾病而發言的可能性,王龔仁華又質問一次「是否公平?」

促轉會:判決書未交代王競雄何言論符合「為匪宣傳」

而就促轉會調查,王競雄於1979年向綠島警備指揮部大隊輔導長說出的「為匪宣傳」言論包括:「國民黨喊了30年的反攻大陸,到今天拿什麼東西去反攻大陸,根本不可能……我是主張和平統一的,共產主義實施社會主義,比三民主義好」、「台灣200萬部隊能抵擋得住嗎?人家不打你國民黨,就拿海軍封鎖也夠受。」

後來王競雄被關入禁閉室,又對軍人說:「中國國民黨在大陸有那麼大的力量消滅不了共產黨,現在共產黨控制了大陸,連美國都怕它,與共產黨談判目前是最好的時機,再過一段時間,國民黨想和談,也沒有機會了,共產黨一定是先封鎖再攻打台灣,台灣的黨政軍民會遭到有選擇性的殺害……」

就促轉委員陳雨凡看來,許多政治受難者確實可能基於痛苦、對政府失望而發表出看似支持共產黨的激烈言論,然而就促轉會決定書第26號所提,判決書並沒有清楚解釋為何王競雄言論符合《懲治叛亂條例》第7條之「有利於匪徒之宣傳」;更無交代根據哪些事實認定當事人發表言論行為已對社會秩序、公共利益構成明顯而立即的危害(例如群眾是否已因其宣傳而聚集、即將以暴動方式推翻政府),當事人所受軍事審判嚴重牴觸正當法律程序原則、侵害言論自由。

20210327-促轉會27日舉辦「平復司法不法之第五至七波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顏麟宇攝)
促轉會27日舉辦「平復司法不法之第五至七波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顏麟宇攝)

當年王競雄在獄中便因精神壓力而自盡,兄嫂王龔仁華為其平反而奔走、也說好要參加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卻在兩天前、3月25日驟然離世,儘管促轉會目前已進行5942件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受難者與家屬凋零的速度卻很常追不上。

怕警察、租屋不超過3個月 黃勳東病榻上收到除罪公文

另一位來不及出席除罪儀式的受難者,是3月17日過世的阿美族人黃勳東。就日前促轉委員王增勇於個人臉書所言,黃勳東雖然已在2019年5月由促轉會公告罪名撤銷,卻因不斷搬家沒收到撤銷公告公文、不知道自己罪名已被平反了。3年前黃勳東因大腸癌末期不斷進出醫院,而今年3月14日王增勇得知黃勳東再次宣佈病危後,便趕忙印出罪名撤銷公文,直奔醫院送交黃勳東、盼前輩能在過世前知道自己罪名已撤銷、恢復清白之身。

王增勇寫到,黃勳東是目前促轉會對政治受難者提供長照、接案時就直接進入安寧照顧階段的個案。黃勳東20歲在高雄某餐廳打工時因為受到種族歧視,跟另一名客家人被通報「為匪宣傳」被判刑,出獄後因「匪諜」罪名不敢回部落、就算偶爾回去也不敢出門,長年在工地綁鋼筋維生。而就黃家子女說法,雖然不清楚父親案情,但父親很怕警察、租房子通常不超過3個月,一家人長年處於不斷搬家的恐懼與動盪中。

與黃勳東見面時,王增勇先是表明自己是促轉會專任委員,再提到黃勳東的罪名已撤銷、現在是無罪之人,並道歉:「促轉會在2019年5月開會決定撤銷你的罪名,只是我們寄出去的公文你一直沒收到,很抱歉,隔了快2年我們才通知你,是我們來晚了,真是很抱歉!」

當時黃勳東一直盯著公文不發一語,兒子則說黃勳東一直很希望死後可以回到部落,王增勇決定再告訴黃勳東:「我知道過去這些年你過得很辛苦、也不敢回部落,以後我們帶著這份公文一起回部落,告訴部落的人說你是清白的,好不好?」那瞬間黃勳東情緒激動起來、眨眼又抽動臉部,王增勇猜想他是回想過去被族人指指點點的委屈、思念著許久無法回去的故鄉,那瞬間王增勇意識到:「我要協助這些因為判刑被迫離鄉的政治受難者找一條回家的路,即使他們生前無法達成夢想,死後也要讓他們清白地返鄉入土為安。」

儘管那時黃勳東已經病危,王增勇仍決定提起3月27日促轉會舉行的除罪儀式,即便黃勳東當下已經無法清晰說話、兒子問他「想自己去嗎」的時候妻子當場驚呼「這樣不好吧」,黃勳東仍表達想親自出席的意願。王增勇當下想著:「讓他懷抱著總統唸出他無罪的一絲希望,是不是對他的另一種照顧?」即便後來黃勳東沒能撐到出席、3月17日就過世,仍在死前得知自己的冤屈時隔50年終於撤銷。

父多年終獲平反 杜孝生子:原民受害至深,卻一直身影模糊

本次促轉會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名單也包括鄒族菁英杜孝生,係日治時期唯一受正規醫學教育的原住民,卻在白色恐怖時期因為渴望改善族人生計而捲入新美農場案、被羅織貪污罪名入獄,出獄後也不得不帶著妻小搬離部落到嘉義大埔鄉,因被控罪名非屬叛亂,直到促轉會重新進行調查才獲得平反。

杜孝生之子杜銘哲多年來為了父親平反而奔走,今日雖不克出席儀式,仍留下以下發言,並自稱「白色恐怖時期被迫離鄉至今、無緣回鄉的原民二代家屬」──「台灣400年來歷經不同殖民時期與族群世代更迭、造成衝突苦難,原住民受害至深,卻一直身影模糊……雖然台灣民主化成就有目共睹、在轉型正義與人權領域還有些紛爭待解,希望國家對過去錯誤引以為鑑、不再重蹈覆轍,替未來立下先賢的足跡、美好的基礎。」

 20200824-促轉會召開「縫隙裡有光:平復杜孝生、廖麗川司法不公」記者會,圖為杜孝生之子杜銘哲發言。(蔡親傑攝)
杜孝生之子杜銘哲未出席「平復司法不法之第五至七波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資料照,蔡親傑攝)

楊翠:國家暴力並非只在法庭、監獄

促轉會主委楊翠表示,本次平反名單計100名、105件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多數都是促轉會重啟調查案件,包括二二八事件受難者、高雄參與談判的地方保衛隊與自衛隊,也有一些白色恐怖時期因為組讀書會、日常生活發言就被舉報而羅織罪名者。這些案件未能符合《促轉條例》上路後即撤銷的條件,因此促轉會依職權再行調查,努力填補「縫隙」。

楊翠提醒,國家暴力不只在法庭在監獄,暴力跟恐懼是深深長進人民日常生活,斷裂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深切影響社會信任、受害者與家屬生命主體也受到剝奪;過去受難者家屬湯進賢便說過,有人嘲笑他是「匪諜的兒子」,他當時年幼、不知道孩子們在講哪一品種的「蝴蝶」,但他也深深知道,這蝴蝶就此黏在自己身上、無法揮去。

從湯進賢的故事,楊翠便說出有罪判決撤銷之意義:「今天是家屬拔除身上的異種蝴蝶、重新面對社會信任的時刻。」對於受難者黃勳東、王競雄家屬王龔仁華來不及參加除罪儀式就過世的遺憾,楊翠也再次提醒:「時間是轉型正義最大敵人。」

20210327-促轉會主委楊翠27日出席「平復司法不法之第五至七波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顏麟宇攝)
促轉會主委楊翠27日出席「平復司法不法之第五至七波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顏麟宇攝)

就民間團體提出促轉會是否還要「續轉」爭議,本日行政院長蘇貞昌出席時提起:「唯有一個專責機構能就他所看到的、聽到得、尋找出來的,讓工作更充實、更合理、更有效率……立法當時有當時時空背景局限,真正做下去有真正做下去才知道的問題所在,時間有限、歲月無情,唯有大家在一起我們才有力量,一除過去幾十年悲情。」

總統蔡英文則言:「轉型正義除了需要促轉會持續規畫溝通,相關機關也有責任參與。」發言皆力挺促轉會。儀式最後由促轉委員接力唸出本次100個遭平反的政治受難者之名,雖然有人來不及活著見證這一刻,本次儀式仍是想告訴歷史:他們沒有罪了,是清白的。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