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了上萬字報告變7個字」司改委員痛批:誰決定12大項重點議題?

2017-08-11 18:50

? 人氣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左起)、交大科法所教授林志潔、律師賴芳玉、台大社工系副教授劉淑瓊11日針對性別兒保司改議題人間蒸發,召開記者會說明。(顏麟宇攝)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左起)、交大科法所教授林志潔、律師賴芳玉、台大社工系副教授劉淑瓊11日針對性別兒保司改議題人間蒸發,召開記者會說明。(顏麟宇攝)

總統府司改國是會議明(12)日將開總結會議,在第5分組力推兒少與性別保護議題的國是委員、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等人11日指出,司改會議已有既定議程,他們在分組做成的具體決議,不在總統府提出的12大項重點議題內,也不在司法院、法務部近期提出的改革方案與期程裡,「整組被忽略」;因此不會「浪費時間」出席總結會議。她們說,「孩子不會為自己講話」,她們對總統蔡英文原本寄望甚深,這些議題卻被行政單位這樣忽略,「蔡總統你真的應該要生氣!」

黃重諺:分組會議結論4萬多字,精簡為12大項

紀惠容等人12日召開「性別/兒保司法人間蒸發」記者會。媒體已先報導相關資訊,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稍早主動回應指出,相關說法是對議事程序的誤解,分組會議的結論有4萬多字,精簡歸納為12大項重點議題,而分組各項決議,只要沒有在總結會議被修改或刪除,就不會消失,有一部分人搞不清楚,錯以為決議不見了,其實都在,不需過度擔心、過度解讀。

司法院稍早也發新聞稿指出,保護兒少權益是司法院長期努力的目標,司法院會持續深耕。司法院指出,第5分組作成的各項決議,和司法院長期的努力方向契合,也就司法院已完成以及正在進行的項目進行簡單說明。法務部也發新聞稿,說她們應是有所誤會,包括兒少、性平等議題,都會積極推動。

黃重諺的說明,讓紀惠容等國是委員相當不能接受。擔任第5分組兒少性別小組召集人的律師賴芳玉指出,她不了解為何不是負責司改國是會議的國安會諮委林峯正出面回應,而司法院也是在媒體報導她們的訴求後,才有回應。

20170811-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11日針對性別兒保司改議題人間蒸發,召開記者會說明。(顏麟宇攝)
黃重諺的說明,讓紀惠容等國是委員相當不能接受。(顏麟宇攝)

「如果是這樣,我當初真的不要進來了」

賴芳玉指出,總統府現在說,「有一些人搞不清楚」,「但是我搞不清楚的是,12大項重點議題是誰列出來的?」當初說,總結會議要尊重分組會議的結論,國是會議在分組會議階段有5大分組,每個分組下有很多子議題,現在的12個大議題就不應與分組議題脫鉤,「如果是這樣,我當初真的不要進來了」。

第5分組兒少性別小組的結論是由賴芳玉所撰寫。她說,她寫了上萬字的報告,結果在12大項重點議題內,被歸納為「性別友善的司法」這7個字,放在第7項的「保護隱私及弱勢群體的權利」底下,「我們做了多少改革方向的建議,如果不要說是『消失』,那我講『忽略』好不好?這樣有需要我們花這麼多時間開會嗎?就直接寫出這7個字就好了」。

20170811-律師賴芳玉11日針對性別兒保司改議題人間蒸發,召開記者會說明。(顏麟宇攝)
第5分組兒少性別小組的結論是由賴芳玉所撰寫。她說,她寫了上萬字的報告,結果在12大項重點議題內,被歸納為「性別友善的司法」這7個字。(顏麟宇攝)

交大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林志潔指出,她問過籌委,12大項重點議題是不是7月10日的籌委決定的,籌委說,當天開會時,府方就有提供文件,籌委只是做部分微調,因此她想問:「是誰決定這12大項重點議題?」

司改國是會議 並不是司法官改革國是會議

她說,這是司改國是會議,並不是司法官改革國是會議,要討論包括人、法律、和制度的問題,第5分組談的就是法律改革,委員對許多議題都提出近、中、遠程的建議,甚至修法法案,例如讓18歲以上、未滿20歲的少女,在父母不同意墮胎時可尋求司法機構的裁決,「這件事情會比檢察官的定位應是司法官或行政官還不急嗎?」有人說,可能因為第5分組的議題爭議性較高,例如通姦除罪化,「但是,主張要廢職業法官、改採陪審制,這爭議不高嗎?」

林志潔說,第5分組討論包括性侵被害人長期被漠視、兒少保護通報系統失靈、社福人手不足等問題,都是民眾優先有感的,為何不優先執行?第5分組的決議「整組被忽略」,原因只有一個:國是會議「忽視弱勢與性別的司法弱勢群體」;第5分組已提出改善的具體建議,但法務部以及司法院近期提出落實司改國是會議的改革方案與期程裡,完全沒有納入,「讓我們非常沮喪」。

20170811-交大科法所教授林志潔11日針對性別兒保司改議題人間蒸發,召開記者會說明。(顏麟宇攝)
交大科法所教授林志潔(中)說,第5分組討論包括性侵被害人長期被漠視、兒少保護通報系統失靈、社福人手不足等問題,都是民眾優先有感的,為何不優先執行?(顏麟宇攝)

法務部兒少改革方案 「包括標點符號,不到20個字」

台大社工系教授劉淑瓊說,第5分組原先沒有兒少性別小組,經她們爭取,籌委會同意成立,「我們認真想要為孩子代言,孩子受委屈,被打、被虐,無法為自己發聲,如果刑事司法體系不站出來,不多做些什麼,孩子的司法正義去哪裡找?」法務部的改革方案與期程裡,有標題提到「建立保護兒少的機制」,內容是「通盤檢討兒虐防治政策、強化兒童保護機制」,「包括標點符號,不到20個字」,而司法院在改革方案與期程有「提升被害人地位與保護兒少」的標題,卻沒有任何內容與兒虐防治有關,「我覺得真的是『詐騙集團』」。

劉淑瓊說,「蔡總統你真的應該要生氣」,她們對蔡英文有很深的寄望,也是因為她,才放下繁重的工作來參加國是會議,「我們花很多精神去研究、詢問」,有什麼是可以提出作為具體建議的,「結果是這樣被對待」;孩子沒有辦法為自己講話,她想請問司法院、法務部,難道他們覺得,保護兒少、保障兒少的司法正義「已經夠好了嗎?沒有什麼可以做的嗎?」

20170811-台大社工系副教授劉淑瓊11日針對性別兒保司改議題人間蒸發,召開記者會說明。(顏麟宇攝)
劉淑瓊說,「蔡總統你真的應該要生氣」,她們對蔡英文有很深的寄望。(顏麟宇攝)

紀惠容:性別議題被丟包,百思不得其解

紀惠容說,為何性別議題被司改國是會議「丟包」,她百思不得其解,她們認真開會,現在有種欲哭無淚、浪費生命的嚴重失落感;從12大項重點議題、法務部的改革方案與期程來看,「總統府到司法行政機關已徹底忽略性別議題」。

她說,有人告訴她,因為民意對這些議題不支持,但她想問,「難道一個同志運動就讓我們的司法行政機關,將性別議題束之高閣,視為禁忌話題嗎?或是揣摩上意,覺得不要給高層帶來麻煩?」有人告訴她,司改還有更重要的議題要推,她想請問總統府、司法行政機關,「你們有既定的議程嗎?優先議程是誰決定的?為何不尊重委員們的決議?可以肆無忌憚的完全丟包?」

紀惠容說,「請不要告訴我,性別議題不重要」,從性侵害案的起訴書、不起訴書,可以看到司法體系的「性別盲」,已經到令人髮指的地步,「也請不要告訴我,性別司改人權法案的戰場在立法院」,民間團體早就已經跟很多立委合作推動法案,「如果不是對司改國是會議有所期待,根本不必費心參加司改國是會議」,如果不願意讓這些決議納入,就「不要讓我們白忙一場」,繞了一大圈,然後說司改的戰場在立法院,「這實在是非常可笑。」

賴芳玉、紀惠容、劉淑瓊 不會出席總結會議

賴芳玉、紀惠容、劉淑瓊都說,她們不會出席總結會議。林志潔則說,她也是第5分組反貪污反制小組的召集人,她必須出席為該組的決議辯護。

賴芳玉說,如果她花3個月做的決議,都聽不進去,她去總結會議發言3分鐘,「能有什麼改變嗎?」如果有,她才會出席,否則「3分鐘只是『生命熱線』」。紀惠容說,除非法務部同意先修改違反性別人權的法案,如果法務部都沒有回應,她沒必要出席,因為既然已有了既定議程,「我不想浪費生命」。劉淑瓊說則說,她本來沒有打算不出席,但是看到總統府稍早的回應,以及法務部、司法院的方案後,決定不參加,當你付出那麼多心血,而他們像是挑外面的自助餐一樣,挑他們要的,對委員不尊重在前,還需要浪費更多時間嗎?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