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小心「華裔卡」和「台胞證」窩藏玄機

2017-06-24 07:00

? 人氣

兩年前北京推出卡式台胞證時,多個民間團體前往陸委會抗議中國單方面施行卡式台胞證(資料照/蘇仲泓攝)

兩年前北京推出卡式台胞證時,多個民間團體前往陸委會抗議中國單方面施行卡式台胞證(資料照/蘇仲泓攝)

民族主義者慣常以血緣為論述基底,然後無限擴張的將全球具有血緣脈絡的人類全都含括進來,並加以霸凌為「炎黃子孫」。在文化傳承上應可視之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思維延伸。

黨國第二代子弟的末路

當「龍的傳人」歌聲響起,當「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的情緒吟誦被傳遞開來,濃稠的鄉愁也便會從心底深處被挖掘出來,橫遭捶打追砍。

這情境,對於那批被老共追殺到台灣避難的外省第一代族群最為刻骨銘心。在他們仍然年輕且身強體壯的年代裡,他們誓死追隨領袖與黨國,天天早晚點名都要呼喊「反共抗俄」的口號,也被強迫對「反攻大陸、解救同胞」的政治目標深信不移。於今,即使仍還有不少坐輪椅或拄杖蹣跚倖存者們,也都已是風燭殘年垂垂老矣!縱令是台灣政局已全盤民主化,黨國威權餘孽也刻正被逐步移除,但那一份濃得化不開的鄉愁卻猶然記憶深刻;更慘烈的是,他們對於政客們的操弄居然還都甘之如飴。

洪秀柱是這些共產黨追殺而敗逃來台者的第二代。可以說是純粹喝國民黨奶水長大的黨國嬰兒潮,也是當前國民黨少數正藍血統強要出頭的檯面人物。儘管洪秀柱宣稱自己也是白色恐怖受害者家屬,但卻曾被名嘴在政論節目中揭露說:其父親為抓耙子,並指控其父親「洪子瑜是導致沈鎮南遭槍決的告密者和臥底」。當時洪秀柱被迫發表聲譽聲明;並到法院按鈴申告。如果按照蔣家在台治黨統御之習性推斷,只要曾經沾上「匪氣」的任何人,就算再大咖再能幹,都一定會遭到整肅或被摔進冷凍庫永世不得翻身,幾無例外。洪秀柱偏偏能在小蔣時期獲准投入黨務工作,而且還能在1989年(李登輝主政期間)得到提名而當選為立法委員。除了可能其父親在黨內人脈亨通之外,也顯示出柱柱姐的過人能耐。

國民黨主席洪秀柱18日出席海峽論壇,她致詞時重提「和平政綱」以及反對「台獨」(中國台灣網)
國民黨主席洪秀柱18日出席海峽論壇,她致詞時重提「和平政綱」以及反對「台獨」(中國台灣網)

族群隔離政策造就了扭曲的眷村文化

本文所要著墨之處即在於:洪秀柱這類「中國人」第二代子弟,由於兩蔣所執行的族群隔離政策,無論其所來自的家鄉是東南西北,只要是跟隨來台的「中國人」都按其嫡近庶遠程度加以分配圈居並進行整編管束,歷經十年二十年下來便自然形成了新奇獨特的「眷村文化」滋長之共生鏈。通常在眷村長大的孩子都曾經歷並自嘲「吃百家飯」的經驗。在那樣的「竹籬笆內」耳濡目染所自然孕育的「大中國」集體意識形態,跟台灣正常社會的氛圍自然大異其趣。這些成長於「眷村文化」的黨國第二代子弟,除了極少數特殊份子外,多數依然深植著「黨國一體」思維,不論其服務於軍、公、教或各行各業,大抵都很難接受土生的「民進黨」,更遑論會認同於民進黨的領袖人物們。

物換星移,1988年1月13日蔣經國去世,黨國改由李登輝接班掌政,如果大家記憶沒忘,那幾年國民黨內暗潮洶湧,權貴族群勢力間的縱橫睥睨無時無刻不在推演中。台灣政局只是維持了表面上的安穩,實則危機處處,隨時都有可能翻船。直到1990年三月學運的野百合運動出現,李登輝才藉由蓄積的民氣著手進行一系列改革。他一方面依照其對學生所提出的「解散國民大會」、「廢除臨時條款」、「召開國是會議」、以及「政經改革時間表」等四大訴求兌現承諾,大膽召開國是會議後即時啟動修憲工程,另一方面則在1991年宣示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並結束「萬年國會」的運作,使台灣的民主化穩步進入新階段。特別是在1996年貫徹總統直選的民主進程,讓台灣第一次成立民選的合法政府。至此李登輝政府才算真正度過危機。

拋出「兩國論」的契機和延續

對於像洪秀柱等的黨國第二代子弟們,當時雖然出現趙少康、郁慕明等成立新黨的出走危機,在當時猶然仍屬於黨國壟斷國家資源的情境中,所以所激起的動盪並不大,尤其是絕大多數黨政大老們仍選擇留在黨內經營個人宦途。更重要的是,對於總統直選和國會全面改選所帶來的衝擊,並無太大切身感受。甚至於其間,1999年7月9日下午,李登輝突然趁著德國媒體專訪之際直言拋出:

「中華民國從1912年建立以來,一直都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又在1991年的修憲後,兩岸關係定位在特殊的國與國關係,所以並沒有再宣布台灣獨立的必要。」

李登輝突如其來的「兩岸特殊的國與國關係」的「兩國論」,一時間讓中南海措手不及,經密集討論兩天後才由國台辦出面發表談話,直接點名批評李登輝「公然把兩岸關係歪曲為國與國關係,暴露其一貫蓄意分裂中國領土和主權的政治本質」,國台辦發言人措詞極其嚴厲地批評李登輝與台獨分裂勢力主張沆瀣一氣。

中華民國主權如何與一個中國脫鉤

從歷史的角度回看,李登輝當時所推出「兩國論」根本就是個保密到家的陰謀行為。1996年透過全民直選讓李登輝當選首位台灣總統後,在1998年8月即在總統府架構下成立「強化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小組,並召集多位年輕法政學者參與研究(小英總統在當時亦被延攬入府)。研究的主要方向是「中華民國主權如何與一個中國脫鉤」,該研究報告於1999年5月完成。這篇報告,在前言中即以歷次修憲來論述中華民國自成一個主權國家的法理基礎,並提出該如何一步一步實現維護台灣主權的整套計劃,包括修憲、修法與廢除國統綱領。

談到對於台南市長賴清德日前說出「親中愛台」的看法。李登輝說,「賴清德你這樣愛中愛台,你要怎麼愛,我嘸知啦。」(李登輝辦公室提供)
談到對於台南市長賴清德日前說出「親中愛台」的看法。李登輝說,「賴清德你這樣愛中愛台,你要怎麼愛,我嘸知啦。」(李登輝辦公室提供)

這論述架構應是參考了「一個德國,兩個國家」的理論模型而來。這也形構成小英總統現在「維持現狀」的一種兩岸論述基礎。只是,中國距離1999年的國力和領導人的企圖心已今非昔比,就像「九二共識」也早已不能填飽中共對台政策的胃口,按照中共的進度表,現在必須往「一個中國原則」和「台灣內政化」跨步邁進。

黨國第二代子弟們以新黨為首的人馬,即在當年7月23日舉行一場反對「兩國論」的大遊行後草草結束,並未出現多大震盪。直到2000年連戰出馬競選總統敗選,這群黨國第二代子弟們才突然夢醒而驚覺「亡黨亡國」的刺心之痛。

平心而論,黨國第二代子弟們的痛聲驚叫並非全然無稽。當台灣全民直選總統之際,台灣即已昭告全世界:台灣已經產生第一個經由民主程序而成立主權在民的「合法政府」。只是黨國第二代子弟們並不認為這個「合法政府」居然會被民進黨給輪替了?他們的天生優越感被踐踏被羞辱了!

李登輝成了黨國子弟們的夢魘

從這個角度去看,黨國第二代子弟們每次提起李登輝名字時,那種咬牙切齒的超級痛恨感,自是不難理解。去年,台灣政權從馬英九手上丟失,更進一步讓民進黨全面執政,黨國第二代子弟們其實多數都已出現冷感症。只剩少部分人還捨不得關門熄燈而已,這少數族群們就由柱柱姐帶領著,直奔北京朝聖去了。

台灣人民為何不接受「統一」,民主爾;小英總統何以寧可選擇抗拒中共政權欺凌,民主爾;民主生活已深層內化為台灣人民的生活模式;只要中國還是一黨專政,還是極權政府,無論你怎麼論述「和平」都一樣無法接受「統一」的需索。令人好奇的是,何以洪秀柱可以在台灣有事沒事就暢論「民主」,一旦登陸赴中見到某些共黨大咖,就絕口不提「民主」不提「人權」?彼等既然自認為是中國人,也自願以血緣關係接受中國統治,何以從來不見其關心過中共政權肆意侵害人權的各種魔法?

「華裔卡」和「台胞證」窩藏著玄機

人權鬥士林保華先生最進的專欄發表了〈華裔卡 台胞證 親中〉一文裡憂心的寫道:

「習近平打造中華帝國朝貢體系的手段,除了軍事與經濟的擴張,就是將六千萬的全球外籍華裔納入「中國人」範疇,然後成了『中國』的一部分。

「對『外籍華人』的定義,就是中國與馬英九時不時宣揚的『炎黃子孫』,不管你在外國已經是第幾代,都是中國的吸收對象。」

所謂「華裔卡」亦有人稱之為「中國綠卡」。中國政府宣布台胞享受「中國國民待遇」時,即已暗示「台胞證」視同「華裔卡」等級,也就是未經你同意與否都已把你列為中國人後代的「炎黃子孫」。然後(小心囉!)要抓要關要綁悉聽尊便了!

這思維,這做派,大概只剩一些「種族主義」盛行的國家才會有這樣無理侵奪。

黨國第三代子弟們已無鄉愁困惑

我們不妨可以模擬一種情景,上述的黨國第二代子弟們如果是移民到歐美等國家,通常第一代移民仍會自詡為華僑,他們多數還會念念不忘其所來自的國度,所以對於「祖國」號召,都會有較大熱誠參與投入。不論其來自「台灣」或「中國」。這樣的「祖國」情懷,稱之為「鄉愁」。

延續推移到第二代後,其「祖國」意識很自然就會大量遞減。也因為第二代絕大多數都已屬於移居地的國籍者,他們在主觀意識上的「祖國」當然是當下的居住地。他們在情感上所要效忠的主體對象也自然是其所居住和隸屬的國家。所謂「鄉愁」也就完全淡化了,乃至不復存在了!

再若是延續到第三代,絕大多數已無所謂「國籍」困擾。他們天生的意識就完全認同於出生地的那個所謂「國家」。他們可以接受被稱為「亞裔」或「華裔」,但他們絕對不會再接受自己是「中國人」的標籤認定。

卡式台胞證(維基百科)
中國預計在年底推出的卡式台胞證2.0功能與大陸身份證相同,將植入NFC掃瞄晶片,可直接刷證進站搭乘高鐵,也能在網上辦理國內線飛機的登機手續。圖為卡式台胞證(維基百科)

第三代的天然獨意識乃是自然成長

就像台灣在60年代前後出國而定居在美國的第一代台僑們,多數都還會自認為是台灣人,嗣其第二代第三代至今都已長大成人,乃至有結婚生子成立家庭者,絕大多數都已認定自己是美國人,而事實上,他們也確實是美國籍身分,你要硬將「炎黃子孫」的大帽戴上去嗎?你還要罵他數點忘祖或漢奸嗎?這樣做豈不滑天下之大稽?

對國家認同跟血緣本來就不相干,對所生活的土地認同更無關血緣關係。同樣的,延續原來移民祖先們流傳下來的生活習俗,除非刻意要強加血統教育之外,當然也不涉及血緣問題。因此台灣人拜媽祖,過中秋端午等年節慶典,也只是依循傳統習俗的一種民間活動而已,實在也沒必要去強行扯上血緣關係的。

某位已過氣的名主持人,是因為她還自認為是『炎黃子孫』,是黨國第二代子弟,所以才會將過端午節的中國血緣論胡亂套用,或是說,她本來就是個種族主義者,只是美其名自居為「民族主義」者而已。

黨國第二代子弟們的鄉愁淡化,再延續到其第三代子弟們完全認同於這塊其所出生的土地,乃是一種自然孕生的情感與由之而來的認同意識,在台灣這就稱之為「天然獨」。一旦更多的黨國第三代子弟們有勇氣站出來宣稱「我就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時,所謂藍綠內耗也將跟著雲淡風輕隨風飄去,台灣的民主化也將因此而步入成熟期。

「生而自由」(Born Free)的嚮往

年輕時很喜歡一部電影主題曲:「生而自由」(Born Free),其歌詞和曲調都很能振奮人心,也讓我想到〈世界人權宣言〉所倡議的:「人人享有人權.人人捍衛人權。」

中國,只要還繼續侵害人權,他就不可能善待自己的人民,也更不可能善待台灣人民。共產黨政權延續掌權的居心,也勢將永遠優於維護人民權利的位階。民族主義究竟還能被動員多久呢?

普世價值如何超越族群認同,一直都是華人社會的最大挑戰。

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和民族主義的血緣霸凌論,終究還是要在中國來一次大對決的。

台灣,妳將站在哪一邊?

*作者現任桃園農田水利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曾任立委。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