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策專欄:川普會怎麼處理佛奇?

2020-07-15 06:50

? 人氣

2020年7月11日,新冠病毒肆虐美國近半年,川普總統終於在公開場合戴上口罩(資料照,AP)

2020年7月11日,新冠病毒肆虐美國近半年,川普總統終於在公開場合戴上口罩(資料照,AP)

川普終於戴上了口罩,當然是因為他當天去醫院,於是大家都看懂(包括電視觀眾和醫院裡的病人):硬漢總統還是害怕病毒,平常是在層層防護之下維持「無畏」形象。

戴口罩還算小事,川普的「心腹大患」是佛奇(Anthony Fauci),公認為是世界領先的傳染病專家之一,所以當然成為白宮冠狀病毒工作組成員,問題是,他不肯配合川普對疫情的政策,甚至總予人「唱反調」的印象。上星期傳出「白宮要打擊佛奇的專業信譽」,隨後川普就說了「佛奇之前表示無需戴口罩,現在卻說要戴口罩」、「先前他說無需封鎖中國,假如聽他建言後果會不堪設想」,這番話當然是毫無說服力的,於是前天白宮又說「總統不會開除佛奇」。

傳染病專家成眼中釘 總統卻無法「處理」

有趣的問題來了:川普要怎麼處理佛奇?

川普是個予智自雄的領導人,跟他意見不合的都被他開除了(如最近出書的波頓),幫他收拾醜事的則獲得特赦(如他的律師柯恩),他肯定很難忍受白宮冠狀病毒工作組成員裡面有一個老跟他唱反調的傢伙,但偏偏這傢伙的專業地位獲得人們的認同。其難以處理的情況,猶如三國曹操難以處理孔融。

2020年7月,美國新冠肺炎疫情持續惡化,「抗疫隊長」佛奇(Anthony Fauci)憂心忡忡(AP)
「抗疫隊長」佛奇(Anthony Fauci)對美國疫情憂心忡忡,不認同川普的防疫政策。(資料照,AP)

孔融為什麼難處理?因為他是當時士人社群的標竿人物。孔融從小就被稱為神童,留下的故事如孔融讓梨以及成語「小時了了,大未必佳」的典故,此處不贅述。大了以後,在「黨錮之禍」時因收留士人張儉,不怕死,願為哥哥和媽媽頂罪,最終由皇帝裁決他沒事,自此聲譽鵲起。

東漢晚期的朝政是外戚和宦官的鬥爭,而士人多標榜不寅緣權勢,獨立於外戚和宦官之外,雖然受到宦官的迫害(黨錮之禍),仍然成為政治、社會上的一股力量。更因為外戚和宦官都只能把持朝廷,地方官都是士族中人,他們互相聲援、彼此標榜結為奧援,所以在東漢末年宦官與外戚相殺殆盡,軍閥董卓帶兵進京把持朝政時所謂諸侯討伐董卓,就是士人聯合起來對付軍閥——最後士人卻都成了軍閥,軍閥割據再演變為三國。

而孔融在董卓專政時,就成為董卓的燙手山芋,孔融「常有匡正之言」,董卓想殺他又怕惹士人集團反感,於是派孔融到黃巾軍最為猖獗的北海國(今山東濰坊市附近)擔任國相,可是孔融沒被黃巾殺死,等到曹操擊敗並收編山東地區的黃巾部眾,孔融再回東漢朝廷做官,成為曹操的燙手山芋。

曹操本人書讀得不少,詩詞文學也很不錯,但是他從來不被士人社群接受,因為他的父親曹嵩認中常侍(當權的宦官)曹騰為義父,買官成為三公之一的太尉。士人社群跟宦官有仇,因此排擠曹操,說他是「贅閹遺醜」(太監乾兒子的後代)。事實上,曹操一輩子都在跟他的身世鬥爭,那是他最大的阻力,卻也是他成功的因素(這是另一個題目,此處不談)。

總之,曹操非常痛恨孔融,孔融自恃有士人社群為後盾,對曹操也不假辭色,曹操則投鼠忌器——這一點跟川普和佛奇很像,川普肯定很討厭佛奇,可是他難以承受開除佛奇的後果(會被批評為反科學)。

曹操最終殺了孔融,當然羅織了孔融很多罪名,但若不是孔融自己犯了大錯,曹操仍然投鼠忌器。孔融犯了什麼錯?他好為高論過了頭,講出「孩子的出生,是父母情慾的副產品,所以當父母的並沒有恩於孩子」的理論。這話在今天看來沒什麼,在1800年前的儒家觀念中,孝道是絕對不可褻瀆的,孔融這番乖張言論,自毀士人領袖地位,曹操即使不羅織罪名,殺他也沒人會反對。

於是結論有了:除非佛奇自己摧毀他的專業形象,否則川普不會開除他。大選投票還有4個月而已,如果川普在這中間「無故」開除佛奇,等於昭告美國選民「川普輸定了,所以惱羞成怒」。當然川普在投票後也可能開除佛奇,那是另外的故事了,到時候再談。

川普、白宮疫情專案小組協調人柏克斯(左)、美國抗疫隊長佛奇(右)(美聯社)
川普、白宮疫情專案小組協調人柏克斯(左)、美國抗疫隊長佛奇(右)。(資料照,美聯社)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專欄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哲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