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一屁股債!疫情讓窮國更還不出錢,「中國不減債形同末日」

2020-05-11 15:53

? 人氣

諮詢公司榮鼎集團阿加莎・克拉茨(Agatha Kratz)和集團創始合夥人榮大聶(Daniel Rosen)等近期就新冠病毒疫情如何影響中國「一帶一路」計劃所做的分析顯示,中國在疫情前已經放緩了「一帶一路」計劃貸款的規模,原因包括在一些借貸國引發批評、中國國內銀行系統去槓桿化形成的金融逆風、國際收支問題及北京要求改善借貸方式等,而疫情加劇了對外放貸的審慎轉變。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但另一方面,克拉茨等人認為,當前的形勢給中國提供了一個扮演世界拯救者的機會:一方面改善其投資組合,同時強化中國作為可信賴發展夥伴的外交形象。

榮鼎:疫情帶給中國拯救世界的機會

此外,國內市場需求不振,也會促使北京以提供出口信貸和其他捆綁貸款支持,為建築、交通和能源等領域的國有企業在海外尋找項目。

中國在對外提供用於基礎設施建設的貸款時,通常綁定條件就是要用中國的公司。全球發展中心的莫里斯說,這些被綁定在合同里的中國公司是國有企業。他說,這些建築、運輸和能源領域的國有企業是中國對外貸款的最大受益方,事實上也是中國對外提供貸款的最根本的動力。

莫里斯說:「這些貸款的根本驅動力實際上是對中國在海外的建築公司提供支持。」

莫里斯說,這樣的做法與世界銀行的競標做法截然不同。

莫里斯:中國對外貸款的根本動力是幫國企

不管出於什麼動機,中國已經成為為發展中國家提供貸款的最大的債權國之一。莫里斯說,當前全球許多國家因為疫情及其對經濟的衝擊而面臨債務重壓,中國被迫在處理這種情況時處於領導地位。

莫里斯說:「作為最大的債權國,某種意義上中國因暫停付息受痛最深,更何況,如果我們實際上談的是減債。我希望未來幾個月會這樣做。」

克拉茨等提醒北京,它在國內有高度資金需求的情況下不計後果向國外提供貸款,難免會在國內受到公眾的批評。而它同時仍要和借貸國維持良好的關係,儘管它在得到讓步的情況下仍會抱怨。

榮鼎集團說,北京必須與其他主要貸款人合作,在今年,或許還有明年,以協調的姿態參與全球範圍暫停低收入國家償債的行動。

中國被迫成為全球減債領袖

全球發展中心的高級研究員莫里斯希望此次危機能夠創造機會,使中國和其他國家和IMF及世界銀行等多邊機構在對抗債務危機方面加強協調,或許中國能夠走出過去堅持的雙邊形式,拒絕任何多邊機制下創建的架構的貸款行為,能夠和其他多邊貸方協調運作、共同融資,更大程度上成為多邊體系的一部分。

外交關係學會的經濟學家斯泰爾和羅卡在「外交」期刊上撰文敦促北京為其借貸國提供幫助。

他們在文中寫道,雖然長期以來一直有評論者把「一帶一路」比做針對發展中國家的「馬歇爾計劃」,但兩者採取的方式截然不同,唯一可比的是資金規模:馬歇爾計劃投入的資金以當前的美元價值計算,大約有1450億美元,而中國「一帶一路」的資金規模大約為1350億美元。

「一帶一路」是新的「馬歇爾計劃」?

中國方面也不願將「一帶一路」與「馬歇爾計劃」相比。2015年6月的「求是」期刊上的一篇文章稱「馬歇爾計劃」有較強的意識形態及冷戰色彩,充分展示美國控制歐洲的戰略意圖;而「一帶一路」則強調「共商、共建、共享」原則,內容包括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通融、民心相通「五通」,比「馬歇爾計劃」豐富得多。

而斯泰爾和羅卡很簡單地指出兩者的根本不同:「馬歇爾計劃」全是贈款,「一帶一路」貸款全是債務。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